:::
2023/08/09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陸軍整建革新 肆應大規模作戰(上)
如何確保足夠後備兵源,已成為美國與各國陸軍必須正視的優先議題。(取自DVIDS網站)
【寰宇韜略】美陸軍整建革新 肆應大規模作戰(上)1
【寰宇韜略】美陸軍整建革新 肆應大規模作戰(上)2

◎葉泓(譯)

 俄羅斯在烏克蘭發起的戰爭行動,已超過1年,帶給歐洲自二戰以來未有過的大規模戰爭威脅。美國陸軍嘗試從4個面向,針對這場戰爭深入分析,並將成果作為未來執行大規模作戰行動(LSCO)的建軍備戰方向建議,亦可供盟國與夥伴國、聯合部隊或國會參考運用。本報摘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美國國防部在2022年國防戰略(NDS)中,楬櫫3個核心原則,分別是綜合嚇阻、軍事作為及建立持久優勢。綜合嚇阻,是運用美國國家整體力量,統合不同作戰領域、地區及衝突範圍,並透過有邏輯次序的軍事作為,來達成嚇阻目的,使安全環境對美國有利。為實現上述企圖,美軍須加速軍隊現代化,並建立持久優勢。報告分析烏俄戰爭經驗教訓,鏈結美國國防戰略的核心原則,期能就未來可能大規模作戰,提供正確建軍備戰方向,讓美軍能克敵制勝。雖然烏俄戰爭未符美國陸軍對大規模作戰定義,但其經驗仍值得汲取參用。報告將區分聯合兵種作戰、戰略反應能力、軍備現代化及作戰行動等4個面向提出觀察。

 雖然美國長期投注資金,打造結構合理、訓練有素的陸軍,為聯合部隊提供決定性地面力量,但報告首先就第一項聯合兵種作戰面向,提出2項相關觀察作為建軍借鏡。首先,自1945年以來,美國國防戰略認為掌握制空及制海權,將使美國在衝突中獲勝,並可避免艱苦的地面戰;而軍事專家近年多以現代高科技系統、混合、不對稱及非線性戰爭分析為主,對大規模作戰關注相對較少。但烏俄戰爭卻凸顯大規模地面戰爭的必然性,因此,過度偏重高科技的錯誤認知,不僅對聯合部隊戰備產生負面影響,更導致美國陸軍自2019年以來,短少近400億美元建軍預算,使聯合部隊無法具備嚇阻效果或在持續衝突中獲勝的關鍵能力。

地面部隊 仍居戰略態勢核心

 地面部隊在戰略態勢中具有的獨特嚇阻效果,難以僅靠空軍或海軍來完全替代。美國陸軍自二戰以來,在所有主要戰爭中都發揮核心作用,其在三軍投入作戰兵力約占60%,且包含約70%的戰時死亡人數。然而,陸軍的責任不僅止於戰鬥,同時也是聯合部隊的關鍵整合者,負責統合指管能力、後勤、基地防禦及軍事工程等關鍵項目。

 鑑於莫斯科計畫在2026年前將俄軍從115萬擴編至150萬,同時保留非傳統及不對稱作戰能力;美軍在未來10年內,為避免弱化歐洲的戰略態勢,應較難向印太地區轉移重點兵力。因此,美軍必須正視陸戰的必要性,以及地面部隊的數量、規模與長期戰力。

高效聯合兵種作戰 居關鍵

 其次,分析家認為,武裝的情監偵(ISR)載臺,在烏俄戰爭成為關鍵武器,預示著地面防禦戰的時代來臨;防禦、火力及消耗戰取代機動作戰,成為主要模式;尤其雙方致力將部隊進行多兵種及武器聯合編組,彌補單一兵種部隊弱點,並提升戰場存活率。舉例來說,俄軍裝甲部隊在衝突初期,兵種協同不足,缺乏伴隨步兵及空中支援,導致重型戰車戰損嚴重。

 隨著戰場透明度增加,高效的聯合兵種作戰能力,對降低戰損至關重要。要在幅員廣闊的戰場環境中,運用美國陸軍的多領域作戰(MDO)概念,取得大規模作戰優勢,需要更高的戰區指揮機構來整合複雜戰役。為達成此目標,陸軍正在重新整建以師級部隊為中心的結構,大幅提高師級、軍級及戰區階層遂行戰役行動的能力。

結合VR 擴大訓練規模

 報告主張,美國陸軍及其聯合部隊必須在備戰訓練上,以大規模作戰所需的層級與編組施訓。以俄軍為例,其過度自信於克里米亞及敘利亞小規模部隊行動的成功,在烏俄戰場錯誤套用至傳統戰爭型態的大規模作戰,造成行動失利。因此,美軍不該在沒有廣泛訓練的情況下,持續以旅級部隊為核心,遂行更高階層的作戰行動。美陸軍自2021年起,已開始在國家訓練中心(NTC)擴大執行師級規模訓練,並透過虛擬實境方式強化效果。美國防部若將此虛擬技術,納入盟國與夥伴國的多國作戰訓練,除可增加共同作戰與作業能力外,亦有助於未來多國演習規模與階層的擴大。

兵源充足 可維繫長期作戰

 第二面向,則聚焦戰略反應能力。儘管足夠規模、裝備及後勤支援的高度戰備部隊,是確保戰略反應的基礎,但烏俄戰爭也提供3項重要實戰觀察作為分析參考。

 首先,在兵力數量規模上,俄軍在2022年2月,有90萬現役及200萬預備役人員,其在初期投入約19萬兵力參戰。根據英國國防部評估,截至2023年2月,俄軍傷亡約20萬人,迫使俄羅斯在2022年底動員約30萬人,並派遣其中的15萬兵力,尋求穩定烏東戰線,在一定程度上阻擋烏軍的反攻行動。

 相較於此,2023財年文件顯示,美國陸軍兵力僅45萬,為因應未來美國捲入大規模作戰的可能性,美國陸軍須採取對策,解決招募問題,透過確保足夠現役兵力與後備兵源,鞏固聯合部隊在長期戰役中維持戰力。

預置囤儲 強化戰略反應力

 美國國防官員於2022年11月估算,俄軍每日射擊2萬發砲彈,烏軍則約4000至7000發。在激戰的快速與大量消耗下,近期俄軍在某些地區火力已大幅降至25%。烏克蘭及西方國家並發現,由於和平時期國防工業規模長期處在最低維持率,因此無法支應大規模地面作戰所需;如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現,美國當前每月生產1.4萬發155公厘砲彈,僅能勉強供應前線烏軍2日作戰需求量。

 目前,美國已準備將155公厘砲彈產能提升至每月9萬發,並正簽訂導引多管火箭(GMLRS)的長期生產合約,期能儲備長期作戰所需彈藥。為降低成本及增加產能,將盟國及夥伴國納入聯合生產,尤為重要;包括北約、歐盟,乃至於AUKUS戰略聯盟及四方安全對話夥伴,均可成為進行聯合生產的潛在選項。

 此外,透過對外軍售(FMS)機制,可降低成本,促進盟國及夥伴國的合作;並提高軍售程序的效率,加速獲得軍需物資。陸軍預置囤儲(APS)的運用,則可強化美軍聯合部隊戰略反應能力,亦即在快速部署同時形成戰力,給予盟國安全保障並嚇阻對手。

(待續)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