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8/10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陸軍整建革新 肆應大規模作戰(下)
 烏俄戰爭經驗顯示,長程精確打擊火力,已成為決定作戰勝負的重要關鍵之一。圖為射程達300公里的M39「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 (取自DVIDS網站)

◎葉泓(譯)

(接上文)

 俄軍雖有大量武器裝備,但實戰卻凸顯其後勤效率不彰,尤其戰爭初期常見的補給問題,使得作戰部隊缺乏糧秣、彈藥與油料,而大幅削弱作戰效能。相較之下,烏軍後勤設施位於北約邊界,俄軍難以對其有效打擊,使得烏軍補給能量得以確保。

援烏後勤經驗 難套用印太

 軍需物資的生產,僅是戰略反應能力一環,有效將物資運輸至前線部隊,才能維繫戰力。但在大規模作戰架構下,美國及夥伴國未必能在印太地區套用烏俄戰場後勤支援經驗,因為中共海上封鎖行動,將提升運送軍需物資難度;且一旦爆發衝突,美國及其夥伴在印太地區將面臨中共大規模網路及太空攻擊,造成數據鏈路及導航定位系統中斷;而共軍情監偵及火力打擊的威脅,亦將大幅提高補給與軍事運輸節點風險。因此,印太地區的軍事基地、軍需基礎設施,須更分散與隱密,並進一步提高補給行動的精確性及安全性。

 第三面向,聚焦軍備現代化議題。報告直言,火力打擊在烏俄戰爭中發揮關鍵作用,而美國陸軍的6項軍備現代化議題中,即將防空與飛彈防禦(AMD)及遠程精準火力(LRPF)等2項議題視為重要關鍵。但戰爭教訓顯示,長程精確打擊能力與無人機情監偵效能,若能相輔相成,將成重要作戰關鍵。

精準與傳統火力 不可偏廢

 首先,烏克蘭在2022年秋季攻勢中,使用20套美國提供的高機動砲兵火箭系統(HIMARS),發射精準火箭彈,針對俄軍的指管系統、後勤設施等深遠目標實施打擊,迫使對方將部署遠離其射程之外;烏克蘭並持續向美國爭取射程190英里的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以打亂俄軍部署態勢。

 縱然精準彈藥比傳統彈藥更為有效,但由於預算及產能限制,西方國家無法擁有足夠的精準彈藥,陸軍仍須對近距離敵軍目標使用大規模傳統火力,節約精準彈藥,以用於深遠的高效益目標。因此,美國國防部不應過度重視精準火力,而忽略大規模傳統火力的重要性。

 烏俄雙方利用各種空中及飛彈系統,如軍用和商業衛星、無人機系統(UAS)及遠程精準火力,來進行情監偵及動能打擊。反觀定翼及旋翼機,並未發揮預期的作戰效果;軍用或商用的無人機系統,在烏俄衝突中表現亮眼,可用來觀測及標定目標。其中,攻擊型無人機,如彈簧刀遊蕩彈藥(Switchblade)及伊朗Shahed-136,更是展現出高效擊殺能力。

 面對空中的威脅,烏克蘭收到美國提供的反無人機系統(C-UAS),具備小型反制火箭及電子干擾能力;此外,華盛頓還提供2套國家先進防空飛彈系統(NASAMS),納入烏軍的愛國者飛彈連使用。

防空與反無人機 建置有成

 在大規模作戰中,防空及飛彈防禦面臨多種威脅,故須有效整合聯合部隊的防空情資來源,以避免部隊受彈道飛彈、巡航飛彈及無人機等攻擊。為此,美陸軍已完成整體作戰指揮系統(IBCS)的初步作戰測評;該系統整合陸軍防空與飛彈防禦的偵搜及發射載臺,納入聯合全域指管的一環。此外,為強化反無人機系統的能力,陸軍快速能力與關鍵技術辦公室(Army RCCTO)已在定向能量武器的實驗,取得初步成功,仰賴後續的資金挹注,以反制對手在戰場上愈來愈多的無人機。

 第四面向,聚焦於作戰行動。報告從烏軍作戰表現深入分析,建議美國陸軍部隊應參考經驗,利用安全合作單位及多域特遣部隊(MDTF),來達成美國國防戰略指導。

 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在烏克蘭的安全合作,提供裝備、訓練及情報,使烏軍能在戰爭中抵禦俄羅斯的大規模襲擊。美烏軍事合作關係,可追溯到1993年,當時烏克蘭透過國家夥伴關係計畫(SPP)與加州國民兵合作;2014克里米亞危機發生後,美國特戰部隊加速對烏的訓練工作;自烏俄戰爭開打以來,美國已對烏提供約400億美元軍事援助。歐美對烏克蘭軍隊的協訓,持續擴大,除了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席爾堡(Fort Sill)接訓烏克蘭愛國者飛彈部隊外,並已開始在德國格拉芬沃爾(Grafenwoehr)對烏軍實施聯合兵種作戰訓練。

藉安全合作 發揮戰略影響

 西方的軍事援助,還包括共同參與作戰計畫的擬訂。北約提供烏克蘭所需情報,以發展行動方案,甚至派遣顧問參與烏克蘭對赫爾松的反擊計畫。美陸軍的安全合作旅(SFAB)、特戰部隊及國家夥伴計畫,是執行安全合作活動的工具;安全合作旅及特戰部隊負責協助夥伴國部隊的訓練,國家夥伴計畫則負責外國軍隊與國民兵的共同軍事訓練與交流。安全合作活動,有助於提高夥伴國對抗對手入侵的能力,運用有限的投資,產生可能的戰略影響。依美國2022年國防戰略所示,印太地區是優先執行安全合作的戰區,其次是歐洲與非洲。

 烏克蘭軍方遂行跨域作戰行動能力尚有限,美軍僅認定其為多領域的兵種協同作戰行動。電子戰、網路戰、情監偵及火力打擊,使烏克蘭戰場具有高度致命性,使集結中的地面部隊易受到動能打擊的威脅。烏軍在作戰中便運用跨域能力,以精準火箭對馬基夫卡(Makiivka)的俄軍宿營地有效打擊,甚至擊沉俄羅斯黑海艦隊的旗艦「莫斯科號」。

分散授權 優化多領域作戰

 儘管烏軍尚未完成現代化,但仍然在美軍多域特遣部隊的協助下,遂行跨域作戰行動。多域特遣部隊可提供電子戰、太空、網路及資訊支援,鏈結遠程精準火力系統執行目標打擊,並可突破敵軍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行動,形塑友軍戰場優勢。

 美軍目前共有3個多域特遣部隊,分別為印太地區2個及歐洲1個,並計畫在未來2年內增編2個。印太司令部(INDOPACOM)及歐洲司令部(EUCOM)對多域特遣部隊建制能力,提出高度需求,包含擊沉船艦、癱瘓衛星、擊落飛彈與戰機,以及入侵或干擾敵人指管系統;此外,多域特遣部隊的作戰關鍵,在於發揮分散性、機動性及快速行動,並能有效整合各項能力,縮短決策時間,以破壞敵人的殺傷鏈。因此,在通信品質不佳的大規模作戰行動中,多領域作戰需要更多的分散授權,使各級指揮官須重新開始對任務式指揮的重視。

 烏俄戰爭迫使美軍評估其對大規模作戰準備的建軍備戰狀況,並採取果斷行動,進行方向修正。為支撐國防戰略的綜合嚇阻、軍事作為及建立持久優勢等核心原則,報告透過聯合兵種作戰、戰略反應能力、軍備現代化及作戰行動等方向,為美國陸軍建軍政策提供具體建言。然而,當前戰爭所帶來的教訓,不僅止於正確的建軍備戰方向,政府部門應清楚向公民傳達大規模戰爭的潛在代價,使公眾支持重要軍事投資,以建構維護和平所需的重要嚇阻力量。(完)

(譯稿來源:美陸軍分析報告)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