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8/15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核武威脅 影響西方與俄戰略穩定(上)
 俄國慣於將核武威脅作為宣傳工具,並透過恫嚇言論壓迫對手,以達擴張野心。圖為俄國2022年2月試射RS-24洲際彈道飛彈。(達志影像/美聯社)
【寰宇韜略】核武威脅 影響西方與俄戰略穩定(上)1
【寰宇韜略】核武威脅 影響西方與俄戰略穩定(上)2

◎孫家敏(譯)

 儘管烏俄戰爭前景未明,但俄羅斯當局屢屢揚言動用核武,全面衝突升級風險大增,促使各界深表關切。對此,美國海軍分析中心(CNA)發表報告,剖析威脅升級相關因素與俄國回應策略,並倡議美國與北約應強化嚇阻能力,迫使俄國因代價高昂而放棄侵略。本報節譯如後,以饗讀者。

(編按)

 報告以烏俄戰爭中核武議題為觀察項目,探討其對美國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俄國間「戰略穩定」(Strategy Stability)的影響。「戰略穩定」涵蓋兩項條件:一、危機穩定性,即任一方均缺乏率先動用核武的動機;二、軍備競賽穩定性,即任何一國缺乏大幅強化核武戰力的動機。但當兩類風險─橫向衝突擴大、縱向衝突升級發生時,將導致戰略穩定面臨失衡。因此,如何界定相關風險要素,即成首要議題。

 鑑於俄國在戰爭爆發前,曾照會美國與北約,要求北約放棄東擴,自東歐全面撤軍,採取避免危害俄國核心利益的安全措施。此舉一方面凸顯俄國貪得無厭,另一方面也導致雙方陷入安全困境;尤其俄方對核心利益定義,刻意壓迫西方讓步。報告透過探討潛在情境,嘗試從中界定俄國的安全利益「紅線」,藉以協助釐清俄方思維;繼之,則分析北約回應策略的成效,並以此提出後續敦促俄方重返軍備談判的政策建議。

克制溝通 避免衝突升級

 首先,報告將潛在衝突情境分為「橫向」與「縱向」兩種類型。「橫向升級」(Horizontal escalation)較偏重戰術性條件,如衝突範圍、武器與人員規模增加。報告認為,西方潛在選項可能,包括由北約在烏東劃設禁航區、將美軍或北約盟軍派至烏境、攻擊俄國本土或飛地,以及北約宣示允許烏國入會。相較於此,俄方也有若干潛在作法,如進攻摩爾多瓦或鄰國;直接攻擊北約,觸發第5條集體防禦條款;或對北約機艦進行威脅性行動。

 由於上述情境幾乎必將導致北約與俄軍直接發生衝突,因此即便俄軍戰機近期曾造成美軍無人機墜毀,所幸由於未造成人員傷亡,終能在雙方努力溝通、對話與克制下,避免衝突擴大。而這起案例,也可視為是西方試圖避免衝突升級的明確標準。

俄「紅線」難判 加劇風險

 「縱向升級」(Vertical escalation)則較偏重技術層級與重大決策等戰略條件。報告認為,倘若西方援烏更多長程武器、F-16或其他先進戰機、對俄國施加更嚴厲制裁,都可能觸及俄方「紅線」。相對的,俄國則可能鎖定烏國平民擴大攻擊,動用戰術核武或核生化武器,或採取更激進的併吞策略;此外,在札波羅熱核電廠蓄意引發事故,亦被視為俄方的潛在策略。

 報告坦言,這兩項標準十分模糊,不僅存在一定程度重疊,同時也非所有衝突類型的共通分類標準。初步觀之,西方似較偏重縱向策略,俄方則較重視橫向情境。而且,相較西方多次明言約束烏軍,不得以軍援武器攻擊俄國本土;並在克里米亞主權議題上,採保守策略,其致力避免衝突升級的標準可謂明確。但俄方卻因對戰和言論前後不一,戰略與政策目標變動頻仍,使外界難以釐清衝突情境何時會觸及「紅線」。

 儘管如此,上述分析仍可提供兩項發現。首先,雙方對構成「直接軍事衝突」條件並不一致,如儘管俄方屢次就西方軍援烏軍與協訓計畫提出警告,也確知烏軍持續獲得美方情報共享,但俄軍仍多採取虛張聲勢而不見實際行動,使如何研判俄方的「紅線」,形成一大難題。

其次,雙方對「俄羅斯領土」的定義存在矛盾,也進一步加劇衝突風險;如俄國高層數度強調,克里米亞半島為「固有領土」,並聲稱不惜動用核武,但俄國新近併吞烏國領土後,雖對烏軍反攻提出相同恫嚇,卻未見實際行動。這兩項矛盾顯示,當一方採取行動時,另一方可能並未意識到此舉將導致升級,但這類誤判,恐將成為引發核戰威脅的導火線。

核武恫嚇 企圖迫西方讓步

 與西方將核武界定為「嚇阻」用途,以防止對手採取主動激進作為相比;俄國則著重核武的「壓迫」用途,並將其作為宣傳工具,透過政治語言反覆恫嚇,迫使對手採取被動消極作為。從過往經歷來看,俄國軍事學說將戰爭分為局部性、區域性與全面性等三個層級,並曾在2008年併吞喬治亞、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時,透過動用核武相關言論,藉此讓局部性戰爭,不致因西方介入而擴大升級為區域性,即屬相關案例。

 然而,隨著國際制裁重創經濟、前線損失慘重的壓力持續累積,俄國對烏俄戰爭目標的界定,也益發模糊不一。儘管俄國高層多次對外發表威脅言論,甚至透過退出限武條約、研擬重新進行核試爆等作法,試圖施加壓力,迫使西方讓步,但其立論不一,卻也引發外界疑慮。

 舉例來說,在領土議題上,蒲亭曾在2022年2月24日發動戰爭當天,揚言「任何一方若欲對俄國國家與人民造成威脅,都將面臨『前所未見』的立即反應」。同年6月29日,蒲亭親信梅德韋傑夫也曾放話,「任何對克里米亞的攻擊,均等同於對俄國宣戰;倘若北約成員國採取行動,將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此外,蒲亭同年9月21日也曾表示,「將在必要時動用核武,保護新近併吞的烏東領土」。

 在北約與軍援議題部分,當烏國總統澤倫斯基於2022年9月30日表態,尋求加入北約之際,俄國聯邦安全會議副秘書長維涅迪克托夫曾出言恫嚇,聲稱此舉「將使戰爭升級至第三次世界大戰」;俄外交部副部長亦曾警告華府,強調美方決定提供軍援一事,「將帶來嚴重後果」。此外,俄國外交部今(2023)年5月則說,北約軍援F-16戰機,「將造成戰爭升級」。

俄立場矛盾 助益北約團結

 然而,在此同時,俄國玩弄兩面手法,試圖在高聲恫嚇同時,又宣示自身是負責任核武大國。如2022年10月6日,俄國外交部發言人聲稱「俄國仍致力於避免發生核戰」;蒲亭也曾於同年12月強調,「俄國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率先動用核武」,並指責美國應為二戰使用核武負起責任。但這類言論嚇阻效果十分有限,除了凸顯紅線標準不一、立場自相矛盾之外,反而促成美國與北約更加團結。(待續)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