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9/07 

社論

【社論】美加速發展AI 制衡中共野心

 美國總統拜登日前簽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國企業與個人投資中國大陸敏感科技;限制令聚焦半導體與微電子、量子計畫,以及人工智慧(AI)等3大科技領域,以保護與軍事創新有關的科技,確保國家安全。美國國防部亦隨即成立「利馬工作小組」,負責五角大廈「生成式人工智慧」(Generative AI)能力的評估、同步與應用等工作;俾使美國國防部數位基礎設施與政策,能為民間機構及盟邦政府等各類使用者,提供可擴展的AI驅動解決方案,抗衡潛在威脅。

 AI科技近年快速發展,為人類生活更添便利,卻也因相關技術同樣可運用在軍事領域,已逐步形塑未來戰爭新型態,部分國家亦開始投入大量資源,研發AI軍事科技;然面對AI可能產生的風險,國際社會出現呼籲立法管制可自動辨識目標之「自主武器系統」聲浪,以降低可能的負面衝擊。

 以色列2021年5月對約旦河西岸的軍事行動,即是利用AI模型分析目標資料、計算攻擊優先順序、使用彈藥種類數量,再指派合適載臺發動空襲,堪稱世界首場AI戰爭。支持者認為,AI輔助武器系統能大幅提高作戰效率,並在最低傷亡情況下,執行高風險任務;不過,反對者警告,儘管目前AI系統進行的作戰規劃仍須經人工審核,但此類作業與行動不受任何規範,一旦發生誤算,恐會對平民安全造成危害。

 此外,AI在軍事方面的運用,還包括處理大量情報數據,即時分析與做出預測,協助指揮官掌握戰場態勢變化和決策等,是當代民生科技與軍事技術相輔相成的典範。然而,AI恐怕也將加劇國際軍備競賽,改變武裝衝突樣貌,形成人類社群的新安全挑戰。

 烏克蘭使用具部分自主性能的無人機與俄軍作戰,是AI軍事運用的另一案例,已成為各國研製相關裝備的實戰示範。美國五角大廈「國防先進研究計畫局」(DARPA)今年初已計畫與開發商合作打造統合AI導引的「無人機蜂群」;美英澳4月聯演時,更測試以AI無人機追蹤地面目標,發動模擬攻擊。中共亦宣稱已完成一項AI作戰實驗,內容是動用AI無人機群,在受到訊號干擾情況下,尋覓並摧毀「遊蕩彈藥」標靶。

 中共「20大」政治報告曾提出,將加速發展無人智能戰鬥能力。美國眾議院「美中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主席蓋拉格對此示警,一旦北京當局在軍用AI領域取得領先,勢將用於軍事擴張、威嚇鄰國、鎮壓人民等邪惡目的。是以,美國此次發布限制投資中國大陸3大科技產業行政命令,正是鑑於中共透過研發、獲取和轉移世界尖端科技,企圖擴張軍事地位的感脅,旨在減緩並降低中共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乃至於區域和平的能力,所做的全面性戰略布局。

 包括美國聯邦調查局、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等單位,亦向半導體、航太、AI等企業提出警告,須慎防科研與商業竊密活動。從過往案件觀察,中共、俄羅斯正是首要威脅,經常藉網路攻擊、利誘滲透等途徑,與合資、併購等行業投資方式,以明暗兩手策略,竊取關鍵領域重要機密資訊。不可諱言,中共在諸多尖端科技項目,已取得一定程度進展,但其技術來源備受爭議,且成果運用多假藉「造福世界」為掩護,而實際目的卻曖昧不明。

 事實上,美國自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正式將北京當局列為首要戰略競爭對手,即逐步加強各項手段抗衡中共,對內如2019年《國家人工智慧研發戰略規劃》,加大科技創新投資,增強本身實力;對外如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以重塑高新科技產業供應鏈。其中所凸顯的,正是美國一方面積極強化AI科技發展,另一方面加大限制中共謀取高科技研發成果的力道,以遏制中共野心圖謀,維護區域和平穩定。

 綜言之,無論是為應對軍用AI發展,抑或中共在相關領域的挑戰,國際社會必須進一步加強合作。美國對中共科研發展的制衡,與召集全球產業鏈聯盟會議等作法,都可做為開端;我國也應提升科研創新能力,妥善應對快速變化的戰略情勢及軍事發展,確保國家永續繁榮與安定。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