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25 

副刊

春日即景

◎林明理

 當晨光掠過恆春半島西海岸,四處的山巒也煙嵐雲岫之時。眺望南灣沙灘,左方有白色風機轉啊轉。一座哨亭,像是飽經風霜的勇士,目光凝視遙遠的大海浪,終至與雲彩結合。

 我不禁瞇著眼睛,讓春天也同我赤足踏浪。雖然我知道,從風中飄來微微的珊瑚礁氣味,甚至連眼睛也並不是能清楚地看得見海底世界的模樣,但在我的感官之外,確實有浪花的聲響來回於二月風浪滔滔的海岸。

 我喜歡春天的海洋,如同喜歡昔日漁夫使用地曳網捕魚,駕著小舢舨沿海床前進,連渡口兩旁的海燕都鼓動起歡愉的翅膀,在碼頭或燈塔旁嘀咕著。

 坐在椰子樹下,視野所及,從繽紛的海灘陽傘、衝浪者、香蕉船,到孩童的笑聲,從商店街到無聲的雲彩,帆船一一流過去;是的,在動與靜之間,南灣在時光倒影中,彷若一幅懸著的仙境、繆斯的圖畫。

 現今回想,身為一個作家,最能使我為之關注的,就是從大自然裡學會對自己誠實,加深思想和想像的力量。就好像在從未休歇的風中,似乎聽到了被浪花稍稍觸碰的淺灘近岸,那群燕子正在商討著什麼?

 於是,我想起宋朝詩人蘇軾的〈定風波〉最末一段詩云:「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詩境表現的豁達超脫與氣魄,讓我在初老裡成為鼓足了勇氣認為自己該朝向夢想邁進的那一種人。

 就這樣,在南灣進行了一場與海的對話之後,我穿越朝氣蓬勃、綿延不盡的山林,繼續駛向前程,再次直抵雙流森林遊憩區。那兒的花木、草叢裡的紫斑蝶和溪流中的白鷺鷥,滿園的鳥鳴、木香,讓我沿途所有的疲憊都得到了所需的期待與慰藉。

 最讓我感動的,是回到雙流部落時,看到族人都已在過節後又專注於農務的背影。我覺得坐落在楓港溪上游內文溪和達仁溪交匯的獅子鄉內,草埔村這一帶的排灣族民,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聚落。

 不知為何?我在觀察這附近的部落歷經莫拉克風災後,林務局和重建團隊經過多年的努力,並在楓林國小、草埔國小、丹路國小等校深耕教育,如今,終於看到了在地原鄉部落孩童的生活中,已產生環境教育施行的豐碩成果。

 在天氣舒爽的今日,我便沿著山林步道,經過吊橋,也瀏覽了多樣化的森林樣貌。事實上,教書以前的我,對於原住民的森林智慧及高山動植物生成特性上,的確是學問淺薄。但就在參觀區內的「自然教育中心」後,當下著實讓我開心極了。

 在這一帶森林茂盛的聚落之中,連風都是樸素的,自然而然就有一種尊敬大自然的心情。歸時,暮色已至,我才肯依戀地轉身離去。

熱門新聞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