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25 

副刊

【吟遊人生】雨中賞梅孤獨行

◎蔡富澧

 清晨的一場傾盆大雨,滂沱了陰霾遍布的天空,早起的腳步已將邁出,不能因雨改變,只有冒雨前行,即使孤獨,只當是有驚無險的一趟人間冒險,想給自己一回自在的驚艷。

 冒雨出門,撐傘而行,想起已作古的詩人羅門的一首詩,他說以天為傘,所有的雨都在傘裡下著,傘外無雨。這是詩人獨到的神思,也是令人神往的襟懷。古來許多英雄豪傑、文人雅士都有超越世俗的視野,令世人感到驚艷。

 如傳說中的明太祖朱元璋幼時出家為沙彌,有天夜裡,晚歸不能進寺,只能睡在外面,仰觀星斗,忽而吟出一首詩:「天為羅蓋地為氈,日月星辰伴我眠;葉來不敢長伸腳,恐踏山河社稷穿。」當時便被譽為有帝家氣象。後來前兩句又延伸為警世的詩句「天為羅蓋地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何人撒下名利網,富貴貧困不一般。」這般詩句結合了朱元璋與羅門的詩境,既有意境,亦有警醒。

 行走既近,雨勢稍見減緩。這時,只聽見樹上的繽紛鳥聲在雨中突圍,清亮啁啾地穿透清晨微冷的空氣,清晰送入萊克的耳鼓;高大的苦楝樹葉已經黃透,一片片垂掛枝頭,被雨水淋濕後,閃著明亮的水光,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有些黃葉開始紛紛墜落。這時,那片早開的梅林只是楚楚可人地靜靜佇立雨中。

 古人也冒雨賞梅的,探梅冒雨興還生,石逕鏗然杖有聲。雲影花光乍吞吐,松濤岩溜互喧爭。那些發人思古幽情已非現代人所能親臨,但走進梅林,還是看到詩中滿溢的意象之美。想像自己就是那持杖而來,在石板路上敲擊有聲的詩人,略略煙痕草許低,初初雨影傘先知,溪回谷轉愁無路,忽有梅花一兩枝。靠近梅樹梅花,靜靜地與雨中的梅花相視無語,盡得心聲。

 萬般天光照花影,一縷清香出塵來。綻開的花蕊沾惹了雨滴,凝結成渾圓剔透的水晶球,小小的透明球體包含萬象,彷彿映射著大千世界無數眾生的心。幽微的花香吸引一隻隻蜜蜂甘冒雨勢採蜜,微小的身軀承受了更沉重的重量,一再出入一朵朵的花房,那種精進無畏的精神的確令人折服。

 細小的白色花瓣,耐不住雨水敲打,在雨中一片片凋零飄落,彷彿難得一見的雪景,在青翠的草地上鋪成一片雪白,每一瓣都殘留著花香,每一縷花香都沾著雨水,每一層花瓣都是黃葉青草的顏色與肌理,漸漸都要化成春天溫馨的香泥,在人間孕育下一場的花開繽紛。昨日逝去,明日未來,只有今日的雨中孤獨賞梅,暗自吟詠,沒有世俗的羈絆,沒有惱人的瑣事,一場雨,一片梅,一個孤獨卻不媚俗的,冬日的清晨,悄悄來,乘興歸。

 記得無意苦爭春,花開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心知只有香如故。

熱門新聞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