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28 

副刊

【心靈補給站】一翦梅影在柳邊

◎林念慈

 就算不熟悉崑曲,也大概聽過「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這段唱詞出於明末劇作家湯顯祖的《牡丹亭》,描寫杜麗娘與柳夢梅在夢中相會,前者因驚夢、感夢而逝,好在柳夢梅深情感天,佳人才得以重生。

 前陣子有幸於國家戲劇院觀賞「重逢《牡丹亭》」,《牡丹亭》足本共五十五齣,若要細細品來,至少得演出三天。劇作家羅周精簡人物,打散故事的時間軸,只保留了〈言懷〉、〈玩真〉、〈魂遊〉、〈幽媾〉、〈冥誓〉、〈回生〉等六折,並將〈驚夢〉與〈尋夢〉等經典片段融於全劇之中,將演出長度濃縮為三個小時;更巧妙的是,原劇以杜麗娘之夢為主軸,羅周卻以柳夢梅的夢做為開篇,當視角翻轉後,我們才發現他們一直是彼此的夢,且互為因果。

 單雯扮演杜麗娘,其扮相亮麗,唱腔嬌嗲,將閨中女兒的浪漫心思與遊魂的哀怨,表達得淋漓盡致;柳夢梅的扮演者──張軍,聲音清脆明亮,當他對著女主角的畫像直抒胸臆,由疑惑、猜測,到似曾相識、愈看愈喜,最後激動和詩,每個層次都分明,不負「崑曲王子」之盛名。而配角陳夫子和石道姑這對「活寶」更出彩,既無原著中的迂腐味,又調和了故事哀愁的基調,戲份雖不多,但場場都亮眼。

 這是一部美到了極點的作品,原以為會見到傳統的亭臺樓閣、漫天飛花,沒想到在戲臺上大膽運用了現代劇場的語彙;比如以鏡像表述杜、柳二人各在平行時空裡,相互映射、隔空交流,或以光、影暗喻主角的深層心境,有時舞臺上幾乎空無一物,只在牆上橫一枝梅影,形簡而言深,也讓人更專注於演員的表演。

 故事總會老的,畢竟每一代都有獨特的處境與價值觀,而經典之所以永恆,是因為禁得起鎔鑄,總能與新的世界對話;藝術的呈現亦然,如崑曲太過細膩,無形中提高了觀賞門檻,但它也從未消失,甚至還不停從老幹中長出新枝,只因強烈的「抒情」本質,就是不朽的魅力所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為《牡丹亭》的題記,亦是全劇的中心思想。在我看來,描寫的雖是男女戀情,但湯顯祖真正要表達的,也許是「真情可產生無遠弗屆的力量」,放諸親情、友情、愛國之情皆準,想來不限於兒女情長。情到深處稱為「至情」,我們常形容一個人「至情至性」,便是讚譽對方真誠、豪爽;我們雖不見得能遇見「夢中人」,但一定要做自己的「有情人」,真摯地面對內心,聆聽心中渴求,並勇敢地去追夢。

 看完之後,自覺是入寶山而回,已經「懂了許多」,但同事偶然問了問:「那妳看的是蘇崑,還是浙崑呢?」我當下語塞,方才知道藝術的路還長得很呢!

熱門新聞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