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3/03 

副刊

【吟遊人生】日暮寒風思想起

◎蔡富澧

 寒風起,寒流來襲,天地彷彿籠罩在無邊的嚴寒肅殺之中,陣陣寒風,彷彿刀客一道道凌厲的刀意,從虛空中當頭劈來,冷冷斫殺了大地的生機與眾人的活力,讓人和萬物都無力抗拒,只能選擇躲避或折服。這已是新年以來的第二波了吧!冷不是沒經歷過,但每一次的冷都因各種因緣而截然不同。

 凜冬沍寒,斗室窩居也是冷。不想親冒酷寒,卻無處藏身,無處可去的那一刻,孤獨走出書房。站在家門口,望著天外天,沉思良久,才踏出躊躇的那一步,想來,這時候還是有許多人在寒冷街頭彳亍,或在路上疾馳,一身重擔一肩扛,多少辛酸多少淚,只是不待自艾自憐,辛酸無人見罷了!也或許,雖是寒冬難耐,卻有人逆風起飛,將滿懷夢想在寒天裡不屈不撓地落實呈現,不一定成功,卻絕不認輸,像許多個戎馬倥傯的日子,一緊征衣,傲然前行。

 步履已經不再年輕,巷弄依舊寂靜漫長,落腳這條他鄉之路倏忽已經二十年,他鄉日久是故鄉啊!原本闃暗的長巷展現即將入夜的氛圍,心情也隨之稍見活絡。剎那間,想著究竟是路燈亮了起來,夜幕才漸漸落下,又或者,夜幕落下了,路燈才亮了起來?哂然一笑,其實都無關宏旨。在這半明半暗的薄暮時分,走出家門,朝不遠處公園的那片梅林走去,徒步行旅之際,心境逐漸和時間、環境有了更深一層的連結。

 一路走來,看過了平凡寂靜的巷弄,也看到了自己每一個日升月落連綴起來平凡平淡的一生;沿途這幾盞道旁閃亮路燈,悠悠照亮已然入暮的長巷,就像人生偶爾總有幾個亮點,華麗點綴這平凡無奇,看似漫長卻儼然一瞬的生命之旅,人生有如行路,萬般皆是風景,春生夏茂秋萎冬藏。地球沒有永恆的長晝,也沒有不變的永夜;人生總有跌宕起伏,悲歡離合。幼時以為會在那片貧瘠的溪埔度過漫長的一生,卻不料那段日子只是生年極短的過渡,反而這個中年之後努力籌攢買下的老房子,成了安身最久的地方。

 公園是在稠密的屋宇人口之中闢出的開口,讓人有一個可以呼吸、聆聽、思索的位置,一圈圈在步道上走著,想像是在無盡江山獨自遠行,沒有羈絆也不需負擔,或許山風明月,必然炎熱酷寒,幾句唐詩宋詞道不盡,半身行腳羈旅誰能知?風光只是夢中事,身後幾篇荒唐言。若有探問,幾點螢火。

 慢慢轉身,就像在一條不知道終點在何處,卻一定要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停頓終結的道路上,漸漸接近終點的時光,緩緩走向歸程,忍不住將李清照的〈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稍事修改,聊當一則印記:「常記松山日暮,沉吟不計歸路,興盡晚回頭,誤入梅花深處。日暮,日暮,驚起一隻夜鷺。」

熱門新聞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