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3/03 

副刊

首春感懷

◎林明理

 一隻大冠鷲,翩翩地穿越溪邊的樹,飛進了星海的岸浪,在天地相接的盡頭,漁火隱隱,而我憶往的夢顯現了。霎時,春天的跫音已然響起。

 不知不覺間,時光匆匆流逝,寒冬已遠離,期盼大地春回的心情,遍灑金光的春陽,是任何人都會雀躍的。

 我喜愛漫步在黃昏的關山鎮親水公園湖畔,或者驅車前往鄰近的崁頂部落,捕捉一點春的信息;更喜歡憶及往事,讓甜蜜的記憶也相隨而至。就好像北宋詩人歐陽修所云:「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覺春生。」不管時光飛馳多快,抑或是沉湎於冥想,只要跟著風飄過那些印象中美好的時刻,我的心便會感到平靜祥和,如蓮盛開。

 三十七年前,我曾在左營的眷村住過。那裡有不少懷舊的美食,比如湯包、燒雞、燒餅、槓子頭、酸菜白肉鍋等,而榮民伯伯多有著曲折又感人的故事,有的令人激賞,有的說來心酸卻毫無怨尤。

 隨著韶光消逝,那眷村的明月光華輝耀,在我的每一思憶裡,猶如絲絲春雨,綿綿不絕。如今,有些眷村改建成社區,被懷念的老伯伯也多已老去,即使同是昔日之地,斑駁的牆面也殘存歲月滄桑的印記。

 記得有一年接近年關的時候,我與家人攜手走向春秋閣。那綠瓦黃牆的樓閣,古色古香的塔影,有九曲橋相連的潭畔,如一首富有詩意的小詩。我想起往昔左營的舊貌,那些歌詠緬懷的句子裡,從為紀念武聖關公而建築,換成今日莊嚴耀眼的廟宇中,我的記憶停駐在平靜的水面上,由小女帶著甜甜的笑容,慢慢引入春秋閣景物的輝煌;又如一朵雲,跟著風兒回到那個陽光燦爛的日子。

 忽然,我看見朵朵蓮花以一種聖潔的目光,微笑著,把周遭的恬靜變成星空的穹頂、樓閣,把時間的皺紋變成令人沉醉的頌歌,斷斷續續地在春天的邊上喚醒我。

 雖然我不完全了解其中的語言,但是我在詩節中,倒是聽出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樂。那是因為我與家人曾經一起在龍虎塔,閱讀每一篇令人嘖嘖稱奇的傳說。如今,我銘記那次奇妙之旅,又踏上黃昏;在山樹、鳥聲和微雨後的天空下,陽光怕是隱沒在山後了。

 我也喜歡普希金(A.S. Pushkin)在詩裡寫的:「多麼幸福:又是夜,又是我們倆!/河水如鏡映照著繁星,/那端……妳抬頭望望吧:/那樣的幽深明淨在我們上方!」詩人筆下的浪漫與童心,亦是我所懷念的。

 此刻,站在關山美麗的彩繪稻田前,短短十多分鐘,但要將心中似憶似想的往事,隨感而記,正是在這東岸春節過後的今日。若能留得住時間,我真希望把時間折疊,擺回到那一個與家人相聚的時刻,那潭畔風情也永駐我心中。

熱門新聞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