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3/03 

社論

【社論】裝甲兵傳揚榮光 精進戰力護家園

 3月3日「裝甲兵節」,是裝甲兵建軍95週年的榮耀時刻,也是裝甲兵史「4大戰役」之一的「瓦魯班戰役」80週年紀念,殊值銘記。中華民國裝甲兵曾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維護世界和平,抵抗強權侵略,在印緬戰場上,克服叢林艱困作戰環境,與盟軍並肩作戰擊潰日軍,揚威異域。今日,面對中共一再恫嚇與威脅,裝甲兵必將薪傳光榮傳統,精進戰力護衛家園。

 裝甲兵的座右銘:「一日甲兵,終身甲兵。」翻開裝甲兵悠長的歷史,可以說是陸軍建軍現代化濫觴。黃埔建軍後,深知「強國禦侮,必須堅甲利兵」,因此國軍自民國18年3月1日,接收18輛英製「克登勞爾特」戰車後,即成立「戰車隊」,正式開啟「機械化建軍」歷程;後續數十年中,裝甲兵屢為國軍建功立業,寫下輝煌篇章,並強勢扮演主宰地面戰場勝負的關鍵力量。其中,在對日抗戰「崑崙關戰役」、「瓦魯班戰役」和國共戰爭「延安戰役」、「金門戰役」等諸多戰役,裝甲兵部隊奮力發揮扭轉戰局、克敵制勝的關鍵戰力。

 回顧80年前的「瓦魯班戰役」,國軍駐印軍戰車第1營向日軍第18師團發起攻擊,掃蕩殲敵獲得光榮勝利,為抗日戰爭反攻行動成功之先聲,也為世人津津樂道。

 抗日戰爭後期,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政府派遣遠征軍進入英屬緬甸,支援英軍反擊日軍。初期由於局勢混沌,戰力略有耗損,部分遠征軍遂轉進至印度藍伽,接受美援新式裝備訓練,並於民國31年在印度編成「中華民國駐印軍」,設置「戰車訓練班」,選派國內機械化學校受訓學員,參與美軍短期的正規訓練,有效提升裝甲部隊的官兵素質。大幅精進步兵與裝甲兵協同作戰能力後,陸續組成數個戰車營,雖然受訓時間短,但均能發揮即戰力,迅速投入緬北戰場,成為國軍精銳部隊。

 日軍在印緬戰場期間,置主力18師團於緬北胡康一帶,利用崇山峻嶺、縱橫河道和原始森林,扼守國際交通命脈,企圖阻撓聯軍作戰物資輸送,癱瘓對手戰力。當時18師團司令部位於瓦魯班,在懸崖峭壁及河岸地勢,構築堅固縱深陣地,使盟軍攻勢屢次受挫。民國33年,我駐印軍戰車第1營奉命與美軍麥瑞爾突擊隊、國軍新編第22師,以及孫立人將軍率領的新編第38師,反攻緬北。

 值得一提的是,戰車第1營3月3日迂迴孟關日軍戰線右翼,受到猛烈火砲轟擊和伏擊,雖然多名官兵犧牲殉國,部分戰車受損停擺,但補給連保修組不眠不休完成修復,隔日重新投入戰鬥,對日軍造成戰術奇襲效果。

 戰車第1營協同新38師第113團,在3月8日全面向瓦魯班出擊,縱橫掃蕩,日軍潰不成軍,殘餘四處逃散,此役國軍大勝,並擄獲日軍第18師團關防。戰車第1營創下瓦魯班大捷之戰果,也為國軍裝甲兵建軍史寫下輝煌的一頁,更是二戰中,少見的裝甲兵不畏叢林困難地形戰鬥,仍能殲敵制勝的經典戰例。為彰顯裝甲兵先賢在緬北戰場的功績,紀念在「瓦魯班戰役」中,奮勇殲敵而犧牲的裝甲兵烈士,並激勵官兵持續發揮忠勇報國的精神,政府於民國37年特別將戰車第1營出動投入實戰的3月3日,訂為「裝甲兵節」。

 「瓦魯班大捷」給予國人的重要啟示是,國軍一向抱持「我死國生」勇敢奮戰,衛國護民之際,面對強敵,必無所畏懼。抗戰期間國軍與盟軍並肩作戰,英勇抗敵,彰顯國軍維護世界和平的職志和精神,亦成為國際合作對抗侵略的典範。

 裝甲兵為陸軍主戰兵種,具有高度機動力、強大火力、裝甲防護力、靈活通信及彈性編組等特性,結合各項優異性能,產生強大震撼力,能滿足應急作戰及機動打擊需求;隨著戰爭形態不斷演進,裝甲雄師仍將在戰場上發揮不可或缺的作用。展望未來,裝甲兵部隊更是抵禦外敵侵襲的重要利器,不論任何時刻,都將予來犯之敵迎頭痛擊。

 綜言之,中共從未放棄武力犯臺,為因應共軍持續加劇的武力威脅,我國陸軍今年即將接裝新購M1A2T戰車,象徵裝甲兵戰力將大幅邁進。新型戰車除了機動性無虞,配備的先進數位化指揮與通信裝備,能與AH-64E等新一代直升機地空鏈結,增強協同作戰能力。現代化的裝甲兵將延續以往豐碩的建軍成果,秉持「精益求精、實事求是」作風,發揚「誠、愛、熱」精神,以行動守護家園,克盡保國衛民的神聖使命。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