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5/11 

社論

【社論】中共迫害西藏人權 舉世側目

 今年4月中共駐美國大使謝鋒,前往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發表演講,呼籲雙方合作改善關係。然而,其演說數度遭到舉牌高聲抗議的群眾打斷。眾多抗議標語充分反映,中共至今仍持續打壓藏語文教育;現場也出現高舉「雪山獅子旗」之藏族男士,高喊「西藏自由」口號,表達藏人對宗教信仰、基本人權被剝奪之絕望心情。

 西藏於1951年遭中共武力入侵,由於中共向以「無神論」為宗旨,自此長期歧視並侵害藏人宗教、文化及社會傳統。1959年3月10日,拉薩爆發萬人示威,蔓延為西藏全境抗暴行動,隨即遭中共軍隊血腥鎮壓;達賴喇嘛被迫流亡海外,於印度成立流亡政府,史稱「西藏起義紀念日」(另稱:西藏抗暴紀念日)。

 隨後50餘年間,西藏境內有千餘座寺院被摧毀、僧侶被強行迫遷,甚至打壓藏語文教育,數以萬計僧人被逮捕、監禁,在獄中被施以酷刑,強迫接受中共意識形態與唯物主義辯證法。許多藏人則在中共高壓統治下,苦不堪言,被迫流亡海外、流離失所。

 位於印度北方之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曾發布「2016年西藏人權狀況年度報告」,公布「西藏政治犯數據庫」,揭露具體宗教受迫害案例,進一步發現中共任意拘捕、施以酷刑等惡行,更接連制定國安相關法令,對宗教信仰冠以「煽動分裂國家」、「危害公共安全罪」、「非法提供情報」等罪責,西藏宛如陷入巨大煉獄。

 如今,西藏起義紀念日已邁入65週年,中共仍持續以各種形式迫害宗教,毀棄文化遺產、清洗傳統信仰,更以西藏問題為籌碼,企圖從中獲取利益。近年來,西藏人權發展受到舉世關切,中共竟以此為交換條件,在國際強權大國間玩弄競合關係。

 2021年,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部長王毅,曾在「對話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軌」藍廳論壇致辭表示:「新疆、西藏等少數民族聚居地區,是中國大陸人權進步的典範。」事實上,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共長期在西藏進行洗腦教育及各種迫害行動,早已惡名昭彰,王毅此番言論頗令世人有身處「平行時空」的錯覺。

 眾所周知,在中共以意識形態立場掛帥的政治優先思維上,各種人權發展與宗教信仰的普世價值,必須服從「中共領導」與「國家統一領導」之黨國意志,其基本邏輯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回顧1987年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其對西方批評「中國大陸」人權問題之辯解話術,一般有兩大回應策略。一是「國情特殊」說,認為每個國家都各有其特殊國情人權標準;二是「過渡階段」說,主張「中國大陸」還處於發展階段,任何事都要有過渡過程。

 中共在2022年「二十大」首次提出,將以「中國式現代化」打破「現代化等於西方化」的迷思,並自視為中共路線政策重大理論創新。一方面,「中國式現代化」係為擺脫對西方批評的被動解釋,轉而強調「中國大陸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自信,以生存權與發展權為第一人權;另一方面則提出對應「中國大陸」現狀之人權主張,要求西方勿再對「中國大陸」人權指手畫腳。

 而在對於維護人權之法制憑藉上,中共往往堅持走自己的法治道路,絕不能照搬別國模式和做法。亦即,中共政權不贊同西方普世價值,不支持西方的民主政治與市場經濟,反對司法獨立、三權分立等西方憲政體制。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中國大陸既已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其國家發展主軸,不僅未因經濟現代化,伴隨社會與政治現代化;相對的,卻排斥甚至仇視西方主要國家數世紀以來之民主體制。尤其,宗教文化一直是人類不同文明跨越藩籬、促進交流融合最佳介面,中共卻持續以各種政治手段、法律工具迫害宗教,阻絕人類文明進步,令人費解。

 藏人遭遇的困境,在我國正好完全相反。今年3月臺北市「在臺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臺灣分會」,發起「西藏的未來、世界的未來—西藏抗暴65週年大遊行」,顯示藏族社群能在我國享受全球獨一無二的宗教信仰自由,既可唱誦西藏國歌,為犧牲藏人默哀和悼念,並演出行動劇抗議中共拆寺建壩,要求中共釋放人權捍衛者等。充分證明,我國公民社會的成熟,足以跨越宗教、族群與黨派藩籬,走向和諧與共好。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