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5/25 

副刊

我與《青副》

◎張騰蛟

 近半年來,王漢國先生在他的 「墨緣集」的專欄中,或專篇,或引句,至少有六次寫到我,語多獎飾,愧不敢當,感念之情深刻心底。馳名國際的林明理作家,也提過我數次。主持本刊編務的諸君,慨然提供版面,讓我領受一些溫馨的鼓勵和新的創作見解,更是感動至極。

 我與「青副」締緣很早,是眾多副刊中惠我最多的一個版面。《青年戰士報》創刊於民國四十一年的十月十日,一開始我就是它萬千讀者中的一個(我也是在此之前國防部所辦的《戰友週報》的讀者)。直到今天,除非有特別的原因,其他的每一天,都會愉快的聚晤。即使結束了二十七年的軍旅生涯,也未曾因身分變動而忍憾斷緣。

 算算日子,前前後後已七十來個年頭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它為我提振精神、滋養心靈,如此厚重的「獲益率」,是沒有任何方式與程式算得出來的。

 至於向「青副」 投稿,大約是自民國四十三、四年間開始的,算起來也有五十年左右,又是另一筆實質的「獲益」,又該怎麼算?又該怎麼算了!

 在「青副」發表的數十篇作品裡,也有幾篇算是叫好的,其中最幸運的一篇,是民國七十三年八月被選入國中國文課本的〈溪頭的竹子〉。這是民國六十四年六月六日發表在本刊長篇散文〈景中景〉中三個子篇裡的一篇。此文一出,反應熱烈:讚美者有之,轉載者有之,研析評論者有之,國中學生個別或由老師陪伴來舍下座談或專訪者亦有之。最特別的是,臺北的「文經出版社」曾經於七十八年十二月以此文的題目為書名,為我出版過一本精美的《鄉野散文集》。看到這篇文章和這本書,就會想到它的出生地「青年戰士報新文藝副刊」。

  在兩岸三地的轉載中,包括了教師手冊、散文選集,古今文選、日本教育研究院參考資料、香港初、高中三種版本的教科書和參考書。這些轉載,讓我甚感榮寵。

 由於此文問世的關係,帶動我更早一篇沒沒無聞的〈溪頭初旅〉,也被轉載了十多次。

 「青副」的作品澄正清純,文藝性高,九十五高齡如我,日日月月年年裡,享營養、獲厚益,乃人生之幸啊!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