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09 

副刊

【吟遊人生】山中石𥕢別有天

◎蔡富澧

 坪林區石石曹里,如果沒有人安排,我應該是不會造訪的,也就沒有這趟的祕境之行了。

 「石曹」本義是採礦的坑道,清代唐烱等人所著的《續雲南通志稿.食貨志礦務》引《礦廠圖略》說:「穴山而入謂之石曹,亦謂之硐,淺者以丈計,深者以里計。」而石石曹地名的由來,卻與礦坑無關。根據記載,道光初年(西元一七八二年),有陳金來等十八個安溪人來此開荒闢地墾殖,看到流經此地的北勢溪,溪底有石,形狀若槽,就以「石石曹」為地名。

 當年的石石曹位置來不及考察了,現在的石石曹里是一個位於山谷裡的聚落,從坪林開車還要十幾分鐘。來接我們的朝進說,沿路一直開,看到一個寫著「保儀尊王」的牌樓就往下走。山路彎曲,車窗外看到山谷底下有些房子,我們以為就是這裡了,沒想到又開了幾公里,車子才停在路邊一塊鋪滿碎石的空地上。安排這次行程的理事長秀蘭師姐說,這裡只是一個景點,讓我們停下來看看。望著眼前高聳的椰子樹,身後尚未長成的茶山,大家相顧無言;原來,這是朝進老家附近比較好停車的地方。

 聚落入口處一棟造型奇特的大房子,「這是五十年前的豪宅!」兩層樓的建築,中央最高處一個類似伊斯蘭建築的半圓形球體建築,兩側最旁邊各有一座尖頂的中式閣樓,應該有十幾個房間吧!當時應該是個大戶人家的宅第,如今白色的牆面上,多處磁磚剝落,直接刷上白漆,有一塊大概是新近地震剝落的牆面,還來不及上漆,露出不協調的水泥色澤。在這遠離塵囂的山村,龐大的主體建築依然透露出當年豪富的氣勢,但是處處剝落鏽蝕染塵的細節,終究掩蓋不了繁華過盡的滄桑。

 再往前不遠,朝進領著我們走下一道短短十公尺,但是陡峭的斜坡,進到一幢四間連棟樓房的鐵棚下,這裡就是他的老家。到了這裡,我迫不及待地問他說:「你們小時候上學從這裡走到坪林國小需要多久?」我以為自己小時候上學走到國小要花半小時已經夠遠了,看來這段路更遠。

 他說,小時候清晨五點鐘就得起床,吃完稀飯、醬瓜,全村很多孩子就集合一起出發,走一條步道到上面等公車,第一班六點鐘發車,沒趕上就要自己走四十幾分鐘路到學校。「公車到學校差不多六點半,接著就是我們在學校玩耍了!」他說。山裡的孩子面對艱苦的環境,很認分、能吃苦,還能自得其樂。想想我們小時候,也是這樣啊!幾戶人家的孩子吃完早餐一起出門,走著碎石路或西瓜園砂石地捷徑,邊走邊玩,趕在七點鐘前到校早自習,山村和荒野其實差不多。

 望著遠處清脆的山巒,腦海中不禁浮現一幅一群孩子,喘著氣努力從山徑向上行走的畫面。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