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11 

副刊

粽子的滋味

◎王麗娟

 女兒說水餃的英文是dumpling,讓我猜rice dumpling是什麼,沒見過用米做的水餃,想了好些天,還沒猜出是粽子,端午節已過了。

 端午節又稱「端陽節」,氣象俚語說道:「未食五月粽,破裘毋敢放。」五月節開始,陽氣漸漸重了起來,冬衣便可收起來了。

 家家戶戶吃粽子、看龍舟賽,正午還有立蛋除厄運的習俗,因為是紀念詩人屈原的日子,所以也是「詩人節」。

 端午節前兩天,我會蹲在幫浦旁刷洗月桃葉,然後一橫一直依序排放,粽葉才不會貼黏在一起,方便大人快速拿取。幾束鹹草做成的粽掛套在曬衣竿,隨著南風擺盪,啟動包粽子的重要儀式。

 大人熟練地舀一匙拌著花生的生糯米,加入滷過的豬肉、香菇、魷魚條……收口後,多出來的葉子,也要凹折藏在內裡,或用剪刀修得平整。一串串粽子沒入水裡滾煮,很快的飄來陣陣月桃葉的清香。南部粽包的是生米,用月桃葉包的粽子個頭特別大,需在水裡滾煮兩個小時,得要用藺繩纏得緊實,纏出美麗的腰線,才不會因為粽角相互碰撞、破損而露餡了。

 婆婆家包的是北部粽,用棕黃色的桂竹筍殼來包,大片葉子在外,裡頭還有小片葉子,鹹蛋黃、栗子、金勾蝦……除了肉塊,和我家的餡料都不相同。新米比較黏,婆家都用舊米包粽子,一串串放入木桶,再擱進鍋子蒸煮,鍋子裡的水不能加太多,淹到木桶裡的粽子,餡料的味道會變淡,就不好吃了,得不時留意添加水。

 去年端午節,聞到街頭巷尾的粽香,特別感傷,當時正處於守喪期間,不能自己買粽子來過節。出嫁的女兒送幾顆北部粽過來,稱作「送節」,因為服喪,粽子不能成串的送,必須一一剪開縛繩。

 女兒送來粽子,還附送一個故事。她在家裡蒸北部粽,擱在有孔的隔墊上,滴出的湯汁弄髒電鍋鍋底,女婿邊刷洗邊嘀咕。當他吃了一口粽子,哇!怎麼這麼好吃,據女兒說,當時女婿就忘記生氣這件事了。他們又去買粽子,送幾顆過來給我們。看到他們小倆口互相吐槽,我開心笑著。我雖然喜歡吃南部粽,不過,這款多加故事餡料的北部粽變得特別好吃。

 小時候吃過排灣族的小米粽,剝去外層的月桃葉,內層是軟爛的假酸薑葉,很好吃。每次去花博公園的假日市集,看到原住民賣的小米粽,就會買來嘗鮮。平日想吃粽子時,會去店家買,北部買不到用月桃葉包的粽子,他們包粽子是用兩種不同的竹葉,內葉是麻竹葉,帶有濃濃香氣,外葉是桂竹葉,強韌不易破損。外帶粽子,老闆會剝下外葉,留著再次使用。啊!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習慣北部粽的口味。

 往年帶領家人祭拜祖先的婆婆,成了被祭拜的祖先,今年我當了婆婆,帶著家人向祖先上香祭拜。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