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13 

副刊

【悲歡渡口】莫負韶光春易老

◎琹涵

 沒有誰能與歲月抗衡,因為歲月總是站在勝利的那一方,我們只怕會輸得灰頭土臉,豎起白旗吧!

 當日子飛快的逝去,總有一天,我們會明白,原來老去是一件無奈的事。它君臨天下,所向披靡,我們唯有沉默的接受,卻無力扭轉頹勢。

 有誰能抗拒年老的來到?

 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無法永遠青春年少。逐漸的,有些事情,我們開始覺得力不從心了。行動變慢,效率日差;聽不明白別人說的話,甚至跟不上對方的語速,回話時更是無法切中要領,語無倫次。天啊,什麼時候竟然變成這樣,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其實是老之已至,我毫無防備,更無招架之力,看來,唯有束手臣服一途。可是,豈能甘心?

 或許應該提早因應,未雨綢繆,例如在年輕時就要養成運動的好習慣,以一身活力對抗衰敗的進擊。在年輕時及早培養興趣,以備在人生黃昏臨近時,依舊有嗜好可從事,不致徬徨無所依靠。

 這樣的預防,又能有多少效果呢?我認為至少比什麼都不做好得多。我是贊成「盡人事,聽天命」的,願意嘗試,有所防範,還是好的,總不能聽天由命,毫無作為吧!

 想起宋代章良能在〈小重山〉中所描繪的:「柳暗花明春事深。小闌紅芍藥,已抽簪。雨餘風軟碎鳴禽。遲遲日,猶帶一分陰。往事莫沉吟。身閑時序好,且登臨。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惟有少年心。」詞裡說的是:柳條深黯,花枝明媚,儘管春色是這般燦爛,也快到暮春的時節了。欄杆旁,豔紅色的芍藥花已經含苞結蕊,就等著要熱烈綻放了。微風細雨中,只聽得雀鳥細細碎碎的鳴叫聲。在這初晴暖和的天色裡,卻仍帶有一分陰涼。

 想起了前塵往事,更無需留戀傷感,如今身體安適自在,趁著好春光,何妨登臨望遠。舊遊的蹤跡,處處都能找尋;唯一無從尋覓的,是那年少時無憂無慮的心情了。

 少年心何其珍貴,一如青春的短暫;真的,莫負韶光,只因春易老。

 幸好,我在年輕時很努力,孜孜矻矻不曾懈怠,既然已經盡其在我,也就沒有太多的悔不當初了。

 我想這樣就好了,既然不曾辜負青春歲月,也就沒有太多的遺恨;如此,何不放自己一馬呢?

 我對自己說,若俯仰無愧,那麼就這樣吧,在安靜裡,慢慢與時光共老,直到黑暗席捲了一切。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