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15 

副刊

【墨緣集】敬致黃埔子弟書

◎王漢國

 當海內外的黃埔子弟們正以各種不同方式,來歡慶建校百年時,我認為,其中最需要銘記於心者,乃是曾經走過從前的風雲人物。

 在漫漫的歷史長流中,風雲人物是不容被遺忘的。若是沒有他們,何來歷史?若今人遺忘了他們,又將何以面對故人?此如唐代詩聖杜甫的名言︰「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故認識典範人物、針砭歷史功過,或是從他們的身上去透視歷史真相,才是紀念黃埔百年的核心價值所在。

 而在萬千黃埔子弟的故事中,最為感人者,殆為每逢風雨飄搖、國脈如縷時刻,即不畏橫梁、挺身而出,為時代鳴不平,為國家爭榮光。這既是黃埔精神的傳承,黃埔風範的效尤,更是不廢江河的志氣,以及「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理想的踐行。

 寫黃埔,書不盡言;道黃埔,滿眼秋霜;唱黃埔,依然感動。因為它是與中華民國生死相依、不絕如縷的共同體。這百年來,若沒有中華民國,何來黃埔軍校;若無黃埔師生一路走來的披荊斬棘、奮鬥不懈,又焉能一次又一次地力挽狂瀾、拯斯民於水火?

 其實一部黃埔的建校建軍史,記載的多是將士們怒潮澎湃,主義是從的決志義行;刻劃的則是咨爾多士、為民前鋒的果敢勇毅。此時此刻,尤須切記中山先生「不以盛衰改節,不以存亡易心」的囑命,以及蔣公「以至仁伐至不仁」的浩然正氣與節操。

 尤為重要者,面對當今的國際情勢與區域態勢,每一個黃埔子弟都需要仔細研讀先哲錢穆先生於抗戰時期的嘔心之作《國史大綱》。史學家余英時說過︰「《國史大綱》中潛藏著數不清的睿識和創見,處處都可以引人入勝。」;黃仁宇先生亦提醒國人︰「錢穆先生可能是將中國寫歷史的傳統承前接後帶到現代的首屈一指的大師。」

 而已成一家之言的《國史大綱》,在內涵上一如《史記》所強調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如果以現代概念來表達,「天」是指歷史上客觀存在的力量,非人的意志所能輕易轉移的;「人」則指人的主觀力量,可以在歷史上發生實際的創造作用。故錢穆先生畢生念茲在茲者,殆為一個人的立身處世與救國救民之道,而作為黃埔子弟的我們又焉能不知,或知而不行?

 今天,若黃埔子弟都能體認「建立歷史性的認知能力」的重要,從肯定自我到重建自我,發揮足夠的韌力去面對挑戰和挫折,並堅持到底,有為有守,相信必能發揚母校傳統精神,再創勝利契機。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