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16 

副刊

我以黃埔為榮

◎侯喬騰

 「親愛的,你在哪啊?縱使靄靄白雪覆蓋了春天的希望……總有一天我們會再次相遇,我的愛。總有一天春泥會穿越白雪探出頭來……」這是電影《齊瓦哥醫生》的主題曲。一九七五年,情竇初開的我,看了這部電影,故事主要圍繞一九○五至一九二一年俄國的動盪時代,在那個背景下展開許多動人心弦的愛情故事。但應該是看不懂吧,我從中看到的不是愛情故事,卻是看到大時代動盪的背景,被「知識分子齊瓦哥從軍」所感動。那年我十五歲,年幼的我批判電影中那些談戀愛的傢伙「隔江猶唱後庭花」,認為在那種動盪的大時代,他們都應該像齊瓦哥醫生一樣從軍報國。

 於是,民國六十五年,不願隔著臺灣海峽猶唱後庭花,我跟隨著齊瓦哥的步伐,驕傲從軍去,進入中正預校就讀。三年後,民國六十八年,帶著深深的榮幸與使命感,進入了黃埔的大家庭「陸軍官校」。經過四年勤學苦訓後,民國七十二年秋天從陸軍官校畢業,進入基層砲兵部隊服務,感受最真實的軍旅生涯。

 服役十年後,民國八十二年終退伍,投入教育產業。民國八十六年拿到某個美國教育國際機構的全球四十八個國家的評比績效冠軍;也曾應臺灣行政院邀請,針對全臺灣地方公務人員培訓。期間也陸續到各大學博、碩士班授課,到亞洲五十二個城市擔任企業顧問,與許多企業展開合作。

 以上個人的履歷,重點不在凸顯自己多有成就,只是要與大家分享,官校學長、學弟畢業退伍回到社會上,臥虎藏龍的人比比皆是,在各行各業中表現出色、成就非凡者不勝枚舉;當成功創業的老闆、全球企業經理人,在上市公司擔任總廠長,擔任教授、名作家、律師的也大有人在,而我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光點,錦上添花照亮黃埔巨大的豐碑。

 如今在職場有小小的貢獻,必須感謝黃埔的教育,當年在我體內注入了人生的成功基因。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畢業後服役十年以上才退伍,比其他學校的同齡者較晚進入社會,但最後,我們依然毫無疑慮地勝出。同理,這也是為什麼西點軍校的畢業生,是美國五百大企業總裁數量最多的學校。我們會勝出,不只是「專業、技術」,更是「使命、價值觀、態度、行為、自我形象」,這是黃埔精神經年累月刻在血液裡的基因。

 黃埔精神永在,即使有人奪走我們外在的一切,但奪不走我們的靈魂──對國家的忠誠、以黃埔為榮的榮譽感。即使我們老去,我們的靈魂會一直守護著黃埔,守護著黃埔所要守護的一切。欣逢黃埔建軍一百年,我想說「我以身為黃埔子弟為榮」!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