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6/17 

副刊

【墨田拾穗】誨人不倦

◎豐饒

 孔子之所以為後世尊為「聖人」,除了他畢生致力平民教育外,最重要的是他孜孜為學、勤於教育。孔子常說:「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我們可從《論語.述而篇》中看到: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白話文意是,孔子說他「默默地牢記知識,勤奮學習從不感到厭煩;認真教導學生而不會疲倦。對我來說,這一輩子,除了讀書與教書之外,沒有別的可說了。」這件事被太宰知道了,就問子貢:「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這兩段對話雖分別出現在《論語》不同的篇章,但我們必須對照來看,〈述而篇〉裡是孔子自己說他是「學而不厭,誨人不倦」;子貢和大宰之間的對話,出現在〈子罕篇〉。有趣的是:孔子聽到太宰稱他是「聖人」的時候,孔子並沒有「承認」,反而幽默風趣的解釋他為什麼「多能」:那是因為孔子「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先來看「學而不厭」這件事:學生在學業告一段落、離校前,老師都會以「學無止境」來勉勵學生畢業後仍要勤學。在高科技的今天,許多問題只要上網查一下,答案就出來了,現代人似乎認為「勤學」不很重要。

 電腦只是順應科技時代的工具,勤學才是生存的必要態度。知識的進展一日千里,沒有「與時俱進」的勤學精神,遲早會被時代淘汰,因此,身為老師諄諄告誡學生的就是「學無止境」,唯有抱定「學而不厭」的精神,才能適應社會。

 「誨人不倦」雖是孔子對待學生的態度,其實也是孔子示範「如何引領後進」的方式。在春秋時代,「讀書識字」是貴族才擁有的特權,孔子以「平民教育」方式打破這種觀念,因此,凡是自己去拜孔子為師的(自行束脩以上),孔子一定「樂於教育之(吾未嘗無誨焉)」。一個以喜好讀書和樂於教書又多才多能的人,並且從不厭煩、疲倦的老師,可以稱得上是「聖人」!

 子貢稱讚孔子:「學不厭是智,教不倦是仁,智仁皆備,老師,您的確是聖人!」這樣的讚美,是做為學生對老師最崇高的敬意。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