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從蘇伊士運河危機看國防自主

蘇伊士運河危機作戰經過。
蘇伊士運河危機作戰經過。

◎曾世傑

 一、前言

 1948年至1960年間,中東地區歷經1948年以色列獨立建國戰爭(以阿第1次戰爭)、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以阿第2次戰爭)等重大事件,雙方參戰國因戰爭之故,均在無形中捲入以美、蘇兩大集團為主的冷戰狀態,其中以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危機最為顯著。

 埃及位處中東富饒地區,人口眾多、歷史悠久、經濟發達,具影響中東事務的關鍵地位。1956年7月26日,埃及總統納塞宣布,將蘇伊士運河營運收歸國有,並將運河每年將近2500萬美元營收,主要納入埃及建設阿斯旺水壩(Aswan Dam)資金,並保證運河的自由通航。此舉引起共同擁有蘇伊士運河營運股份的英、法兩國強烈反對。

 於此之前,美、蘇兩國早已對援助埃及經濟議題上,分別展開密切協商,兩國均期望在運河營運議題方面,取得屬於自己國家的最大利益。因此,埃及收回蘇伊士運河營運權的舉動,正好給了美、蘇兩國進入中東地區牟取利益的最佳時機;以色列、英國、法國共同出兵進攻,亦各有其不同的企圖與目的。

 本文藉文獻蒐整,進一步探討蘇伊士運河危機始末,期能帶來些許啟示。

 二、 蘇伊士運河概述

 蘇伊士運河於1869年完工,興建期間,動員埃及眾多的人力並花費近千萬英鎊等龐大經費。運河通航後,其營運管理權均被英、法兩國所控制。蘇伊士運河位處埃及西奈半島以西地區,居亞、非兩洲交界,係連接地中海和紅海的重要國際水道,極具戰略價值。

 1882年,英國在運河區建立具有駐軍的軍事基地。1936年,英、埃簽訂《英埃同盟條約》,正式給與英國駐軍在運河區的法源依據。1951年,埃及爆發抗爭,要求英國從蘇伊士運河區撤走軍隊,此後兩國衝突不斷。1954年11月,納塞擔任埃及總統,為維護埃及的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性,主張廢止有關蘇伊士運河的不平等條約,英國遂被迫同意放棄管理,並著手規劃逐步撤軍;迄1956年6月,英軍全數撤離運河。

 三、收回蘇伊士運河之影響

 (一)英、法、以3國利益與國防安全

 自埃及總統納塞宣布收回蘇伊士運河營運權後,英、法兩國有感其中東利益將遭受重大損失,對埃及舉措極為不滿。英國於1956年7月27日發表聲明,表示在必要時刻,將單獨以武力捍衛其在埃及的一切利益,同時向美國密電,已擬定一個進攻埃及的軍事行動計畫;嗣後,法國政府亦向埃及政府抗議,表示無法容許埃及單方面宣布收回蘇伊士運河為國有,並於7月28日對埃及採取強硬的政策。英、法於此時機,同步對運河區採取軍事行動之整備。以色列四周均為具有敵意之阿拉伯國家,除陸路運輸外,海上運輸至關重要。蘇伊士運河與堤蘭海峽(Straits of Tiran)分別為以色列兩條重要通往紅海之海上運輸路線,若海上交通遭埃及封鎖,將對以色列國防安全造成極為嚴重的影響。

(二)塞夫爾密約

 1956年10月24日,英、法、以3國簽訂《塞夫爾密約》,密約內容主要探討3國共同對埃及採取取軍事行動。條約背後,3個國家各有所求。英國試圖以武力奪回對運河的控制;法國除運河地區的利益外,更欲維護其在非洲殖民統治的權力;以色列則是要透過戰爭,迫使埃及開放蘇伊士運河。自此,中東第2次以阿戰爭一觸即發。

 以色列為求出奇致勝,於1956年10月29日,開始向埃及西奈半島發動攻勢。

 (二)參戰兵力與作戰經過

 1.參戰兵力

 ⑴英、法、以聯盟總兵力約22萬9千人(海軍艦艇185艘、作戰飛機470架、以軍戰車400輛)。

 (2)埃及總兵力約15萬人(作戰飛機250架、戰車500輛)。

 2.作戰經過

 這場因蘇伊士運河危機引發的戰爭,作戰時間自10月29日起,迄11月7日停戰協議止,又稱為「運河之戰」。主戰場在西奈半島,作戰階段區分突襲西奈半島、佔領重要港口、空襲、地面作戰與停戰協議等階段。詳如附表所示。

 四、戰後影響與評析

 蘇伊士運河危機過後,英、法在中東地區傳統勢力喪失,國際地位急遽下滑,英國首相被迫辭職;法國則在1962年被迫承認阿爾及利亞的獨立;埃及得到運河管理自主權,同時鞏固其在阿拉伯世界的領導地位;以色列則削弱埃及軍事力量,使埃及在短期內未能再對以色列構成威脅。

 下列就此次戰爭始末,提出幾點看法,分述如後。

 (一)國家主權須自主 不可寄託外國勢力

 英、法兩國因自身國家利益,主動介入蘇伊士運河經營權問題,其背後龐大的經濟利益為其主要目的,為此寧願冒上發動戰爭的風險,亦在所不惜。

 國家係由人民、主權、領土及政府等4個基本要素構成,缺一不可;其中尤以領土爭議,最具國家主權的指標性。

 蘇伊士運河所在地,位居埃及領土,其管理權限理應歸屬埃及。然而英、法強勢的作為,也迫使埃及不得不與之開戰,並且透過外交、經濟手段,周旋於美、蘇兩個強國之間。此種不畏外國勢力,且不計一切手段,只為維護國家領土、主權的作法與精神,殊值國人借鏡。

 (二)嚴密監控敵情變化 隨時肆應戰場環境

 以色列身處中東地區,鄰國均屬對其不友善之阿拉伯國家,一旦海上交通遭到封鎖,將使自身陷嚴峻的環境。當埃及總統納塞宣布蘇伊士運河收回管理時,以色列即依當時狀況,立即決定與英、法兩國協商,以軍事行動方式,迫使埃及再次開放運河通行。

 以國此項決策,不僅有利其後續經濟貿易,甚至可解決其國防安全上的疑慮,藉此時機,更可大量獲取美國在武器上的支援。以色列此種肆應敵情變化,立即調整國防武力的因應方式,成功地解決所遇到的危機,更為自身帶來實質上的利益,其前瞻的眼光與強大應變能力,值得我們效法。

 五、結論

 縱觀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主要係一場大國間利益爭奪的事件,最終因為聯合國與美國實際介入調停,才得以避免戰事擴大。這場戰爭中,埃及為爭取主權與領土,尋求美、蘇兩國之間不同程度的支持;美、蘇亦以自身最大利益制約埃及與對方間的相互合作。因此,由此事件可看出,國際之間並無永遠的盟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要能夠在國際間穩定立足,主要的關鍵還是在國防武力上的完全自主,切不可一味依賴外國勢力的介入支援。

 《孫子兵法》提及「知彼知己、百戰不怠」,即是說明充分掌握敵情變化,以及了解自身國防的能力,一旦國家發生戰爭,必須凝聚全國軍民眾志成城、一致作戰到底的決心,方能在變化多端的戰場中,立於不敗之地。(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