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勝利之光

勝利在望 軍魂之光

專題企劃-刊物改版 合併再出擊

文/逸非 圖/吳佲璋

焦士太

勝利之光前主編

「民國60年,我從海軍出版社調派至新中國出版社,接下勝利之光主編的職務,擴大了我與藝文界的交流視野…..」,焦士太在畫室裡,翻開過去的採訪記錄,娓娓道來。

國家級的外交刊物

《勝利之光》畫刊與《國魂》、《新文藝》、《奮鬥》、《革命軍》等月刊及《賞罰公報》,是當時隸屬國防部的新中國出版社的主要出版物,每本刊物各有其任務與特性。《勝利之光》以畫刊形式呈現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政治、經濟、軍事、藝術發展現況,並結合中央社一流的英文編譯,以中英文並載的方式,透過外交管道發行至聯合國及各邦交國。時值冷戰時期,《勝利之光》在國際的文藝宣傳戰場上,與中共的《人民畫報》短兵相接,直接而有效的宣傳民主在臺灣的建設成效。

在此期間,臺灣是自由中國的根據地,政治經濟與藝術娛樂的發展在東亞首屈一指,由於勝刊是當時自由我國唯一的大型國際性刊物,焦士太任職主編期間得以親訪趙無極、趙春翔……等國際級藝術大師,並與國內藝術界保持著密切的聯繫與交流。民國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訪臺發表演說,這位一生反共的前蘇聯作家即對臺灣自由的發展表示欽佩。

國內一流的藝術雜誌

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即所謂的黨、政、軍一體的體制運作下,將各種文宣力量集中交互運用,對政府施政與國內民心、外交戰場形成一致的宣傳口徑。時任總政戰部主任的王昇將軍,採取積極性的文宣作為,因此充分授權《勝利之光》以發揚藝術形式的方式,結合政策為編輯方向。

在這樣的環境下,勝利之光大幅增加彩色版面以報導國內外的藝術動態,成為國內外一流的藝術家作品的發表園地之一。國內著名的現代雕塑大師朱銘,在藝術家出版社編印的回憶錄中曾表示:當作品被刊登在《勝利之光》上時,即是一種肯定!

焦士太回憶,雖然有總政戰部的支持,但印製經費仍然有限,無法發行全本彩色印刷。因此他節約部分彩印經費,邀集一流的攝影師,在年終號增加彩頁擴大藝壇動向與國軍訓練的報導,透過精美彩印的視覺效果,深化文宣功效。這樣的用心與成效,獲得國內外讀者的一致肯定,奠定日後以畫刊形式編輯的方向。也因此,焦士太任內廣泛地與國內一流的藝術家採訪交流,也擴大了自己的藝術視野,為日後投入現代主義創作打下良好基礎,奠定了他在畫壇的地位。

任務交棒 光芒不減

由於《勝利之光》精采的圖文與中英文並陳的編輯方式,透過外交管道發行,獲得在臺美軍顧問團與駐外單位一致的肯定,民國65年行政院新聞局決定以此形式發行國家級的刊物,《光華畫刊》因此誕生。延續《勝利之光》的編輯形式,以全彩、全中英文對照方式編輯,邀集國內一流攝影師與作家為刊物採訪,成為國家級的文宣刊物。

《勝利之光》雖然卸下外交宣傳任務,仍然活躍於國內藝術界,更擴大了藝術界與國軍的交流,對國軍新文藝運動的推行不遺餘力,多次邀集國內藝術家走訪前線勞軍,為前線戰士寫生。當時國防部新文藝運動推行委員會,亦透過《勝利之光》邀集藝術家,為參與國軍文藝金像獎競賽的官兵辦理文藝研習,提升創作內涵與技法。

除了國內藝壇的報導,對於戰訓本務的報導更是《勝利之光》的強項,此期間也培養了眾多優秀的軍事攝影師,如陳霽、唐健風、趙明強、張振中、羅榕格……等,是國內軍事研究與愛好者的重要刊物,記錄下國軍在臺灣建軍備戰成長的歷程。

美感 為勝利而生

《勝利之光》的軍事圖片不同於其他通訊社與報社報導性的攝影角度,更著重於畫面的攝影味與藝術性,這樣的攝影要求一直是勝利之光的傳統,因而造就了品質。從創刊以來,歷任主編群中多半是由政戰學校藝術系畢業的優秀軍官擔任主編,藝術系美感教育造就了版面編輯與攝影美感。

選用藝術系軍官擔任主編的原因不只如此,曾任勝利之光早期主編的陳慶鎬,即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陳慶鎬是政校一期美術系的高材生,舉凡油畫、水墨無一不精,漫畫更是拿手絕活!陳慶鎬當年以「青禾」為筆名,在刊物上針對時事與心戰繪製評論漫畫,並依文章需求繪製插畫。一般人可能會輕忽漫畫與插畫,但熟知此類創作的人都知道,沒有扎實的素描寫實功力與編輯取捨能力,是無法勝任這份工作的,除了繪畫能力,更要求編輯能力,讓單幅畫作產生評論力道與情境再生的描繪,發揮文宣戰力。因此,早期在遴選勝利之光主編時,對美感與執行能力有著極高的門檻。

在資料室中翻閱著早年刊物的合訂本,這些泛黃的紙面上,黑色油墨印刷的政治評論漫畫依然如木刻版畫般的深刻厚重,活潑俐落的筆觸,來自深厚的水墨功力。其後,曾在《勝利之光》任職的焦士太、唐健風、趙明強、傅楓宸、吳佲璋也秉持藝術系的美感教育,在勝刊孜孜不倦地延續這美感之光。

任務 因對象而滅

「任務,因對象而起、而滅……。」聽聞《勝利之光》即將停刊的消息,焦士太有感而發的說。「我18歲當流亡學生飄洋來臺灣,是時代的苦難,也是我的苦難,我在《勝利之光》的工作讓我覺得光榮,一切甘之如飴……」他表示,離開《勝利之光》後,相繼發生了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等共產主義政體的崩解,接著中共推動改革開放政策,在在說明了我們在冷戰時期的反共作為,對共產主義產生結構性的思想轉變。關於這點,《勝利之光》當年也是推手之一,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國的海峽兩岸留學生社群裡發揮了功效,時代終究會記住你的光與熱。

自民國42年7月15日創刊以來,《勝利之光》肩負起國家級的宣傳使命,為勝利而生,為自由發光;65年來歷經砲火試煉同舟一命的團結歲月,記錄著國軍以軍為家、勤儉建軍的克難時代,共同堆砌著反共堡壘的基礎,伴隨夙夜匪懈的三軍弟兄,度過每一個思鄉的夜晚,我們微小的力量因國軍而產生光熱,我們燃燒自己照亮國軍的偉大,經歷過多次任務目標轉型,這光,也燃盡了她最後的熱……。

閱讀請點以下網址:

◎Hyread ebook (網址:https://ebook.hyread.com.tw/store_mz_search.jsp)

◎Mybook (網址:http://mybook.taiwanmobile.com/magazine)

◎udn閱讀吧 (網址:http://reading.udn.com/v2/magMain.do)

◎利用臺北市立圖書館的借書證,登入臺北好讀電子書平臺(網址:http://tpml.ebook.hyread.com.tw/),不論是電腦手機或平板都能借閱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