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追思余光中

◎洪金鳳

 自年少在澎湖讀書時便景仰余光中教授的文采,對老前輩的詩文極為激賞,後來遠嫁高雄,聽說余教授於中山大學任教,並定居高雄,從此自己和余教授遂有了地緣上的連結,讓我心生歡喜。

 一首〈鄉愁〉的新詩便讓人感動莫名,更開啟了自己對詩的認知,也對詩人的思鄉情懷有更深刻的理解;尤其自己也是年輕便離鄉背井,與父母隔海而居,更能體會詩文的含義─「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裡頭;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一頭,大陸在那頭。」

 如今余光中教授已完成文藝美化人生的任務,乘著自由的翅膀,不需郵票和船票便能和海峽那頭的父母親相會,也是「一解鄉愁」的美好結局;心裡雖感不捨,卻只能給與祝福與懷念,讓老詩人的鄉愁化為一帖喜悅的解藥,撫慰無數讀者的心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