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從戰略觀點探究贖罪日戰爭

◎曾世傑

 一、前言

 以色列於1967年以阿6日戰爭勝利後,舉國上下沉迷於「擊敵不意」而導致「迅速勝利」的過度自信危險狀態。戰後的阿拉伯聯軍卻不斷檢討失敗的原因,並積極做好下一場侵略行動的準備。1973年10月6日,以色列人正舉行贖罪日活動,當天全國士兵處於放假狀態且大部分都在禁食,並避免使用武器、電子器材與通訊設施等裝備。阿拉伯聯軍趁以色列戒備薄弱時,同時由北、南兩方向以色列採取「突襲」,導致以軍於戰爭初期,因應變不及而遭受重大損失。

 前三軍大學校長余伯泉將軍對野戰戰略定義為「運用野戰兵力,創造與運用有利狀況以支持軍事戰略之藝術,俾得在爭取戰役目標或從事決戰時,能獲得最大之成功公算與有利之效果。」因此,任何形塑決戰前有利的一切作為,係野戰戰略的範疇。若決戰前態勢有利,如何趁機握勢;若決戰時態勢不利,如何創機造勢,是身為指揮官必須隨時思考的事情;藉由不斷調整兵力部署,肆應戰場環境,最終做出對野戰部隊最有利的指導。

 贖罪日戰爭中,以軍作戰初期深陷阿拉伯聯軍兩個方向朝核心攻擊的狀態,情況極為不利,然在以軍卓越的戰略指導與靈活彈性的兵力部署,終能扳回劣勢,獲得最後勝利。

 下列就此次作戰之戰前態勢、作戰經過概要與評析實施探討,並重新審視此次戰役之經驗與教訓,以帶來些許啟發。

 二、戰前態勢

 (一)阿拉伯國家積極備戰

 中東阿拉伯地區國家於1967年6月以阿第3次戰爭中慘敗,其主因即是源自於狂妄、自大與輕敵所導致。埃及總統納塞於戰後積極雪恥,矢言將「被奪走的土地,以武力戰方式收回」,同時蘇俄亦在此時給與其重建軍力所必要支援,更加深其收復失土的決心。重建軍力不僅在裝備更新,更從人力素質與軍隊動員效率著手,同時以敵為師,藉各種情資手段,掌握以軍過去戰場中致勝關鍵,包含備戰作為與欺敵等要素,充分將前次戰敗原因,逐一落實於勤訓精練的備戰作為。

 (二)失靈的以色列情報機構

 以色列防衛作戰構想來自以下幾點:1情報人員對敵軍行動早期預警;2陸軍部隊戰力在空軍協力下,阻絕敵軍向邊境陣地入侵;3以空軍火力,遲滯敵軍進攻,掩護其後備部隊動員。以軍主要情報來源,係依據該國唯一情報組織軍事情報局所提供,該單位具備所有研析機構,協助國家從事戰爭準備。

 自1967年戰敗以來,阿拉伯國家陸續發生埃及總統納塞死亡、約旦內戰,以及埃及將蘇俄顧問趕走等重大事件。這些情資對於以國軍情局而言,都顯示出阿軍沒有能力在短期內發動一場大規模攻勢作戰。即使是1973年4月敵軍跡象顯示,埃軍準備於5月間發動戰爭,其地面部隊已向運河集結中、埃及民防部隊亦已開始動員。然埃軍這些戰前準備,對以軍而言,仍然僅認為是一場虛張聲勢的行為,尚未到達發動全面作戰時機。以國戰前情報研判失準,導致失去及早動員應戰準備時機。

 三、作戰經過

 阿拉伯聯軍充分運用欺敵措施,並於1973年10月6日午間,首度由北部敘利亞軍隊對以軍發動攻勢。作戰經過主要區分北方與南方2戰場,概要如表所示。

 四、作戰評析

 (一)居內線之利 靈活運用兵力部

    署

 以色列周邊均為阿拉伯國家,一旦發生戰事,極有可能遭受敵軍採取兩翼包圍攻擊,因此,以軍平時備戰,均將同時面對兩個方向敵軍作戰的行動方案,列入考慮因素。因應敵軍環伺的狀況,以軍邊境集體農場及時發揮作用。故以色列雖在戰場中央,仍居內線之利,並因靈活運用其邊境兵力部署特性,成功遲滯敵人入侵,爭取後備部隊動員時間,擊潰阿拉伯聯軍部隊。

 (二)攻勢目標直指敵重心 迫敵及

    早投降

 以軍面對北方戰場敘軍進攻時之反擊作戰,優先擊潰敘軍首都大馬士革、國防部、煉油廠、工業區、港口等重要軍事目標,目的在摧毀其後勤支援與指揮、管制力量,迫其第一線部隊因此失去持續作戰能力。此種打擊敵軍重心,使作戰期間喪失平衡,正符合克勞塞維茲對重心所做的詮釋。因此,我們清楚明瞭戰場是混亂、節奏快速的複雜環境,若能及早掌握戰場主動性,將能化危機為轉機,扭轉戰局。

 五、結語

 《孫子兵法》虛實篇提及「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充分體現戰場中掌握主動的重要性。野戰戰略指導在讓指揮官藉各種手段於決戰前創機造勢,以軍能夠在戰場初期以劣勢之姿,擊潰從兩個方向以上攻勢之敵軍並獲最終勝利,主要憑藉其積極掌握戰場主動,以及卓越戰略指導,其靈活與彈性之用兵部署,深值學習與效法。(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