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超高速砲彈強化多領域作戰 CP值高

 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美國國防部「戰略能力辦公室」將於1年內重新檢視「飛彈防禦系統」(MD)架構,並啟動超高速砲彈(HVP)作戰測評計畫,以納入未來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由於超高速砲彈體積小、速度快、成本低,指揮官可視狀況於執行飛彈防禦過程,搭配其他作戰系統(攔截器)共同使用,組成彈砲混合架構,除可節省攔截成本,亦能增加防禦成功率。

 事實上,美國國防部之所以對超高速砲彈相當重視,主要原因不僅是成本考量,亦能藉此強化並達成「多領域作戰」概念,有利於戰場上各軍種之相互協力作戰。例如可運用海軍標準飛彈執行戰區反彈道飛彈任務,或以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擔任攻艦任務等。此次美國國防部針對超高速飛彈所進行的研改,將海軍任務延伸至飛彈防禦,主要訴求即在建構未來執行「多領域作戰」的能量。

 超高速砲彈最早於2015年由美軍「海軍研究辦公室」(ONR)委託「貝宜公司」(BAE)研發,彈體設計可於艦載5吋砲、多管火箭系統、155公厘榴砲及電磁軌道砲等發射,除了流線外形的特色,若再加裝火箭衝壓馬達,最大射程可達185公里,速度更可達到每小時9千公里;且在目標搜尋與擊毀能力上,可與飛彈防禦系統雷達整合,利用彈體尾翼控制飛行方向,精確命中目標,戰時亦可搭配艦載飛彈,執行反艦、對地與防空等多重任務。

 超高速砲彈並不具備彈道飛彈攔截器所必備的「動能攔截器」(KI),僅能靠尾翼調整飛行方向,因此,當面對高速來襲之彈道飛彈,其「單發擊殺率」(HK)相對較低,但其砲管射速非常高,可藉由密集發射多發砲彈提高命中公算。相較於1枚愛國者飛彈成本高達3百萬美元,且需專屬發射載台,超高速砲彈1枚價值僅約8.6萬美元,且無須要配屬專有載台與雷達,將能大幅降低攔截成本,就算要連續發射20枚砲彈擴大攔截目標,其成本仍具有相對優勢。美軍預劃未來將其部署於海外或本土防空部隊,配合愛國者、薩德、陸(海)基中端攔截系統等高價精準飛彈,建構綿密攔截火網,大幅提升防禦效益。

 一般而言,美國「飛彈防禦系統」係指在整個美國國土範圍內(包含海外部署基地與友盟國家)所建置之「抵擋外來洲際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其運作模式非常複雜,組成結構主要為陸海空等多維預警系統;雷射、飛彈與無人機等作戰系統(攔截器);戰場指管系統及電磁環境控制系統等。運作方式是將彈道飛彈飛行路徑區分上升段、中段(大氣層段)與下降段等。基本上,美軍會運用薩德系統攔截上升段之彈道飛彈,陸(海)基中端攔截系統攔截大氣層段目標,最後則以愛國者飛彈攔截快速下降之彈頭。不過,亦會視威脅程度與火力部署,混合運用各種攔截器,務期以最有效方式,摧毀各種可能威脅。

 因此,美國須在國內與世界各地部署相當數量的攔截系統,方能即時偵測與攔截,在不保證每1枚飛彈都被成功攔截的前提下,勢需同時發射多枚,以增加成功公算。然當敵人同時發射大量彈道飛彈,將使美國耗盡各種攔截飛彈,形成防禦空窗,因此,美國迄今不斷整合各式陸海基精準飛彈,期能增加攔截器數量與防護網的部署,由知可知,其籌獲與維保經費必然相當沉重。

 彈道飛彈彈頭殺傷力大且攔截不易,但以現代偵監系統技術,仍可實施全天候偵測,以早期預警與反應。不過,就巡弋飛彈、無人機等多元威脅,其發射時機與飛行路徑仍不易偵測,若以高昂飛彈擊落低價目標,並不符合經濟效益。

 眾所周知,國防武器的籌獲與運用,成本效益為重要因素,在防空部署方面,常採彈砲混合、區分高中低空與野戰防空,並搭配多種精準飛彈與機砲遂行任務;或以「多領域作戰」概念,擴展各軍種武器運用範疇,以任務導向為依歸,相互支援達成目標;在研發方面,則講求以共同發射載台及擴展國內產能,減少後勤支援負擔,追求較高國防成本效益。

 析言之,美軍在整體飛彈防禦系統上採取的「多領域作戰」思維,將海軍超高速砲彈研改納入整體飛彈防禦體系中,使作戰效益大幅提升,值得效法。為強化三軍聯合作戰能力,我國亦可透過模式模擬與成本效益評估等方式,分析得知最佳戰力組合及武器選項建議,並配合國防自主,專注研發成本較為低廉之高效武器,振興國防產業及經濟成長,亦能建構一支量適、質精、戰力強的鋼鐵勁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