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跟隨命運飛行

◎楊崢

 他的好看很低調。

 乍看之下,齊整的平頭透著光。真的好看。

 在通道上看見時,她瞬間臉紅,二十二歲的心臟跳得噗通。

 24B的位置彷彿打了一個Spotlight,但是她不敢再直視。

 側了身,她坐進了靠窗的位置,雜誌翻著都沒有看進眼裡。

 飛機起飛了,沒有耽誤,機頭拉起的時候,她看見點點漁火。

 遠航的機師開得很穩,她沒有不舒服,眼前的黑夜安撫了她的焦慮。

 忘了第幾次來回,兩個月回來一次,看看奶奶。

 爺爺去年過世了,剩下奶奶,上星期奶奶打電話來說她在忍耐孤獨。

 「這房子給誰都不對,你的阿姨和舅舅們偶爾都會回來,只有我自己留著,大家回來才方便。」奶奶說。

 「所以,你把房子留給我好了。」她撒嬌。「留給我,阿姨、舅舅回來的時候我一定會盡全力招待。」

 「我要留給宏宏,以後才有人祭拜我和你爺爺啊!」奶奶摸著她的頭說。「妳畢竟不姓陳,以後也要嫁人的。」

 「我才不要嫁!」她嘟著嘴。「這是我從小到大長大的地方耶,如果你給宏宏,他將來被新舅媽逼著賣了房子,那我想家的時候就沒地方去了!」

 宏宏是他表弟,才小學六年級,是舅舅唯一的兒子,在那個成員複雜的家裡,是爺爺奶奶唯一承認的親孫子。舅舅和宏宏的媽媽離婚後,娶了新舅媽,新舅媽帶了兩個讀高中的姊姊嫁過來,隔年生了一個小表弟,宏宏便開始了奶奶眼中的悲慘人生。

 她當然能體諒奶奶心疼這個孫子的心情,事實上她母親在世的時候也是千萬個掛念,身為大姑姑,母親經常地想把宏宏接到身邊照顧,但奶奶說宏宏已經失去親生母親,再沒有父親在身邊就太可憐了。

 「這是他的命。」奶奶說。

 「宏宏以後一定很有前途的,你就不要擔心了!」她安慰奶奶。「你看,新舅媽不讓他補習,還把家事都丟給他做,他還是都考全班第一,他有父母親良好基因的遺傳,以後一定很有前途的!」

 沒有鍛鍊的人生豈不是太無趣,哪會有前進的動力!

 飛機來到桃園上空了,今天應該有球賽,航道經過小巨蛋,三盞明亮的燈直達天際。剛小寐了一會兒,眼前的燈光閃爍得令她驚喜,竟是這樣的好天氣,沒有霧靄干擾。

 身邊的男孩微微的眼神也朝窗外望,絕美的景色自然吸引人。

 回到臺北了,圓山就在眼前,又要被忙碌的工作淹沒。

 男孩先離開座位往前走,她發現一張綠色的證件就掉在椅子上。

 是軍人身分證,她急急拾起,怎奈中間隔了好長的人龍,她喊不出口。

 「姓陳,是好聽的名字」和爺爺同姓,她覺得溫暖。隨著人群走到出口處,那個人就在行李提領處等著行李。

 她走上前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