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前進巴爾幹半島 美構思新型戰略(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馬曉鈴(譯)

(接上文)

 2.尋求與塞爾維亞的「歷史性」和解

 儘管自上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與塞爾維亞的關係有所改善,但2國之間仍然充滿了猜疑和憂慮。北約在科索沃戰爭期間對塞爾維亞的轟炸留下了苦澀的餘波。根據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64%的塞族人不願屈尊接受北約的道歉,即使北約願意道歉。

 塞爾維亞政府官員表示,他們希望與美國建立更好的關係,並指出光是2016年,塞爾維亞軍隊就與美國和北約進行了200多次聯合軍事演習,與俄國則僅有17次。他們私下承認,雖然北約這個招牌對他們的選民有著極高負面影響,且加入北約成員的機會已失,與美國的合作將是非常可能的。

 美國可能會為2國之間的關係提供漸進但非常公開的溫情攻勢,也許最終會讓國防部長馬提斯或同等階層的官員進行訪問,並且承認塞爾維亞是區域穩定的關鍵,是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夥伴。

 3.恢復美國身為誠實中間人的聲譽

 很明顯地,近20年來在處理西巴爾幹問題時,歐盟一直擁有所有的胡蘿蔔,美國卻一直是舉著棒子。在2000年初,特別是在波赫,這種安排產生了積極的結果,美國外交官在幕後勉強做不願做的事。到了歐巴馬總統的第2任期,美國政府仍然存在但開始在背後指導。2014年的「4月協定」沒有美國協助下不可能成功,但是美國在之後就交給了歐盟。

 在塞爾維亞,武契奇最近在全國性的抗議下於總統選舉中取得勝利,但百姓反感他對媒體的控制和他大力贊助發動恐嚇選民。西方各國領導人默默觀望著,等待著抗議活動散去,有些人,包括德國外交部長加布里爾,甚至稱讚武契奇不訴諸暴力。儘管塞爾維亞的新任總統贏得大選,但西方國家最好不要放棄呼籲貝爾格勒尊重法治和基本自由。

 馬其頓讓我們知道盲目崇拜的後果;馬其頓民族統一民主黨的尼古拉格魯埃夫斯基是西方支持了10年的傢伙。在2006年第一次當選時,他代表了馬其頓新一代的領導人。格魯埃夫斯基擊敗了腐敗的馬其頓社會民主黨(SDSM),此黨經營的贊助網路和他自己黨所控制的一樣可怕。雖然這位新面孔改革者講了一嘴承諾,但他似乎沒有完全兌現;即使獨裁倒退的跡象不斷累積,西方國家卻視而不見。今天,隨著憲政危機勉強避免掉了,馬其頓仍然處於貧窮,有可能陷入危險不穩定的局勢。

 同時,作為一個誠實的中間人並不排除擔當一個積極、有興趣的參與者。美國應該努力使蒙特內哥羅成功加入北約。這意味著與我們這最新盟友在共同安全議題上密切合作,同時也協助其加速國內改革、加強法治,並培養一健康的政治氛圍有空間能接納忠誠的反對黨。畢竟,總統選舉在2018年即將來臨,俄羅斯肯定會試圖利用其在民主戰線黨的惡勢力來安排對抗西方的候選人。

 同樣地,在馬其頓最近的政府組成之後,美國需要在促進和解與改革方面發揮更突出的作用。同時,它應該盡其所能解決該國與希臘長期以來的名稱爭端。恢復對中央政府的信心和改善各族間關係,將可補足我們重提馬其頓加入北約的可行性所作的努力,使該地區進一步走向穩定。

 從安全到繁榮

 在21世紀的大部分時刻,西巴爾幹似乎是終究可解決的問題。但是,隨著歐盟的存在問題,以及美國在過去幾年目光愈來愈轉向國內,一度看似頑固的怪異行徑似乎愈來愈對對歐洲大陸不利。由於感覺到了權力真空,當地幾個領導人開始爭搶優勢。俄羅斯也瞥見另一個給西方製造麻煩的機會,一直加劇緊張局勢。

 美國的當務之急是堅決制止這種趨勢,只需做出一個小小的承諾就能支持當初因90年代的流血戰爭而煞費苦心建立的秩序。當地人需要得到保證,知道新的種族衝突不會到來,且邊境衝突也不會發生。應該清楚告訴俄羅斯,他們要在該地區散播混亂,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一旦美國再次做出承諾,就能恢復原狀,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波赫在自身治理方面遇到了嚴重困難,其憲法終將要修編。塞族人和科索沃阿爾巴尼亞族人都必須作出痛苦的讓步,以結束他們共同歷史中痛苦的篇章。馬其頓人將需要努力重建因過去2年事件嚴重受挫的公民認同。如果由受迫害的民族主義者和支持大塞爾維亞或大阿爾巴尼亞的黨派主導對話,這一切都不可能會實現。新一代有願景的領導人必須跳脫這些,才能發揮作用。

 不幸的是,最佳和最聰明的人大批地離開。對於該地區的青年來說,加入歐盟始終代表一個擺脫愚蠢狹隘和令人窒息的貪腐政府的機會:他們了解國內改革是很美好,但有機會移民和到國外工作更美好。2013年克羅埃西亞加入歐盟後,它的年輕人蜂擁到德國和英國尋求更好的機會。即使沒有歐盟護照,還是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特別是那些高學歷的人,在1990年代以來就已找到移居國外的方法。自戰爭以來,超過34萬人離開塞爾維亞,超過20萬人離開了波赫。馬其頓正遭受著如此嚴重的移民危機,特別是它的斯拉夫人口,以致後續政府自2002年以來都不敢進行人口普查。

 這種趨勢可以且必須扭轉;如果西巴爾幹地區能夠留住和運用他們年輕一代的人力資本,該地區的未來將是光明的。我們應與歐盟夥伴共同努力合作,為青年和企業家提供機會,使他們能夠在傳統的保護之外茁壯成長,並利用我們的影響力在其國內為他們創造機會。美國應擴大其運用官方民間夥伴關係和適度公共資金,吸引更多的拉丁美洲學生到美國留學的作法,以吸引西巴爾幹的學生。

 讓創業盡可能地容易顯然是積極的一步,應該敦促各國政府解除對經濟的僵化管制,特別是善加利用技術所帶來的機會(愛沙尼亞是可以仿效的優秀典範)。尤其應大幅度降低該區域的貿易和旅行壁壘,不僅是為了刺激區域貿易,而且還要讓大型國際企業前來投資。

但要想在這樣的未來中獲得機會,就必須先避免當前的危機,而且刻不容緩。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