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年夜飯

◎林思妙

  回想小時候的除夕是非常忙碌卻快樂的,一大早媽媽就會上巿場買妥圍爐的菜餚,我們幫忙整理丶洗滌。吃年夜飯時,餐桌中間擺放火鍋,菜餚圓圓滿滿地擺盤,火鍋咕嚕嚕地沸騰著,肚子暖了,臉蛋也紅潤起來,我們這些小蘿蔔頭吃喝嬉鬧,一刻不停歇,父母也笑開懷!

 新婚後的除夕夜,公公拿出十八般「廚」藝大展身手,煎煮炒炸樣樣來。因為祭祖準備的食物繁多,公婆拚命勸「菜」,剛起鍋的菜餚香噴噴,「辦桌式」的圍爐另有一番豐盛的歡樂。

 年夜飯後鍋碗瓢盆成堆,客廳傳來陣陣歡笑聲,廚房裡的泡沫與沖水聲陪伴新嫁娘,熱鬧冷清對比猶如天壤之別,幸好老公及時陪伴,讓我平靜度過婚後的第一個除夕夜。

 多年後公公年紀大了,已經無法再掌廚,年菜直接外訂。雖然菜餚精簡,但吃飯人口增多,枝繁葉茂,公婆看著子孫快樂滿足的模樣,讓我想起歐陽脩〈醉翁亭記〉裡蒼顏白髮丶頹然就醉的太守,那是一種簡單平凡的幸福。年夜飯,怎麼吃都圓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