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美空軍ACE新思維 跨國協防武力投射

◎魏光志

 世界新科技發展總以行之有年的通用技術為前提,結合民用科技的研發,在成本節約的概念上,配合軍用科技發展,為國防建設拓展一條「寓兵於民」的研發基礎,尤其在現代聯合作戰的條件前,軍用通信裝備與網路架構,已成為各軍種基本作戰單元串聯資料鏈路無礙的先決要件,也是戰區資訊「即時化」的重要思想與部署工程,以期能讓戰場內的機、艦、裝甲載具,甚至排級單兵都能藉由暢通的軍用網路,獲得前線情資以掌握先機。

 對於日漸倚靠涵蓋各種頻譜資料鏈路遂行各種強度等級作戰的美國空軍言,如何讓指揮階層明瞭戰場資訊與武力投射的聯繫,目前已然成為高階軍官必須具備的軍事決策能力之一。由於現代軍用電子技術從人工化、半自動、自動化到人工智能化的發展趨勢無不由這一觀念所帶動,因此,啟發部署在海外部隊主官們對於資訊網路建立的認識,在第5代戰鬥機裝備即將編成全面建制之前,就顯得格外重要。

 採用「ACE」部署概念

  現任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特倫斯‧蕭格漢奚上將指出,如何讓官兵在競爭環境中適應武力投射的各項挑戰。在印度─亞太地區採取「前沿部署」的各美國空軍戰鬥機聯隊,已經看到潛在的對手試圖改變這場和美國空軍的長期競賽,因此,這種在戰略前沿產生的科技變化,敦促美國空軍得以持續用創新思維,如何讓跨世代機隊遂行武力投射的能力,以期從戰場戰略的制高點,嚇阻並約制潛在對手的冒進與挑戰,維護美國在亞太的利益。

  在與維護美國全球利益目標上,挑戰著美國空軍官兵如何從不同的層面思考。這項創新的思考模式已發展出新的作戰概念,稱為「敏捷作戰部署」(Agile Combat Employment,簡稱「ACE」)。蕭格漢奚上將說,「這不僅僅是作戰武力層級的想法,而是一名美國空軍幹部能夠創新且能夠找到實際可行的策略,並非美國空軍要這麼做,而是在科技發展的通路上讓美國空軍必須發展出新的理論依據。

 美國空軍現多數於阿拉斯加及日本的演習,如採用了「ACE」的部署概念,都提供了跨軍種或跨世代,甚至跨國合作協防的雙重化武力投射途徑,例如,在「反介入與區域拒止」或簡稱為「A2/AD」的環境中,美國空軍藉由已經部署在日本、南韓、阿拉斯加、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地的戰略前沿部隊,以同時採取作戰演練的途徑,期增加作戰單位的生存性,也能為聯軍指揮官們產生更多的軍事決策選項。

  這些策略包括了改良大批量機隊和有計畫的對敵主動防禦能力,以及研究多種部隊的指管架構方式,再藉由每一個串聯的資料鏈路感應裝置和預警系統的多向場域,到促進戰備警戒單元情勢警覺的能力,以期達到快速的決策制定與反制能力,可讓部隊即時明瞭並執行高層指揮官的意圖。

 歷屆跨國演習獲得經驗

  美國太平洋空軍認為,在承平時期的世界中,各個作戰聯隊,包括從美國本土調派到前線增援的空中國民兵中隊,均能毫無障礙地串聯在一起,但在戰爭狀態時,它就像世界曾經歷過的「黑暗時代」。因此,為了強化科技,某些方案在於加強空軍幹部在最佳的戰略位置上制定應對的決心,部隊最有能力的人是做出最佳決定的人,而不是只依靠情資回饋。這點,美國空軍已經從近年歷屆的跨國演習中獲得經驗,在美國空軍的觀念裡,這也是空軍的文化之一。

 儘管和美國空軍聯合演習的盟國空軍多半讚揚了太平洋空軍的各項努力,但是,這不光只是諸如北韓、伊朗,甚至俄羅斯等海外對手造成的區域挑戰。這是擔任現代空權戰略主角的美國所有空軍官兵需要解決和接受的觀念,因為美國空軍面對的不是一個靜態的對手,必須得持續創新軍事科技的運用思想。

 無獨有偶的,為加強美國在印度─亞太的部署穩固,駐防在關島安德森基地的2架美國空軍B-1B「槍騎兵」轟炸機,日前飛抵澳大利亞東北部昆士蘭州的湯斯維爾,與皇家澳大利亞空軍聯合執行整合訓練任務,這座城市位於澳大利亞昆士蘭州東部珊瑚海沿岸,包括在近年的多場跨國演習中均擔任著空軍兵力調度的樞紐,這場演習代號為「黑色短劍」(Exercise Black Dagger)。在這趟長達12小時的連續飛行中,美國空軍方面投放模擬的JDAM聯合直攻炸彈,由澳大利亞的「聯合終端攻擊管制員」負責指揮。對於這場長航程精準轟炸演習能獲得成功的要件,美國太平洋空軍網路作戰主任史蒂芬‧威廉斯准將在和澳大利亞空軍聯合舉行的「黑色短劍」演習上就曾認為,澳大利亞和美國部署在亞太的空軍部隊,將繼續朝向捍衛地區安全與穩定地工作,兩軍的任務將以整合作戰為重點,充分融合運用既有的第3、4代機隊,如:F/A-18A和F/A-18F與F-15的戰力。像這種形態的各場聯合演習能增加美國空軍和盟國的協防能力,並且訓練兩軍一起無縫地作業,確保兩軍有必要集群動員反應的能力。

 磨練各國飛行員戰術實力

  在這場演習中,美國空軍從關島起飛的B-1B戰略轟炸機飛行員與皇澳空軍的地面「聯合終端攻擊管制員」(JTAC)保持通聯,以期安全且精準地投放火力,由皇澳空軍決定何時投放於特定位置。皇家澳洲空軍參謀長史蒂夫‧羅伯頓中將則認為,與美國空軍參與戰術訓練,是延續了數十年的軍事訓練活動,這場演習和其他相似的活動,展現了磨練兩軍官兵技巧的承諾。這些任務確保了美國和其扮演印度─亞太戰略關鍵的澳大利亞盟友,改善兩國防務的合作與部隊的協防關係。

 至於2017年底於日本海與東海附近進行的夜航編隊訓練。美國空軍也是利用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作為武力投射平台,2架B-1B「槍騎兵」機隊,由南達科他州「艾斯沃斯」基地轉場關島之後,飛向這趟在日本海與中國大陸東海附近的夜航任務,這也是在美國太平洋總部指揮下,首次主導和日本航空自衛隊與南韓空軍戰鬥機隊的夜航訓練。

  在美國空軍駐防夏威夷的第613作戰中心指揮之下,參加跨國的夜航聯訓能讓作戰單位改善其組合式的戰備能力,以及戰術技巧,也能建立跨國的信心和堅強的工作關係。美國空軍和盟友以安全、效率的方式夜航飛行訓練,是一項美、日和南韓的重要戰力分享,同時也磨練各國飛行員的戰術實力,這是一趟空軍能力的明確展現,可和美國的亞太盟友在任何時間地點執行無縫式的作戰。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