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AI思考啓蒙 繫於人性良善道德

 2018年「全球行動通訊大會」甫於西班牙巴賽隆納圓滿落幕,此次大會以「創造更美好的未來」為主題,聚焦智慧手機、人工智慧(AI)、5G行動網路、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物聯網及自動駕駛等6大亮點,吸引了2300家廠商參加。眾主題中,AI仍是最熱門的顯學,代表各界對AI科技的發展潛力,仍有巨大的信心與豐富的想像。

 一次大戰與二次大戰間,特別在30與40年代,第一波人工智慧熱潮席捲歐美。因應戰爭中彈道運算、密碼破解等龐雜運算的需要,電子技術被拿來作為計算媒介,也讓電力系統能夠「思考」的特性,悄悄成了一個令人著迷的夢想。設計並建造第一座數位電子計算機的John Mauchly與Presper Eckert,即在獨排眾議的美夢中,獲得了美國軍方的挖掘與大規模的資助。1950年,Alan Turing在知名哲學期刊《心智》(Mind)發表了〈運算機制與智慧〉(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一文,提出「圖靈測試」,並非這個熱潮的開始,而是峰點;隨處夢想已紛飛,一個足以令眾人信服的驗證標準,自此一槌定音、擲地有聲。

 一戰後,百年將屆的今日,AI熱潮再起。雖然許多類似人類行為模式的系統功能,大規模地被設計、開發,其夢想紛飛的程度,或更加千百倍於圖靈測試問世之際,然在此驗證標準之前,讓電力系統能夠「思考」的夢想,可曾有一點靈光乍現的頭緒?電子系統能「思考」的標準是什麼?倘若電子系統的功能表現,只是被數據化與編程化的重複步驟,以及較為複雜的數據應用,充其量不過是經專家調節、單純進行邏輯分析與推算的「運算機制」,依然是被人類操控的機器,而不是有自由意志能思考的智慧體。如同IT巨擘李開復對AlphaGo的評價:其思考,只能說是「被人的大腦啟發」的思考,並非真正、自我啟發的智慧。智慧,是自我啓蒙,不是被催動。單純的運算機制,人類大腦已難企及;但既然電子系統無法展現智慧與自主行動,科幻想像中,電腦對人類的宰制、陷害與奴役,就是杞人憂天了。

 相較之下,電子運算本身在效能上的優勢,對人類生活帶來的便利性,才會造成人類生存空間更大的傷害與危機。隨著運算效能愈高、「學習」能力愈強、數據規模愈大,各種單純規則重複的應用專業,將大幅度交給電子運算應付。憑藉高效率的運算能力,不需休息的耐力,以及沒有情緒成本的廉價特性,大部分可重複操作,或繁複分析的專業工作,交給電子運算處理,都會比交給人腦處理好。

 因此,從簡單的數學運算,到醫療診斷與治療、生醫科技與基因工程、描述性資料處理與重複使用(如搜尋引擎、教學系統,以及大眾集體行為分析與預測)、財務分析與規劃、精密機械操作等,似乎都沒有理由交給表現較差的人腦來處理。日常生活中一切專家能做的服務,都將以更優越廉價的方式供應。便利之餘,也大規模排擠人類的勞務空間。

 啓蒙運動的重要角色、德國哲學家康德在《何謂啓蒙?》文中明白指出,人因為懦弱與懶散兩大劣根性,普遍傾向自甘墮落地將自己困在心智矇昧孱弱的狀態之中;唯有「勇於思考」並努力發揮心智力量,克服懶散與懦弱,智慧之光才得以啓蒙,才能真正實現人性崇高的價值。若以如此甘於矇昧的心念來開發智慧,果真能成功嗎?想來這或許是工業革命以來,人類與科技間一直糾纏的情結—我們開發科技豢養我們的懦弱與懶散,用聰明才智削弱我們的智慧之光。一旦生存基本需求不需努力便能獲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我們還會想培養自己的才能,實現自我人生目標,或追尋一切崇高美好的人性價值嗎?這種強化「反啓蒙」的效果,恐怕是電子運算技術高張所帶來最大的危機,如同《大般涅槃經》描繪的末法時代,魔王令眾魔披覺者的袈裟,破覺者的正法,我們將吃著包裝著智慧糖衣的聰明才智,蓄養著懦弱與懶散,持續矇昧自我,阻斷實現之路,無法自拔。

 相反地,若真能發展出具有思考能力的人工智慧,其創造者又怎會被開發出的智慧消滅?這個問題並非悖論,亦非背反,而是唯有持續自我啓蒙,我們才能自我啟發智慧之光,並將智慧之光藉由科技的力量發揚光大,在自我實現的同時,也與眾人共創更美好的未來。在那之中,人類的智慧,就是科技的智慧;科技的智慧,也是人類的智慧。這啓蒙與不啓蒙的關鍵,恐怕不在聰明才智的發揮,而是人性的道德光輝有無自在舒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