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部署軍隊策略轉移 確保中東戰略利益(下)

◎傅文成(譯)

(接上文)

 批評者對美國在伊拉克和其他地方的干涉普遍評價是,他們過於雄心勃勃,試圖促進民主或改正歷史的錯誤,而非盡可能的以低成本保證美國的利益。但是,即使我們把成功簡單地定義為戰場結果,軍事干預的成績依然慘澹,縱觀1946年以來的40多次干預行動,無論行動的大小、是來自美國或其他權力的干預,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軍事勝出的機率是有所增長的;即使部分的成功也需付出高昂的代價─通過國外軍事涉入而結束的戰爭,很有可能在幾年內再次發生,如:伊拉克的衝突,約於2009年結束,其結果卻導致ISIL的崛起。

 直接地面干預的成本和不確定性如果是不被接受的,那麼美國還有其他選擇—空襲,尤其是使用無人機,擾亂和降低武裝分子的攻擊能力,但缺點是其預期效果無法持續。另一方面,美國可以試圖通過加強國家的安全部門來遏阻暴力,這個部門可以發揮如軍隊的作用,加強夥伴國家的穩定,但是其影響卻是非常緩慢的,簡言之,作為保護中東國家免受暴力的直接威脅,安全部門的援助似乎很難在短期發揮功用。

 對美國軍事干涉的思考

 在分析美國和其他國家過去的軍事干預上,出現了一些重要的經驗教訓。首先,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點是,經驗告誡政治家和戰略家對「成功」的期望應符合現實,例如,許多觀察家認為美國在伊拉克的行動是失敗的,按照某些標準,的確如此,然而和過去類似的情況相比,結果也可能被認為是部分成功的。歷史記錄證實,這樣的部分成功是不容易的,但若考量支付的成本,就可能有不同答案。

 其次,謹慎選擇合作夥伴非常重要,然而,美國在盟友中,並沒有多少選擇,政治發展、安全威脅(如恐怖主義)和人道主義往往成為決定合作夥伴的因素,但,治理良好的國家往往不會成為出現美國國家安全危機的地方。在阿富汗和葉門等最具挑戰性的合作夥伴國家中,對干預行動能夠取得的期望將更為有限,應調整至符合現實的預期。

 不幸的是,所有的外國干涉者,特別是民主國家,都很難長時間地進行大規模干預,小規模干預可以持續,例如,美國至今在阿富汗已常駐16年的兵力,儘管在這個時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兵力並不多。美國未來是否願意長期維持如此的維安承諾?特別是目前在安全方面能達到的成果變得更模糊,將會是一個有待討論的問題。

 美軍和中東的未來

 中東地區的不穩定和衝突經常使美國領導人在軍事運用上,想擺脫捲入當地的可能性,以便把資源轉移到其他優先或更有利益的事項上,然而中東地區仍需要美軍派駐一定的兵力維護區域安全。在ISIL被推翻之後,美軍可能仍需派兵支援利比亞、葉門或其他需要美軍協助的阿拉伯國家,雖然經驗顯示大規模的干預常會產生令人失望的結果,然而聯合特遣部隊(由美軍和聯軍組成的部隊,主要投入於伊拉克與敍利亞的對IS戰鬥中)的計畫仍將持續,軍隊的重要性不可被輕易忽視,因為以美軍為領導的部隊,擊潰了伊拉克和敍利亞的ISIL殘黨。

 駐科威特阿里陣營的軍隊部署,將繼續成為遏阻伊朗在海灣合作委員會中威脅鄰國的行為。不過,科威特的人員與部署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部隊並不是中東唯一的美軍人力資源,美軍在美國駐該地區的每一個大使館提供服務,專業的培訓人員和顧問們正努力建立聯盟國軍隊的實力,目的在於能夠協助當地政府捍衛自己的領土,此亦為長期以來美國的首要任務,例如:美軍在埃及和沙烏地阿拉伯的軍事訓練等,在作戰行動中發揮重要的作用。然而,美國建立聯盟國家軍隊的能力並不是沒有風險的,白宮如何管理這些聯盟國家運用他們的軍隊?這個問題將影響美國如何訓練與協助當地政權培養軍隊作戰能力。

 美國的長期主要合作夥伴(例如以色列、土耳其或沙烏地阿拉伯)目前在政治上無可避免進行的軍事行動,將會對美國不利,或致使美國受到恐怖主義威脅,這對美國而言,是不樂見的陰影。軍事因此遠超出了中央司令部的常規部署,美國也增加了在歐洲的兵力以應付俄羅斯的侵略。

 鑑於這些風險,美國的戰略應該遵循幾個指導原則:首先是伊朗的部分,應在2個不同的層面上來評估伊朗這個美國的主要威脅國家;一是遏阻伊朗挑戰美國的核心利益的行動,包括發展核武器能力、高調地不遵守聯合行動計畫的承諾、擾亂通過荷莫茲海峽和曼德海峽的航運、攻擊海灣合作委員會國家、侵略有美軍駐守的地區。美國與其他合作夥伴要系統性地發揮軍事能力阻止伊朗,包含飛彈防禦及防空系統等。

 另一個層面是由長期戰略決定的,希望透過伊朗內部的緩和改變,與美建立建設性的關係,不強制穆拉(受過教育的穆斯林)依循美國,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讓伊朗內部所承受社會壓力來改變伊朗—改變國家的歷史和基本面(教育水平、文化多樣性、經濟利益),然而,美國鼓勵變革的能力有限,並且必須更加留意伊朗若利用民意,煽動人民群起反美,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

  美國雖然不能從內部徹底改變伊朗,但卻可以形塑更加合適的環境,發揮有益的作用。美國的外交努力可以和緩與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的緊張關係。儘管和解是不可能的,但2國在維持海灣地區穩定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同樣地,美國也應該確保伊朗繼續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至少確保中東地區不會發生核武危機。

 除了牽制伊朗外,美軍應該繼續協助中東當地的反恐行動,美國特種作戰部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一般部隊也很重要,特別關鍵的是他們協助中東的夥伴國家抵抗極端主義的勢力,美軍對他們進行多項空中及地面的訓練,因此對於軍事顧問、二星或三星總部、步兵、憲兵、應變部隊,以及戰場後勤等皆有大量的需求。

 雖然利益已經主導了中東國家間的合作關係,美國仍然聲稱致力於盟友的安全,這並不是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衝突,而僅是為了延緩他們影響美國利益的程度,美軍在中東各國的駐紮也是為了穩定該地區的緊張或衝突,美軍領導者的重要性是幫助美國決策者了解美軍於當地的實用性與限制。然而,避免大量兵力參與該地區,不管再怎麼吸引人,現實上卻是不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下,綜合評估過去的經驗,以及現今不斷變化的格局來看,軍事干預應在涉入的戰區範圍和企圖野心上都仍應有所保留。(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