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文園地

礦工謳歌 朱健炫新書為小人物發聲

記者黃朝琴/專訪

 軍人在戰場拚搏,礦工在坑道裡賣命,煤礦曾經是臺灣主要能源,也帶動臺灣經濟起飛,時至今日,煤礦業在臺灣絕跡,67歲攝影家朱健炫新書《礦工謳歌:臺灣煤業奮鬥史》,集結1983到1988年間拍攝的160幀黑白攝影作品,加上文字描繪煤礦礦場工作和生活面向。他說,紀實攝影背後是人文主義精神,為底層小人物發聲,這是愛與關懷的展現。

 朱健炫回憶小時候住在基隆愛二路,出家門不到1公里就會看到煤礦車道,後來看到別人拍攝礦工照片,滿身好像塗上一層黑墨,堅毅眼神炯炯發亮,帶給他極大的震撼與悸動。

 朱健炫說,當年臺灣社會吹起人文關懷的風潮,在陳映真、張照堂等人帶動下,本土人文紀實攝影蔚為風潮,攝影競賽評審偏愛這類題材,基於得獎勝選考量,他加入攝影學會跟著聚焦庶民文化,紀錄底層小人物,他選擇礦工為拍攝對象,從1981到1991年之間,於焉展開長達10年的拍攝歲月。

 朱健炫提及,當年臺北國軍英雄館附近有個公車站牌, 終點就是土城「海山煤礦」,他週末假日搭車前往拍照,有時自己騎機車往石碇、十分取景,他隨身攜帶香煙,當礦工出坑口重見天日之際,便遞上香菸搏感情,陪他們吞雲吐霧,礦工們和他熟識後,開始卸下「相機意識」,把拍攝者當空氣,他更能透過快門抓住自然的瞬間。

 後來,煤礦坑長建議他進入坑道拍照,他自始至終沒有實踐,主要擔心鎂光燈引爆,朱健炫數千張礦工照片,那些媒礦、媒坑、煤車、媒床、礦工的景象,都隨著照片躍然紙上,即便作品地表最強,令他最抱憾的莫過於,當年沒有提起勇氣進入坑底,用菲林紀錄那些煤塵與汗水交織的畫面。

 朱健炫用10年光陰拍攝超過150捲黑白底片,這些6千張毛片,足跡遍及平溪、菁桐、十分、石碇、東勢格、牡丹坑、貢寮、侯硐、瑞芳、基隆、深澳坑、土城、三峽,並以平溪、土城海山為最大重點。

 朱健炫強調,這本攝影書有2個核心重點,第一是「紀實攝影」,他從1983至1988年拍攝3千張照片挑選出160張,希望呈現臺灣媒礦場的真實、真相與真理,第二是「報導攝影」,他透過看圖説話的方式,為每張絕響的歷史畫面,補充數十字到數百字的文字敘述,帶領讀者回溯當年情況,凸顯時代性的價值與意義。

 朱健炫說,媒礦坑道採15到25度向朝地心開挖,礦工們或臥、或蹲、或躺,耐著32度高溫朝向地底1、2千公尺長的黑墨脈金,像挖寶似付出汗水,礦工每天都要挑選質地堅韌的相思木,隨台車運入地底支撐坑道,礦工天敵除了面對爆炸、落磐、一氧化碳中毒,最可怕就是肺矽病,瑞芳、八堵的礦工醫院,當年就是煤場業主所開設,政府當年都要求礦方替勞工做肺部X光檢查。

 《礦工謳歌:臺灣煤業奮鬥史》收錄主題廣泛,除了礦工們用青春汗水譜成的英雄曲,還紀錄下工休憩的生活日常,例如工寮一隅,只見「維士比」紙箱散落地面,礦工兒女與狗嬉戲,男礦工群聚浴池洗澡,還有媒礦封坑前台車的最後身影。

 朱健炫說,臺灣當年有四大媒礦,依序是侯硐瑞山媒礦、土城海山媒礦、菁桐臺陽媒礦、瑞芳建基媒礦,媒場老闆到花蓮、臺東找部落頭目談判,原住民因而舉村遷徙礦區當移工,「男人入媒坑,女人跳火坑」就是昔日原住民的悲歌。

 朱健炫說,書封照片選用一張礦工轉身咧嘴笑的畫面,獲得臺灣影展黑白組金獎的作品,這名礦工表情堅毅、辛苦、辛勞,呼應當年礦工們常怨嘆地說,「在坑裡,命是土地公的;出坑後,命才是自己的」。朱健炫接下來計畫,重新找回以前拍照過的對象,為當年這些人留下影像口述歷史。

 朱健炫是一名虔誠的教徒,採訪過程提及詩篇第23篇經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他面容頓現慈愛與仰望,那是對坑底礦工的人道精神,以及身為一名攝影者該有的悲天憫人。

 臺灣替代能源議題吵得沸沸揚揚,原住民移工權益長期受關注,這本攝影書除了記錄臺灣媒礦產業的興盛到沒落,也點醒我們如何從歷史尋找教訓。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