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一帶一路」 影響未來發展趨勢(上)

「一帶一路」肩負建立海外市場、推廣中共軟實力,以及建立路上通道或海上生命線等任務。圖為中共宣揚「一帶一路」的路線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一帶一路」肩負建立海外市場、推廣中共軟實力,以及建立路上通道或海上生命線等任務。圖為中共宣揚「一帶一路」的路線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李華強(譯)

 中共自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迅即引發世界各國關切,咸認其在擴大經濟發展、國際合作、建設沿線基礎設施的龐大商機背後,潛藏不容忽視的戰略、政治、安全等深遠影響。透過瑞典智庫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院的專題研究,尤其就國情全然不同的3國深入剖析,國軍官兵可進一步了解本世紀倡議的未來發展趨勢,本報特譯介紹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已將「一帶一路」提升為一套精心籌劃的外交政策;包括陸上絲路的經濟帶(一帶)與21世紀海上絲路(一路),象徵一個耗時數十年整合與合作工程的「遠景」。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聚焦歐亞大陸與非洲部分區域,具體目標係以嶄新的軟、硬體基礎設施,活化與拓展傳奇的商貿絲路、提升參與國家的貿易政策協調作為、增進經濟合作,加速流通貨物、能源與人力。是故,「一帶一路」不僅著眼經濟,更擴及政治、安全,甚至文化領域。

 中共於2017年10月舉行的「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重申「一帶一路」對中共政權與其外交政策的重要性,並罕見地將其納入「憲法」;此舉意味,「一帶一路」的政治生命將延續,並在未來持續接受中共人、財、外交各方面資源的挹注支持。

 各界對於中共公開倡導「一帶一路」的背後動機,始終抱持懷疑論調。然究其成因,最可能係多重內在與外來力量的驅使結果,包括經濟、財政、安全、政治、外交、社經、地緣經濟和政治等因素。主要推動因素包括:

 一、藉由建立新的海外市場,分散其市場依賴對象,維持中國大陸經濟成長,並提升經濟安定程度。

 二、建立陸上通道或「生命線」,以利在衝突時刻,降低美海軍在海上交通要道封鎖其貨物與能源而造成的經濟衝擊。

 三、擴大人民幣的國際支持,重塑現行國際貿易、金融與投資的體制,以更符合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需求。

 四、調節中國大陸內部成長的地域偏差,建立穩定的周邊緩衝區、擴張中國大陸的鄰接範圍,降低可能衝突之擴散效應。

 五、透過更緊密的經濟合作與相互依存程度,深化亞洲安全合作關係。

 六、更有效推廣中共的軟實力,尤其是其發展模式與經濟影響力,藉此深化與全世界的連結程度。

 綜上,「一帶一路」旨在鞏固中共內部的社經與政治穩定,惟此不代表其獨惠中國大陸;事實上,鑑於其消弭基礎設施的巨大落差,並強調全球連結和合作,兼之世上同等規模的政治與經濟替代選項有限,某種程度上確實有助於參與國家。

 顯著的安全影響

 「一帶一路」未楬櫫藍圖,對參與行為者、方式與常規亦無設定標準,故享有極大彈性;然而,其欠缺評判成功與否和達成目標的指標,此種設計引發許多利益關係者的疑慮。若干國家,尤其是歐洲國家、日本、印度與越南,已表達其對於「一帶一路」欠缺多邊考量的關切。然就整體而言,值當前全球各地保護主義的呼聲高漲之際,該倡議所主張「更正面的合作」精神,亦凸顯其獨霸世界的野心。

 不容諱言的是,「一帶一路」或將惡化既有的區域、國家,以及次國家安全問題,甚至引發新的問題。以「一帶」為例,隨著「中共─巴基斯坦經濟走廊」通過巴基斯坦與印度間爭議領土,此舉除撼動南亞地區地緣政治板塊,更引發印度高度不安。在歐洲大陸,中共已在中歐與東歐地區,與16個歐盟與非歐盟國家創立16+1合作機制;此舉亦罔顧歐盟決策權力,除被解讀為消磨歐盟團結的舉措,更造成中國大陸與歐盟之間的摩擦齟齬。

 同理,「一路」也讓南海現行的海上糾紛更複雜難解,加劇區域國家(包括印度洋區域)對海上與相關貿易通道的地緣政治競爭;透過「一帶一路」,中共在南海與周遭水域的經濟活動正蓬勃發展,伴隨中共海軍護航其投資與船運的活動與時俱增,造成南亞與東南亞國家,以及美國、日本與澳洲等利益關係者戒慎以待。另如菲律賓,在總統杜特蒂主政下,基於「一帶一路」更大的投資利益而擱置其安全利益,推遲其海上主權的聲索主張。

 外界關切該倡議的另一面向,係在若干參與國家內貪污盛行,施政透明度和究責制都付之闕如的情況下,「一帶一路」恐將惡化一些治理的結構問題。歷來發展紀錄不良的當地主政治者,向來都置國家極權為優先要務,罔顧人民安全,藉把持政權攫取經濟利益,長期下去恐加劇政治動亂,無從改善功能不彰、欠缺效率的市場。儘管當地政府肩負解決這些問題的終極責任,惟若當地公民社會、商業界、非政府組織,以及國際社會投入的力道愈強,將更有助於解決相關問題。此外,就傾向於戰略導向的利益關係者而言,仍對中共藉此提高其政治與經濟影響力的可能抱持保留態度。對許多參與國家來說,挑戰係在擁抱「一帶一路」投資機會的同時,保持對中共主權和制度化改革的觀察;然對中共而言,則須確保能傾聽,並有效處理全球和當地的參與者對「一帶一路」反映之意見,儘管如此可能改變倡議的進程,卻能消弭來自於各地(包括下列3國)的抵制效應。

 3國專題研究

 本研究基於各國在「一帶一路」願景的關鍵角色,及檢視白俄羅斯、緬甸和烏茲別克的後續發展。每一國家的經濟與安全挑戰都不同,然3國都處於一種內部變革,或在快速發展的「一帶一路」活動下經歷重大變化之處境。白俄羅斯位於「一帶」的關鍵門戶位置,亟需經濟現代化,又因與鄰國烏克蘭的衝突不斷,外部安全環境急遽變化中;烏茲別克係「一帶」中亞區段的重要組成國家,也是區域內最強大的軍事力量,自現任總統米爾濟約耶夫掌權後,迄今已推動重大變革,且逐漸改造經濟並重新融入更廣泛區域事務;緬甸則是「一帶一路」連結陸、海路走廊的關鍵者,除實現中共自陸路進口能源的期望外,如今更處於複雜、同步的政治轉型與和平演化階段,且中共在此扮演的是一個與過往作風迥然不同的關鍵角色。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