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一帶一路」 影響未來發展趨勢(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白俄羅斯:新絲路上的明珠?

 白俄羅斯位於俄羅斯與歐盟之間,與3個歐盟國家接壤;就軍事與經濟而言,其與俄羅斯保持緊密的政治關係。白俄羅斯是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和歐亞經濟聯盟的創始會員國,甚至自1997年起成為俄羅斯─白俄羅斯聯盟國的成員。白俄羅斯具備廣泛的工業基礎,但在許多方面仍有待經濟改革,國家控制的色彩濃厚,私人企業產值僅占國民生產毛額約25至30%。儘管曾歷經緊繃的政治低潮,白俄羅斯現已成功在俄羅斯和歐盟之間取得平衡;該國政府也在未遭遇政治與經濟的重大變革下,透過選擇性政治妥協手段,順利避免經濟崩盤並持續掌控關鍵資產。

 近年來,中共透過「16+1」合作機制的制度化作為,大幅增進與東歐國家的交往。白俄羅斯雖非「16+1」的成員,但考量位置在倡議的亞洲─歐盟新歐亞陸橋之間(中共重要的陸上「生命線」)上,中共視其為「一帶一路」在歐洲的關鍵成員,迄今已承攬一野心勃勃的工業合作專案:「中」白工業區專案。該案的2大目標,係成為通往歐盟的後勤閘道口和工業生產重鎮,包括外銷至歐亞經濟聯盟;中共和白俄羅斯,視該專案為聯手競逐高科技產品的大好機會,取法中共和新加坡在蘇州試行的經濟特區模式,並透過跨政府協調機構的最高層級管理,如此亦有助於吸引歐洲其他憂心白俄羅斯投資條件的公司跟進。

 對白俄羅斯政府與該國艱難奮鬥的經濟來說,中共不設條件的投資承諾自然受到歡迎。前總統經濟顧問魯迪表示,「中」白工業區計畫係發展新式工業,助其逐步「汰舊換新」,可在實現經濟現代化的同時,避免大幅改變以國家為中心的體制。然而,在欠缺制度化經濟改革,且與歐盟關係未改善前(包括符合歐盟標準以促進經濟合作的努力),該計畫究竟能實現到何種地步,則有待觀察。

 2013年,白俄羅斯與中共簽署協議,成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並提升雙邊安全合作,包括聯合反恐演習與訓練交流;該國總統盧卡申科更在2015年採取罕見行動,下達總統指導,支持與中共的雙邊關係。雙方除增強國防發展合作外,中共另提供白俄羅斯軍事武器;2017年舉行的雙邊會議中,安全合作議題直接置於「一帶一路」的內容框架下,以防範「中」白工業區設施遭到惡意破壞與恐怖攻擊,中共並在會議中首度提及有關園區內工作的陸籍公民執法議題。自2014年烏克蘭因抗議導致政府輪替,俄羅斯隨後併吞克里米亞後,白俄羅斯執政當局就重新審視其安全政策,包括對俄羅斯的安全與國防合作依賴程度;隨著中共在「中」白工業區的投入程度與時俱增,安全合作也逐漸成為雙方聚焦的共同利益。

 綜上,白俄羅斯有2項核心利益和發展對「中」關係密不可分:經濟復甦和投資挹注,以及分散安全合作的依賴對象。白俄羅斯希冀成為新歐亞陸橋的主要運輸樞紐,以及與中共互惠的工業合作中心;然而,除非白俄羅斯推行顯著的改革作為,否則其與歐盟的貿易仍將困難重重。在安全合作方面,中共與白俄羅斯確有進展,且並未引發俄羅斯不快,然其中部分考量,或許在於「一帶一路」最終成功與否,亦取決於和俄羅斯能否進一步合作而定。

 緬甸:考驗中共「不介入」政策的界線

 層出不窮的武裝動亂、獨裁專制政體,以及國家體制薄弱等問題,都造成緬甸長期位居聯合國「最不發達國家清單」之列。儘管如此,緬甸已在2011年脫離軍事統治,轉型為「全國民主聯盟」政府,並追求民主、經濟與安全的多向改革。

 西方國家設下的經濟制裁,多年來已促使緬甸市場較重視亞洲投資者,主要是中國大陸。從中共的角度而言,無論是能源供應、通往孟加拉灣的海上通道、做為「一路」的陸上節點,甚至是開發較落後的雲南省等種種考量,緬甸都占有關鍵的戰略位置。中共在緬甸經營廣泛的勢力網絡,範圍包括「全國民主聯盟」政府、緬甸政府軍,以及不同的民族武裝團體;中共的「政策協調」作為,同時擴及緬甸的區域合作事務(如東協)。

 中共的「一帶一路」規劃,如今在緬甸動盪的安全局勢中進退維谷。緬甸政府展開改革後,中共的許多交往動作,包括「一帶一路」項下的政府重要投資,都遭受新的透明度、社會與環保標準,以及更多的公開辯論等要求而前景堪虞。預計在緬甸北部克欽邦建造,但備受爭議的密松大壩案,就凸顯出中共巨額投資案,與其號稱「不干涉他國內政」政策的矛盾處。在充斥民族武裝團體、環境保護者,以及當地村落居民的抗議示威和暴力衝突後,緬甸政府在2011年暫緩該計畫。除公開挑戰中共的計畫外,緬甸也傳達一個明確訊息:軍隊的改革派當家,且新興的民主浪潮將持續下去。

 對緬甸來說,「一帶一路」範疇下最具戰略複雜考量的提案,當數在飽受衝突的若開邦內之皎漂港計畫;天然氣與石油管路自此將穿越緬甸全境,直通大陸雲南省昆明,該油管是中共用來替代麻六甲海峽海上通道的替代途徑,極具戰略重要性。皎漂同時也是指定的經濟特區,中共「國營」的中信集團(CITIC)重金投資該地發展;然要扮演生產和轉運樞紐的關鍵角色,仍有待新增鐵路或升級公路等基礎設施方能實現,惟迄今緬甸與中共尚未就此達成協議。此外,即便計畫許久的「孟加拉─中國大陸─印度─緬甸經濟走廊」,未來若果真實現,同樣無法解決延伸至中國大陸邊界的運輸問題。

 自2017年8月起,若開邦爆發一系列暴力與人道危機,中共始終支持緬甸政府,一開始強調其「不介入」政策,隨後積極提出衝突解決計畫。在緬甸東北部,管路通過的區域動亂頻仍;2017年春季,更因為政府軍與當地民族武裝團體的戰鬥,導致跨邊界的貿易活動中斷。邊界區域的若干民族武裝團體,不時接受外界各式支援,包括來自中共的武裝;其中一支關鍵武裝部隊佤邦聯合軍,即敦促中共介入當地活動,歷來更因「一帶一路」的影響獲得顯著支持。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