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中」貿易戰暗潮洶湧 我應妥慎因應

 一度劍拔弩張、槍彈上膛的美「中」貿易大戰,緣於美國總統川普選前選後不斷抱怨雙方的「不公平貿易」及懲罰主張。近日雙方釋出善意,在大陸對平衡貿易逆差、提高對美採購方面作出回應後,原本勢所難免的對戰局勢已見緩和。然而,目前雖可對貿易大戰的化解抱持審慎樂觀態度,但風險仍在,我國也應從這次的危機中學到教訓。

 今年以來,全球爆發貿易戰的風險即節節高升。川普政府先是在1月宣布,將對進口太陽能、洗衣機等產品課額外關稅,2月再加碼對進口鋼鐵與鋁課高關稅。這兩項貿易保護行動雖然對大陸有影響,但並不算是只針對大陸,美國的許多盟邦、甚至我方也受影響。

 3月22日,川普簽署「301條款」總統備忘錄,宣布將對價值約500億美元大陸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理由是大陸竊取美國的科技和商業機密,以不公平貿易、搶奪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和數十億美元收入。美國貿易代表並在4月初公布產品清單;當天大陸立即宣布,也對美國500億美元的進口產品課以高關稅,以報復美國針對大陸的貿易保護行動。這項行為則讓川普再加碼,揚言要再增加對100億美元的大陸進口產品課以高關稅。

 美「中」雙方一來一往的貿易報復行動,讓全球蒙上貿易戰的陰霾;從過去的經驗可知,貿易戰必然兩敗俱傷,世界經濟與貿易同受其害,各國股市因而下挫、股災頻傳。

 不過,一觸即發的貿易戰近日已有緩和跡象。川普本月8日在推特發文稱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是他「永遠的朋友」,同時說中國大陸將取消貿易壁壘,美「中」雙方將就「知識產權」達成協議等。

 習近平在本月10日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也表示,大陸今年推動系列開放措施,包括大幅放寬金融市場准入、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限制,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在大陸業務範圍,拓寬「中」外金融市場合作領域、放寬外資汽車行業股比限制等;而對被川普引為貿易報復的侵犯智財權問題,習近平也強調要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

 大陸一直對外承諾更大的開放力度,但包括川普政府與外商,則是批評這些承諾都是「口惠而實不至」;對於這些措施,習近平特別強調,「將盡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隔日大陸「央行」(人民銀行)就宣布12項金融開放與改革措施,開放幅度高於外界預期,且開放時間明確訂出,一半在上半年、一半在年底前。

 由這些跡象來看,顯然局勢已見和緩;而從貿易戰烽火四起開始,雖然表面上大家狠話說盡,但私下美「中」官員的溝通、談判必然持續進行,雙方領導人的發言,或許也可視為幕後的談判已有一定進展。不過,未來的發展是否將朝向和緩發展,進而避免一場貿易大戰,仍有許多待觀察之處。

 川普對大陸500億產品的高關稅措施,雖然已宣布並公布清單,但仍要透過聽證會等公開程序進一步審查,完成後才會拍板加徵關稅的最後清單,第一次公聽會預定在5月15日舉行,如果商界有異議,則要再調查,時間又會再拖長。換句話說,在此之前,貿易戰的子彈雖已上膛,但仍要一段時間後才可能「扣下板機」。

 如果這段時間雙方的「兩手策略」:一方面祭出不惜一戰、玉石俱焚的決心,一方面在談判後彼此有所讓步,只要大陸公布的開放與保護智財權措施,足以讓川普對國內有交代,美國隨時可以撤回懲罰措施。而大陸公布報復措施時,也未確定實施日期,留有相當大的迂迴空間,只要美國撤回懲罰關稅,大陸當然也不必再祭報復行動,這次的貿易大戰就可化解。

 不過,我們必須強調的是:川普已打開了潘多拉寶盒。即使這次的貿易戰危機已過,但風險仍持續存在。一來是川普根深柢固的貿易保護思維,加上其反覆不定、難以預測捉摸的政策個性,終其任內,美國與包括大陸及其他貿易夥伴間的爭執、紛爭,恐怕難有寧日。二來川普已經讓原來的國際經貿規則與秩序產生變化,世界貿易組織(WTO)在這些紛爭中幾乎全然被忽視與排除,未來是否能重拾威信,尚待觀察。

 對臺灣而言,對外貿易是經濟命脈,如果美「中」爆發貿易大戰,以臺灣對大陸與美國出口占全體出口的一半來看,加上產業已深度整合在國際供應鏈,受傷是難以避免。在經過這次貿易大戰危機後,臺灣應有意識的在出口地、產業鏈中,逐步分散風險,避免未來因過於集中而受重傷。此外,由這次川普對鋼鐵的高關稅,未讓我方得到豁免來看,政府也應對產業的發展和因應,慎重以對。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