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再見蘭亭暢幽情

◎林疋愔

 蘭花自古以來久負盛名,有花中君子的美譽,幽香暗藏、色澤宜人,姿態優雅、品格高潔,深受人們的喜愛,成為古今文人描寫的對象。這次恰逢十四年來規模最大的臺灣國際蘭展,我和幾位愛蘭好友相約赴會,徜徉於幽蘭的芬芳之中,回味文人墨客對蘭花的優美描繪,頗具文情詩意。

 蘭展主題為「蘭亭薈萃.以蘭會友」,便是以王羲之的〈蘭亭序〉發想,選用各品種蘭花佈置山嶺、瀑布、涼亭等景觀,還原蘭亭序裡的場景。當我走進「蘭亭館」,彷彿看見〈蘭亭序〉裡的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楓林小橋、曲水流觴、煮酒論詩,如畫似夢的意境讓我像是受邀至蘭亭聚會的詩人,享受和文人雅士春遊的愜意與悠然。

 當時的蘭亭集會共二十六人參與,得詩三十七首,後輯為《蘭亭詩》。〈蘭亭序〉是王羲之為《蘭亭詩》寫的序言,他先寫聚會盛況,描述環境 「茂林修竹、清流激湍」,「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而後筆鋒突變,轉為傷感,哀嘆人生短暫。其書法飄逸流暢,筆力雄健如行雲流水,凡是重複的字都各不相同,其中二十個「之」字,各具風韻,得「天下第一行書」之稱。

 〈蘭亭序〉內容大致是說,永和九年,歲次癸丑,剛進入春天三月的時候,王羲之和他的兒子、眾賢達在會稽山的蘭亭聚會,舉行春禊。高峻的山嶺,茂密的樹林,修長的竹子,還有清水急流,映襯環繞在亭子周圍。他們導引流水作為漂送酒杯的迂迴水道,然後依序列坐在岸邊;雖沒有樂器齊奏的盛況,但能恣意地一面飲酒一面作詩,也足夠舒展幽思的情懷了。此刻,天氣晴朗、空氣清新,暖風舒暢,抬頭觀看宇宙的浩瀚,低頭視察物種的繁衍,隨著景物的流動,馳騁胸懷,如此極致的視聽感受真是令人痛快啊!

 人們在一起相處一輩子,有的拿出理想抱負,齊聚室內相互對談;有的把情懷寄託於某些可依憑的事物上,在大千世界中放縱自己。雖然進退取捨有許多差異,動靜好惡皆不同;當人們對遭遇的境況感到欣喜,對自己暫時感到得意,自覺滿足的時候,就忘了衰老的一天即將來臨。從前感到歡喜的情景,一下子已經變成陳舊的事蹟,況且不論是否因此引起感傷,人生的長短隨著造化變遷,終究將面臨結束的時候,所以說:「生死是最重大的事了。」怎能不令人悲痛啊!

 我環視身邊千年再現的場景,品味古人對生命的解讀;走過隧道,遍布的蘭花默默沉思向人凝視。我闖進前人的時空感受美,感覺生命的奧妙。時光是一條寂靜的長河,前人在上游,我在下游。我們同樣經歷生長、年輕、終老,時光則兀自向前奔流而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