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盟國實力衰落 美大戰略管理因應(中)

◎宋吉峰(譯)

(接上文)

 三、亞洲盟國實力問題

 在亞洲方面,亞洲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區域,美國必須強化與亞洲的合作關係,藉由安全合作關係基礎上,與亞洲各國建立更多的交流活動,推動一個多元的多邊亞洲關係。如同在歐洲的北約,透過制度化的方式,促進了盟國與美國之間的合作關係,且促進了盟國之間的合作與聯繫。相較之下,美國在亞洲聯盟體系仍具有局限性,美國過去一直運用的方式是採取「軸輻戰略」建立多邊合作架構。但是這種方式無法讓非盟國成員加入,因此也間接制約了美國與亞洲國家關係的發展,美國應該推動一個更加多邊且多元的亞洲,其中的關鍵重點是與非盟國之間的關係發展,不可否認的亞洲部分國家之間仍然存在許多矛盾,但是美國可以透過多元方式將之納入合作的體系,並藉由盟國之間的合作與交流化解歧見,使之不悖離於美國亞太地區地緣政治合作範圍。

 然而「軸輻戰略」現今最大的問題是,美國的亞太地區盟國從來不像歐洲盟國那樣真正在同一條船上「同舟共濟」,阻礙了建立一個更強大的地區共同體,這些因素大部分是歷史糾葛(例如日本和韓國之間的問題),這些不利因素讓亞太各國的合作關係發展比歐洲落後。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這些緊張局勢妨礙了美國主要盟國和夥伴之間更大的合作發展。但東南亞國家聯盟等區域機構的發展,創造了一個有利於美國盟國和非盟國雙邊、多邊協調架構,而敦促這個架構發展的主要因素是中共崛起,迫使該地區國家以聯盟方式增加相對的實力。例如,中共在南海的活動激化了越南和菲律賓等國建立新夥伴關係,同時在這個地區的大國中,印度、澳洲和日本等國也因之發展更緊密的安全關係,不斷透過與其他國家的雙邊和3邊關係深化軍事演習、國防工業、外交和經濟合作。

 在未來,美國同盟戰略中的輻射戰略模式將依然存在,但在中共崛起後,這個戰略操作將面臨更嚴峻的考驗。而要突破這種困境,美國必須協助改善盟國衰落的問題,例如在印度、澳洲和日本之間形成重疊的3邊和4邊關係。另透過增加對東協的投資,建立一個完善的「原則性」和「包容性」區域安全網路,展望未來,美國應該繼續發展更多的多邊亞洲政策,以進一步融合及深化與盟國的多邊關係。過去該區的「東南亞海上安全倡議」是正確的方向,該計畫的重點是將南海沿岸的國家建立起共同的海洋意識,這個作法不僅可強化盟國的單一實力,同時還可將各盟國有效的組織起來。另外,透過建立更多的3邊關係(如美國、印尼和日本之間,或美國、澳洲和印尼之間等),增加現有的多邊活動,並持續現有的雙邊軍事演習,朝向多邊演習發展規劃;運用救災、反海盜等行動也是建立新關係的選項,透過美國推動日本和韓國共同安全合作角色則是重要的目標之一。

 美國應該以不同地區的特性,扮演盟國或夥伴之間的樞紐,化解雙方歧見,以求同存異的方式,推動盟國雙邊關係的發展,以共同面對安全威脅。此外,美國可以藉由任何形式或活動,以順其自然的方式鼓勵越南與菲律賓、越南與日本、越南與澳洲之間的合作關係,這種關係的發展不一定要派遣正式官方代表或設立機構,這種類型的合作方式是一種間接途徑,讓越南在政治傾向上靠近美國或其主要的合作夥伴和盟國(如2016年取消關鍵武器銷售的限制),讓越南不朝向如同中共對抗形式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不應該期望建立單一的多邊組織,如亞洲北約的形式,雖然這種組織可以帶來許多戰略效益,但對地區產生更具政治性的安全防護,有效反制中共的擴張,進而可能會轉化中共對南海的控制力道。但對於美國而言,現今最重要的是如何進一步加強與盟國合作,這並非一蹴可幾的,僅是與盟國合作的發展,就要花很長的時間,這種合作基礎的建立遠比建立如同北約形式的組織更加重要,也相對容易,且對於美國在亞太安全戰略面臨困境之際,是較佳的方案選項。

 四、建議方案

 美國應如何應對這種情況呢?美國若選擇放棄或減少盟國合作,這將會是一個歷史性的嚴重錯誤,因為盟國的存在不但可以增加美國更多的全球價值,而且還可以促進國內經濟穩定發展,與其他策略相比,這種聯盟方式所付出的成本較低。因此美國戰略規劃者的當務之急是,如何有效調整聯盟管理的方式,以緩和盟國實力衰落的不利影響。為此,美國戰略學者提出了「聯盟管理」的11項建議方案。這些方案包括:

 1.了解全球地區挑戰的嚴重性,雖然盟國實力衰落是事實,但更需要與盟國協調一致,在各個方面作出回應,以重新提升盟國的相對實力。2.透過「聯合」及「共享」合作方式,擴大與盟國的國防合作,從而提高聯盟的效能。3.擴大盟國參與行動的範圍,促使盟國的軍事能力得以提升,讓國家的國防能力更具有效性。4.鼓勵盟國投資具成本效益的國防戰略,例如應對東亞的反介入/區域阻絕戰略思維及發展不對稱作戰能力等。5.作戰行動必須強調靈活性,以彌補美軍戰力資源轉移的時間制約,使美國聯盟能夠更快速應對危機。6.透過各種積極的措施及適度建議調整盟國戰略規劃,使其能充分應對威脅,並敦促盟國改善國防支出比率與作戰方式。7.對於重要的盟國如澳洲和日本,必須強化其防務角色與責任,可透過增加相關訪問和交流活動發展其他的合作方式。8.尋求更多的亞太地區國家與美國、盟國和合作夥伴之間保持密切的關係網路。9.建立多元關係以應對各種不同的衝突形態,以利美國全球權力平衡朝有利方向發展。10.保持互利的經濟政策,尤其是強調貿易的協調性與地緣政治影響力。雖然美國的自由貿易策略現在受到某種程度的影響,但可透過強化與盟國的發展利益,獲得或彌補與競爭對手的利益差距或損失。11.應對盟國能力衰落的問題,提供各種可能的改進方案。

 以上建議,目的是為了提升盟國的實力,進而強化聯盟的有效性,這些方案關鍵的重點在於建立新合作關係,其中也包含地區盟國相互間的夥伴關係,以應對全球權力變動的格局。盟國能力下滑雖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然以美國之力,似乎可追求以單一極權應對威脅,持續忽略盟國能力相對衰落的問題,但這種方式對美國而言,損失代價太高,且最後的結果可能導致鼓勵更多的盟國與美國分道揚鑣,美國可能失去國際舞台的影響力。因此,藉由以上11個建議方案進行思考,並轉化為具體可行的戰略行動,採取一系列有效的步驟,美國仍可以與盟國保持互助合作,其所產生的綜合實力更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區內保持長期相對的優勢。(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