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軍事科技以人為本 決勝千里運籌帷幄

 美國陸軍網站日前公布,位於紐約州的第10山地師砲兵團,已經試驗性配發士兵安卓(Android)系統平板手機,搭配單兵精確火力(Precision Fires-Dismounted)APP軟體,前線作戰官兵可以即時從螢幕上,直接觀看從無人機等平台傳來的戰場景象,也能從軟體中內建的3D立體地圖,藉由數位化鏈結模式,標示與傳輸敵軍座標予後方火力單位,提供即時精準的火力打擊。

 此一新科技裝備帶來的優勢,不僅能加快並縮短戰場火力要求時間,減少語音傳輸可能造成的誤差,亦能強化目標位置精準度,同時減少彈藥消耗;此外,更獨特的一點是,這套軟硬體的開發者,皆以民間商源為基礎,設計理念在使官兵容易上手操作,未來也可以普及到個人的智慧型手機上運用,有利於大量部署與訓練作為。

 事實上,射擊指揮自動化研發,最早於20年前即已開始著手測試,但美軍這次運用「單兵精確火力」軟體,不但破除了過去軍規物件需於特殊環境操作的藩籬,且更加強調「整合性」與「實用性」發展主軸,雖然目前僅配發約40名士兵試驗操作,但操作介面與手機雷同,士兵都能快速上手,進而減少人員訓練成本;而且設計上因為使用「手機介面」,不需要攜帶額外電池,也能減少官兵負擔,展現國防科技結合人因工程的成功典範。

 「人因工程」在軍事科技領域發展上,可說是一門重要的學門,泛指武器裝備研發必須適合人的生理及心理,提供操作時的舒適、安全與效率,方能增加整體作戰效能。例如,在防護頭盔研發過程中,早期我國沿用美軍M1鋼盔,雖然堅固耐用,但有過重、容易脫鉤與搖晃劇烈等問題,如今在新式頭盔研發時,即針對內襯墊設計、動靜態舒適性評估等面向改良,以符合作戰與「人」的實需。

 此次美軍研發設計的初衷,源於以往一般射擊指揮自動化共區分為3個部分,觀測所主要裝備計有多功能個人數位電腦、GPS定位器、訊號傳輸器、雷射測距儀與手持無線電等,射擊指揮所則配有軍規電腦與手持無線電,發令所與陣地則配發軍規電腦、射令顯示器、手持無線電及GPS定位器等,經過美軍以人因工程為著眼的努力,僅需1台智慧型手機搭配適當的軟體,就可達到上述所有裝備呈現的功能,並達到「減重」、「整合」、「減少後勤負擔」等特性。總言之,軍事科技在設計製造過程中,必須考量「人」在系統、程序、環境與管理各層面的能力與限制,才能製造適宜的裝備,同時減少不當的人為因素。

 現代化戰爭作戰空間廣泛、戰場節奏迅速、參戰單位龐雜且任務多元,因此,各類火力支援除考量射程、射速外,亦要詳加考量如何「迅速提供適切火力」、「準確命中所望目標」、「綿密安全管制措施」等面向。就如同《孫子兵法》所述:「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基於網狀化資訊架構下之「自動化」火力打擊作戰機制,其內涵及精要之處即在於此。

 傳統的火力支援模式屬於人工作業,對於即時選擇適宜攻擊手段,始終無法滿足科技化戰爭的節奏,更難以周延且零差錯的執行複雜的戰場安全管制手段,所以必須透過科技的協助,將電腦建置於所有感測器、火力與指管單元,藉由無線網路鏈結,迅速接收各感測器所蒐獲之情資,分配至需求單位以滿足作戰需求。當前線作戰的士兵,只要動用一指,即能立即傳送目標情資至指定的單位,或透過指揮所自動化選擇最適單位,同時完成安全管制措施,通報有關單位,如此完整的指管系統與機制,必可大幅減少人力、提升效率,因此「數位化」、「自動化」實為當今各國軍事發展的重中之重。

 自動化的建軍理念一部分在強化火力打擊,另一方面則要建立指揮官決策管理系統。自動化指揮系統旨在蒐集戰場發生的信息,包含機動、火力支援、防空、情報和後勤的5個戰鬥功能領域之語音、數據、圖像、圖形和影像在內的各種格式訊息,並經過評估、處理與回報等程序,增強指揮官對戰場空間的可視化,進而透視戰場作戰重心,下達至當決策,因此對指揮官決策與現今作戰之效能提升,助益甚大。

 質言之,我遂行防衛作戰,面對數量龐大且手段多元之敵軍,戰場場景必定複雜多變,必須善用各軍兵種特性與優勢,相互支援、截長補短,建構多領域作戰場景,自動化作戰系統的建立,將能協助各級指揮官進行管制及強化作戰效能,實有發展之必要。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