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黃詣潔

 家是溫暖的避風港,遊子飄泊四方終歸故土;「胡馬依北風,越鳥朝南枝」;鮭魚費盡生命的最後餘力,游回出生地繁衍後代。家是可以安放身心靈,讓人釋懷眷戀的小窩;人們疲憊時都渴望回歸故里,回到那推開門就能迎來飯菜香、歡樂吵鬧的家。

 倦鳥歸巢,但並非人人都能如願以償?在兵馬倥傯、戰爭離亂時,有多少的家庭因而分居各地,永不再見?有多少雙手在夜裡匆匆一握,再次相擁已是白髮蒼蒼?平日安居樂業的日子裡,家的存在如同空氣、日光、水,很容易被忽略,在經歷無數風雨,疲憊回首時,才發覺原來它一直都在等待遊子返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