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春曉

◎林疋愔

 暖春一報到,整個社區便開滿杜鵑和櫻花,前院枯黃的草皮也慢慢換上迷濛嫩綠的茸茸細草。我和孩子坐在窗前,一起吟誦家喻戶曉的「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春日裡,經過一夜酣眠,不知不覺間便天亮了,清晨隨處可聽見鶯燕啼喧點翠,好不熱鬧;想起昨夜的風雨聲,真擔心那些嬌柔美麗的花朵不知飄落了多少?

 孟浩然的這首〈春曉〉,詩中文句雖然輕淺,卻能道出深刻的蘊涵,琅琅上口,很適合陪孩子吟詠。春光明媚,蜂飛蝶舞,早晨被鳥雀的鳴唱喚醒,就知道今天將會是個陽光晴好的春日;但詩人不是想著如何去欣賞美景,卻把筆鋒轉向春夜,寫風雨、嘆花落;因為每凋落一片花瓣,都會減少人間的一分春色。詩中流露出作者珍愛美好生命的真性情,也烘托出春日的豐美與繽紛。詩人長期隱居田園、親近山水,身心回歸大自然的懷抱,對於上天恩賜人類的一切美好事物,懷抱著善待與珍惜之情;春天裡萬紫千紅、馨香四溢的鮮花,正是天地對人類的慷慨恩賜。

 有位喜愛攝影的好友經常帶著攝影裝備四處拍攝植物,尤其是一些罕見的花卉,記得某次公辦蘭花展還禮聘他協助拍攝蘭花宣傳照。後來他拿著幾張擁有「蘭中皇后」美譽的蝴蝶蘭照片與我分享,那艷紅、粉紫、亮黃、雪白的繽紛,更有彩色斑紋的品種,顏色華麗,花姿優美,彷彿就要幻化成彩蝶飛出畫面。好友告訴我,蝴蝶蘭很受人們喜愛,常被栽種成盆景作為高雅的賀禮;蝴蝶蘭另一個受歡迎的原因是它的花語─「我愛你,幸福向你飛來!」新婚時,在家裡擺置一株蝴蝶蘭祝福婚姻美滿長久;和親友同住時,放一株在家裡,象徵感情和睦。

 我鍾情於白色蝴蝶蘭的清雅珍貴,便買了一株種在陽台,春天開得正盛,便央請好友來家裡作客,並為幽蘭留下倩影。他拿出單眼相機和長鏡頭,拍了幾張特寫,後因陽台空間不夠,畫面構圖難以避開花旁的鐵線,便伸手去拔取,沒想到那根細長的鐵線其實是支柱,花兒失去依靠,頓時全都垂下頭來,他連忙把鐵線插回盆栽裡,再將蘭花一朵一朵扶正,邊整理邊向花兒道歉:「實在對不起,我稍候會將你們拍得美美的喔!」我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論是詩人還是喜歡拍攝花卉的好友,他們都把植物當人看待,也許正因他們有顆愛惜萬物的心,美麗的蜂鳥花草似乎也能理解他們的言語和心意,紛紛以絕美的姿態當作回報。我想人們所以讚歎華美的生命,是因為在靈魂深處都蘊藏著追求美好、回歸自然的初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