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新戰爭形態 政治作戰運用與對抗(下)

◎邱榮守(譯)

(接上文)

 溝通成效:美國的經驗教訓

 資訊空間的重要性和如何在該空間有效運作的能力是非戰爭性衝突的一個顯著特徵。因此,此領域必須由政府的高層來加以審視與管理,因為他的成效能對政府所有其他施政作為產生深刻地影響。此外,通信和資訊科技的革命大幅地改變資訊空間,因此需要新模式與新能力才能在此領域進行有效的競爭。美國政府在資訊和實踐的能力差距如下:

 1.戰略層級溝通具有媒體高曝光率和官僚主義的特色,政府在回應媒體或社交媒體訊息的速度和主動性有待加強。2.國務院新設「全球參與中心」和國防部「軍事資訊支援作戰」的運作成效有待精進。3.軍事資訊支援作戰中心所面臨嚴重挑戰是人力短缺及新媒體運用培訓管道不足。4.美國中央司令部在國防承包商的協助下,已是成功運用社交媒體溝通的領頭羊,但其他作戰司令部則落後而有很大的成長空間。5.關於訊息議題之跨部門的協調與國家安全會議(NSC)的指導仍然缺乏。

 以下6點對美國決策者、尤其是對特種作戰部隊具有很大的影響:

 1.領導者必須授權溝通者(發言人),以利其快速回應假訊息或政策問題,並鼓勵大膽承擔風險,進而提高溝通效能。2.未署名的訊息發布可能會產生反作用效果,最好事前防範及減緩可能的負面影響。3.運用第3方的溝通影響力是「全球參與中心」和「軍事資訊支援作戰中心」的一項關鍵能力需求。4.「軍事資訊支援作戰」要求增加人力和新資媒運用的訓練能量。5.「全球參與中心」和國務院的運作關係必須改善。6.機構間的協調合作仍然是一項基本的挑戰。

 有效治國之道與非戰爭手段整合

 針對非正規戰爭威脅的綜合因應之道有以下4個步驟:第1,是需要戰略的指導;第2,是需要一個有權責的國務院來帶領整體政府遂行有效的作為;第3,是和其他主權政府、聯盟與夥伴國家共同合作發展與執行相關因應措施;第4,視軍事作為配合此作法的相關改進意見。

 國防採購的成本效益分析途徑,一般都會建議在威脅初期如何有效運用非軍事與非致命性的軍事作為來威懾對手、防止衝突升級或減輕敵人行動的負面影響。在某些情況下,這些方法確實可以有效地減少或消除初期的威脅。積極制定美國戰略除可以增強對激進團體或修正主義者的威懾作用外,還可獲得那些潛在受益國家的更大支持。因此,美國戰略的制定可以促進和防衛保障依規範運作的國際秩序(包括那些有利於所有國家的規則改革和強化措施),同時維護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而不能單純地保持被動立場。

 國務院是美國外交政策執行的法定領導機構,且是美國對外利益的代表。因此,在政治與外交為主的領域上,由其來領導整個政府的策略作為是合乎邏輯的本質。另外,當收到總統的政策指導而來協調其他相關部門機構,這也是合乎組織運作的規範。美職業外交官員對特定國家和地區的歷史認識與當前情勢的深入掌握是美國政府其他部門所無法相比的。相較之下,在過去20年來國家安全會議幕僚人數大幅增加,人員的組成多數是經任命及由各部會派員輪駐,因此在對外事務的經驗與情勢了解方面均不及國務院的人員。

 儘管美國務院有專業的國家和地區專長,但近期由「美國外交事務協會」與「美國外交學院」對「現任和退休高級外交官與相關專家」所進行的一系列深度訪談發現:當前組織任務與實際運作能力存在很大的差距,此缺失應盡快彌補,以便國務院在總統指示下,能夠持續性地有效規劃、協調和執行相關政策作為。另外,美國與其他國家在共同對抗這些挑戰的能力上,除了計畫和活動必須與那些正被侵略、顛覆、脅迫或政局不穩的國家政府共同協作外,同時要結合那些願意,並且能夠提供資源與實質參與的夥伴或盟友國家共同來努力解決問題。

 研究建議

 為強化美國政治作戰效能,針對提升美國防部和特種作戰部隊的能力有以下8點建議:

 1.為了改善整體政府的協同合作,美國軍事司令部及部署海外的指揮部都應納編文職部門的代表,以利他們了解、協調和支援美國國務院與推動相關民事工作。2.國防部,尤其是特種作戰部隊,應該鼓勵和改進在國務院本部、美國大使館和其他外交職位服務之軍事顧問的甄選和培訓作為,以提高其工作效能。3.國防部和特種作戰部隊應該向國務院提供軍事規劃幕僚,當後者培訓自己的規劃人力,並具備整合區域與各局處的計畫能力時,才能擔任政治作戰任務的主導角色。4.軍事指揮官應與文職對應部門共同發展和維持緊密協作關係,經由定期訪問與密集溝通來對政軍衝突形塑一致性的認知與解決方案。5.國防部應定期將國務院的看法與美國國家對當前局勢見解納入軍事計畫,以便對政軍威脅提出更有效的對策。6.特種作戰部門應該將全面性資源分配的改善與落實、戰法創新及協同資訊作戰等能力列為最高優先事項。7.軍事指揮官與國務院應該確認灰色地帶威脅的關鍵資訊需求,情報組織也應提升情蒐與分析能力,以利早期發現正規戰爭以外的顛覆、脅迫及其他新出現的安全威脅。8.國防部和國務院應該支持特種作戰部隊的部署,並作為一支早期潛入及持續性進駐的先頭部隊,以適時提供態勢評估和戰況發展等情資與反制各種非戰爭行動的可行備案,同時還要考慮秘密行動的機敏性或曝光的可能性。

 結論

 戰爭是政治的延伸。當今,和平與戰爭及武裝和非武裝間的對抗界限已比以往更加模糊。我們不可能忽略敵人的「政治作戰」能力,尢其是多數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已廣泛地運用。美國及其盟友在作戰手段上沒有奢侈的選擇餘地,而敵人可採取最有利於他們的方式來進行作戰。最常見的情況是,一旦逮到機會,他們即會全力運用混合式作戰方式來對抗美國及其盟友。最後,在美國國務院監督下,發展非致命性手段及有效規劃對抗這些挑戰的諸般作為,將是維護美國國家利益最穩健和最符合成本效益的策略,同時可以避免不必要且往往毫無成效的軍事干預行動。(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