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秉持創新、不對稱思維 提升嚇阻能力

 美國海軍日前公布,現役兩型近岸作戰艦及新一代近岸作戰艦(LCS)反艦飛彈採購案,由美商雷神及挪威康士伯聯合產製的第5代超視距「海軍打擊飛彈」(Naval Strike Missile, NSM)得標,預計於2023年前,分階段陸續交運64枚,全案所需費用約為1.476億美元,且依據合約內規定,該批武器系統將全數在美產製,並完成關鍵技術轉移,挹注美國產業經濟。

 二次大戰後,世界軍事成為美國單一超強局面,美國海軍全球前進部署航艦戰鬥支隊的作戰編組形態,稱霸世界海洋,無可匹敵,自然未曾凸顯新式反艦飛彈需求。唯一現役「魚叉」 各式反艦飛彈自1977年服役至今已40年未獲性能提升,且其射程僅67浬(124公里),加上導引系統設計限制,已不符未來作戰需求。面對中共等多強崛起、威脅環境複雜化及作戰形態改變,促使美軍思忖建立新一代水面艦反艦戰力同時,迫切需要研製革命性的新式反艦飛彈,NSM現成、即用且成熟的優勢,在波音公司「長程反艦飛彈」與洛馬公司「魚叉增程型飛彈」接連放棄競標下,成為艦隊最佳選項。

 2007年康士伯公司獲得挪威海軍NSM研製合約,2012年開始服役戰備,屬次音速掠海反艦及攻陸巡弋飛彈,使用固態燃料引擎推進,射程達100浬(185公里),裝置276磅(125公斤)新型高爆破片彈頭,傳聞其精準度在2呎(0.6公尺)內;相較現役魚叉反艦飛彈,NSM射程倍增、重量減輕400磅(181公斤)、彈頭更具威力、隱匿性較高、系統組成簡易且可自由選用垂直或發射箱(架),每枚造價更便宜40餘萬美元(魚叉140萬),海軍計畫每艘LCS將配備8枚、FFG(X)配備12枚NSM,前述諸多優點吸引陸戰隊高度興趣,有意採購NSM裝配於新造「聖安東尼級」兩棲船塢運輸艦及遠征海上基地船,建置兩棲特遣支隊近海灘岸打擊戰力。

 為肆應現代戰爭科技進步及威脅多維化的趨勢,NSM也具備許多劃時代的智能優勢。準確度部分,該型彈具慣性導航系統及GPS巡弋參考系統,可進行環境辨識,減少巡航路徑誤差,精準穿越島嶼及地形地物;安全性上,彈體裝置抗GPS干擾之自控系統,確保敵人發動資電攻擊時仍可發揮殺傷力;終端導引部分,NSM具IR熱影像歸向功能,配合內建資料庫比對,可於複雜環境下針對特定目標攻擊,且不易受電子干擾與反制;奇襲特性上,飛彈採最終攻擊路徑「跳選」,較過去預設轉折點模式更刁鑽,可有效避免敵艦近迫武器抵擋與降低遭偵知機率,減少敵軍預警時間,增加攻擊成功機率。

 此外,NSM發射至擊中目標期間,全程與載台建立雙向資料傳輸網路,飛彈飛行途中,持續交互傳送飛彈狀態和目標更新資料,有助於提高戰場透明度及攻擊後戰果評估;另為擴大NSM的適用性,未來將在現有基礎上發展成「聯合打擊飛彈」(Joint Strike Missile, JSM),不但有岸置、車載、空射及不同大小等多種衍生型,賦予如「戰斧」巡弋飛彈攻陸能力,且前述網路功能將藉載台介接美軍聯合戰場C4ISR網路系統,使NSM/JSM獲得更多元且精確的目標指定資料,在聯合作戰與複雜場景下,強化三軍戰場共同圖像,協助各級指揮官下達正確作戰決心。

 美軍全球戰略下的軍事行動,逐漸面對「中」、俄、北韓、伊朗及恐怖組織等潛在敵人創新且多元靈活的嚴峻挑戰,海軍因應局勢變化,於2015年提出新的水面作戰戰略,規劃建立「分散式殺傷」體系,依多元且獨立、網路一體化的原則,分散配置於有限的作戰載台上,使各作戰單位均能發揮最大且多重的角色,增加兵力運用的彈性,NSM在軟、硬體設計、實戰驗證上展現的通用性、適應性、智能性和優越性,符合美國海軍未來建軍走向,因而獲得青睞。揆諸亞太情勢,特別是朝鮮半島、東、南海及臺灣海峽,仍屬劍拔弩張,美軍面對區域對抗國家「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除運用「自由航行任務」展現軍力投射主導性,NSM的加入,將賦予作戰行動更積極的嚇阻能力。

 面對中共不斷的文攻武嚇,多年來國軍基於「國防自主」原則,依三軍作戰需求研製多項武器裝備,尤其是戰術型飛彈如:防空「天弓一、二與海劍二型」、空射「天劍一、二型」、制海「雄風一、二、三」及戰術反制「雄二E型」等,本次「漢光34號」演習於九鵬基地進行實彈射擊演練全數命中,更是自製飛彈性能卓越的最佳例證。然而,敵人不斷進步,國軍絕不自滿,將秉持「創新」、「不對稱」作戰思維,在現有良好基礎上繼續精進,確保國家長治久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