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環太軍演強化作戰互通性 共維區域安全

 由美軍主辦、2年一度的第26屆「環太平洋」(RIMPAC 2018)聯合軍演日前熱鬧開場,今年主題為「能力、適應力、夥伴」(Capable, Adaptive, Partners),計有來自亞太地區25國、約45艘各型艦艇、200架以上各式戰機與無人飛行載具(UAV),參與部隊亦達2萬5000人,斯里蘭卡與越南首度受邀派艦參演,再加上美洲區墨西哥、智利、哥倫比亞、秘魯,與南亞區印度、地中海區以色列及太平洋區國家,堪稱全球規模最大的多國海上聯合演習。

 歷時超過1個月的演習,為參演國家提供極佳的盟軍作戰交流與磨練機會。例如,演習中,由紐西蘭擔任海上作戰指揮官、智利主導聯合部隊海洋事務等,均有助於海上實際演訓順利推展;演習規劃上,則主要區分災難救援、兩棲作戰、反海盜行動、實彈射擊、水雷排除、海事安全、反潛及防空作戰等;值得一提的是,在實彈射擊中,增加美軍空射型長程反艦飛彈(LRASM)、日本陸基型反艦飛彈及美軍新式拖車型(PLS)機動「海軍打擊飛彈」(NSM)飛彈車系統,這也是第一次有陸軍單位參與,該趨勢暗喻「濱海」將是未來海上作戰的戰場延伸。

 此次演習,除了演訓本身軍事及安全交流、盟國海上作戰、戰術戰技觀摩等增進彼此作戰互通性的實務效益,更有基於印太各國共同利益上,促進區域和平穩定、建立夥伴關係,確保海上安全與自由通航等戰略上的意涵。911事件徹底翻轉美國國家安全概念與思維,也認清無法獨力對抗潛在威脅的事實,為確保美國全球海洋利益與安全,2007年時任海軍軍令部長穆倫上將發表《21世紀海權的合作戰略》綱要文件,倡議「全球海洋夥伴」(GMP),也稱為「千艦海軍」(Thousand Ships Navy)概念,來應對中東、印度洋及南海一帶日益猖獗的海盜、恐攻問題。

 自此之後,如多國艦隊亞丁灣護航行動,以及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主政時期,均持續此一基調,RIMPAC規模也不斷擴大,成為亞太區最重要的軍事合作演習。至2015年初,美海軍鑑於全球部署亟需建立共通的海事常規與共識,故結合海軍、海岸防衛隊及陸戰隊,依據2012《防衛戰略指導》、2014《四年期國防暨國土防衛總檢討》,共同發布《21世紀海權的合作戰略》基礎文件,其中首次修訂以往「亞太」的說法,擴增至「印亞太」(Indo-Asia-Pacific),並凸顯區域內「競爭者」發展「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戰力對美國區域利益的挑戰,惟主軸仍期盼尋求彼此合作的機會。

 去年11月川普上任後首度亞洲行,以史上最長的12天,訪問日、韓、「中」及越南,並於「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中,正式提出美國「自由且開放的印太」戰略願景,主張全球超過50%的貿易經過南海及印度洋,印太區域各國應享有免於威脅的自由、具良善管理的開放市場,及以和平方式解決貿易與主權爭議。軍事上,為落實「印太戰略」,美國防部長馬提斯更藉太平洋司令交接時機,正式宣布自今年6月1日起,司令部改制為「印太司令部」(Indo-PACOM),成為美軍全球幅員最遼闊的戰區,也被外界解讀為對抗中共「一帶一路」戰略、「中」俄及北韓軍事同盟、中共東/南海主權聲索與建立海外基地的大戰略。

 美軍舉辦RIMPAC聯合軍演,有其背後戰略核心價值與軍事同盟的意義,因此,歐巴馬政府接連於2012年邀請俄國、2014年邀請中國大陸參演,應是基於實踐雙邊軍事交流、增進透明化、加深互信及避免誤判的理念而行。惟俄國因入侵克里米亞,2014年起未再受邀;無獨有偶,今年5月演習即將展開之際,美國防部突然宣布「取消邀請」(disinvite)中共海軍,並以「美國堅持自由開放的印太,『中』方持續於南海軍事化具爭議的設施,將造成區域緊張升高和不穩定…,此舉即為初步回應,中共行為不符RIMPAC 2018的原則與目的」解釋,惟各界一致認為,此係美國針對中共於南沙人造島部署防空、反艦飛彈、電子戰干擾設備,並於永興島進行轟6K戰略轟炸機起降演訓,表達不滿的首波反制作為。美防長馬提斯續於6月初新加坡年度「香格里拉」防長會議中,指控中共南海行為是「恫嚇與脅迫」,再次強調反對所有單方面企圖改變現狀的作為,重申續依《臺灣關係法》提供我國防禦所需武器與軍備、堅持南海自由航行權等。

 吾人認為,爭取參與RIMPAC,與我國爭取國際空間、積極協助區域事務、共同維護和平與穩定的理念一致,目前雖因國際現勢及中共阻撓無法實現,但在多數國民與美國國會共同支持下,我國仍可以樂觀不懈的態度,爭取參與觀摩之機會,讓我們有機會為區域安定貢獻心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