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從地緣戰略研析北韓核武發展

◎謝偉為

 「川金會」6月在萬眾矚目下落幕,表面上是風光體面蠡測了北韓核危機,但實際上從地緣戰略角度剖析,區域內各國僅是基於本身國家利益,憑藉此會達成一個「動態平衡」的狀態。這個平衡狀態可能是暫時的,也可能馬上被打破;但隨者國際局勢轉變,也有可能繼續維持。而這狀態發展取決於區域內各國的短、中、長期政策與決心,短期上各國各取所需,看是一個多贏局面,但長期來看,將助長第三方國家的核武擴散,並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戰略局勢與走向。茲研析如下:

 「動態平衡」僅治標不治本

 就美國而言,最終仍是在諸多選項中,以和平談判方式,藉「川金會」暫時消弭半島上的火藥與煙硝味。至此,對外再次扮演維護區域和平與穩定的世界警察角色,彰顯其在國際社會上政、軍、經、心等各方面的影響力,有利後續政策與戰略的推行(如印太戰略);對內,美國總統川普在「動態平衡」的節點上,看似解決困擾美國多年來歷屆總統都徒勞無功的北韓核危機,並將個人政治聲勢與歷史地位提升到高點,有利其國內年底的期中選舉與各項政策推動。惟必須知道,北韓在歷史上絕非第一次擁核與棄核,美國雖深知此關鍵,但卻未能在「川金會」的聯合簽署中註明並要求北韓落實「完全、可驗證且不可逆的非核化」(CVID),僅能以經濟制裁逐步逼其就範,故美國短期內應盡可能維護雙方所簽署的協議,並利用國際力量監督北韓盡速朝無核化邁進;否則一旦北韓毀諾,朝鮮危機將又歸回原點,美國絕對會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就北韓而言,能藉「川金會」與美國總統在對等的禮遇下進行談判,不論結果為何,都已凸顯其在國際地位的重要性,這表象對北韓著實得來不易,是在國家長期犧牲經濟發展,貫徹「先軍政策」所換得,而擁核大國則是背後的實質意義;此外,更獲得中共、俄羅斯的支持,適時扮演東北亞門戶的屏障,維持地緣戰略平衡並讓國際制裁聲浪得以緩解,且美國更承諾若其暫停核(飛)彈試爆(射),不但將延緩與南韓的針對性軍演,更將對其政權實施維護與提供後續的經濟援助等承諾,故北韓短期內應會持續朝無核化釋出善意,以維持地緣國家在此動態平衡上的利益;再者,目前為止,金正恩的去核舉措仍遠低於歷史上北韓去核的標準,尚有諸多舉措與條件可為其談判籌碼。

 地緣政治中的各國盤算

 就中共而言,得到了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輸誠與妥協,不但贏了面子也贏了裏子,且同時維繫北韓政權與區域穩定,讓其繼續扮演稱職的屏障與緩衝,防止美國的勢力長驅直入,破壞現階段亞太的戰略平衡;在國際上,獲得了川普的讚揚,並認可其對北韓的影響力與地位,換個角度看,美國想要維持此種動態平衡,仍須看中共臉色,中共若是想以此要脅,甚或用在美「中」貿易談判與美臺關係角力的籌碼,亦未可知;故就中共而言,應會在檯面上繼續支持北韓的無核化,並與美國保持良善的互動,維護其國家利益。

 俄羅斯立場與中共概同,可說是唇齒相依,故俄外長拉夫羅夫在5月31日訪問北韓時,正式邀請金正恩訪俄,以交好兩國關係;在南韓總統文在寅的陽光政策2.0下,為北韓打開了國際外交的大門,也將朝鮮半島的危局導向了一條和平發展的渠道,實為其所樂見;日本屢次遭北韓試射的飛彈經過上空,備受威脅,「川金會」為其換來了暫時的和平與安全。就以上而言,均應持續與北韓進行溝通,保持此微妙的平衡。

 故短期研析來看,聯合簽署內容應為區域內各國所致力關注發展目標,並共同努力維持此「動態平衡」。

 北韓模式恐引起核武擴散效應

 川金會前,一直被國際廣泛討論的「完全、可驗證且不可逆的非核化」模式,為何未被記載在聯合簽署中?為何不比照利比亞的模式要求北韓去核?筆者觀察,除了區域內各關係國的影響外,關鍵點可能就在美國的安全評估上,北韓已掌握核武某部分的關鍵技術,並確實威脅到美國,這就是北韓與利比亞、伊拉克最大的不同之處。

 海珊與格達費過去在核武發展的道路上,同樣備受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抵制,但北韓從1993年領導人金日成第一次宣布退出《 不擴散核武器條約 》,至今30餘年,北韓歷經妥協、衝突、再妥協、再衝突,持續朝核武大國前進,最後獲得與美國總統對等談判與磋商,承認其核武國家的身分,這是北韓一直追求以核武為談判籌碼的理想目標,更是川金會一直被外界所詬病的主因所在,但川金會結果在地緣戰略的勢力與核武威脅下,似乎已立下里程碑。

 此外,根據《 不擴散核武器條約 》,只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美、俄、英、法、「中」才被公開承認擁有核武,但歷史上除了北韓非法擁核外,尚有印度與巴基斯坦,甚至可能擁核的以色列;若以此次北韓核武發展的結果研判後續局勢,北韓擁核是否掀起新一波的核危機與軍備競賽,致使曾經棄核的第三方國家,如伊朗、阿爾及利亞、阿根廷、巴西、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克蘭及南非等,重新評估國家的核發展政策,為後續觀察要項。

 故長期研析看,北韓仍可能將持續朝核武大國邁進,並造成核武發展的橫向擴散,使更多國家以躋身核武俱樂部為重要考量,甚至如受到其核威脅的日本和南韓,都有可能考慮加入發展核武,以達成一種另類恐怖平衡。

 結語

 觀察朝鮮半島核武危機,第一,應從各地緣戰略關係國的觀點切入;第二,應以核嚇阻理論的角度分析,北韓雖以核武綁架國際政治與美國,但亦不敢使用這兩面刃自取滅亡。故對現在的北韓,最好的抑制已非軍事手段,而是一方面維持妥協,一方面持續制裁,讓其無力繼續發展核武,弭平戰端於無形。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爭學院學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