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難民收容利弊並存 德政經大難題

 日前德國東部城市肯尼茨發生1名德國男性遭敘利亞人及伊拉克人持刀殺害事件,引發當地數千名極右派民眾上街示威,一度與反對陣營爆發衝突,並造成數人受傷。事件過後,引發事件的難民團體走上街頭,抗議警察逮捕肇事者;當地極右派民眾亦強烈反制、上街示威,高喊納粹時代使用的詞彙,並使用附有自動步槍圖案的「保衛歐洲」標語,少數人甚至高舉右手行希特勒式致敬,「新納粹運動」霎時似因難民問題而得到發展的動力。顯然地,由難民政策所引起的種族歧視與衝突,已成為德國內部安全一大隱憂。

 德國東部城市首當其衝發生難民與極右派種族衝突的原因,乃因2015年難民危機處於高峰時,大批難民沿巴爾幹半島循奧地利北上,使德國巴伐利亞省首先面對難民問題。當地政府與民眾對德國總理梅克爾的難民政策也頗有責難,造成地方與中央政策的爭議。尤其,為了難民人數是否該設置上限,彼此意見相左,也導致政黨內部的分裂。此一情勢亦影響了梅克爾所屬政黨雖艱辛贏得選舉,卻因難民政策的歧異,無法尋求其他政黨支持,致聯合內閣遲遲無法組成,如今雖好不容易組成,但團結與共識基礎,也可能因為難民問題的再次升高,而趨向於崩解危機。

 平心而論,德國是目前歐盟國家的領頭羊,經濟發展成熟度優於其他歐洲大國,且在梅克爾領導下,一直於國際事務上扮演舉足輕重地位。因此,當年敘利亞內戰引發難民逃亡歐洲時,德國當然就須承擔首要的角色。德國不僅主導歐洲難民收容政策,也必須以身作則,無限制收容來自中東或非洲的難民。此乃因德國經濟狀況富裕,所提供的社會福利也很好,遂成為中東及非洲難民的首選目標。

 尤其,德國與其他西方國家一樣,因為人口成長停滯,致使年輕人價值觀出現劇烈改變,造成青年無法找到理想工作,而某些勞動力需求高的產業卻招聘不到工人的窘況。德國開始接收難民後,其實也期待這些難民可解決粗重工作勞工缺乏的問題。事實上,移民對德國帶來的好處,不僅是勞動人口的增加,或因回教族群生育子女較多,使得人口出生率急遽上升而已,由於移民較難融入當地社會,進入傳統德國產業門檻較高,普遍接受度有限,使得一些具專業技能的難民進而自行創業。德國近年新創企業增加,其所聘用移民者比例也大幅攀升。

 整體而言,人口正成長或經濟的活絡,對德國發展絕對有好處,這也是梅克爾政府所預期的。但大量難民進入德國後,使得社會產生質變,因為難民犯罪率升高,尤其是暴力與強姦事件頻傳,更易引起德國人民的反感。幾年來難民殺害女性、攻擊猶太人的個案頻傳,已嚴重撕裂德國社會,也因而導致一些抱持極右派主張的團體及政黨受到歡迎與支持。這也如同法國等國家一樣,當選舉來臨時,各種激進的民族主義與反難民主張,即會受到廣泛宣揚,在民眾情緒宣洩下,極右派政黨支持度增加。在此情況下,難民問題更無法理性處理與化解。

 從當前衝突事件頻傳趨勢來看,雖然德國原本基於普世價值,帶領歐盟處理難民問題,希望藉著良好配套措施,讓難民儘速融入德國社會,為國家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動力。然宗教、文化與種族的重重隔閡,使得難民與德國極右派民眾成為勢不兩立的團體,更為族群衝突埋下引爆的導火線。這應證了「懷有崇高的理想,也須兼顧政治現實」,尤其當梅克爾的支持率下降,所屬政黨選舉席次與結果不如預期時,必然會因此調整原本過於理想化的政策。

 質言之,德國採取對收容難民人數的設限,並無法解決現存難民問題,恐怕仍須更多細緻的福利政策作為輔助,才能達到預期效果;難民既以德國為奮鬥與安身立命目標,則必須更努力的學習與投入,共同建構良好生存環境。不論德國政府政策的好壞,或難民融入德國社會的成敗,最後都會反映在政治與選舉上,也會牽動難民政策的走向。德國難民問題的解決,不僅需要政黨間的通力合作,更需要一段時間的相互學習與了解。只要不發生大規模排外事件,長時間的政治與社會穩定,將有助於德國難民問題的轉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