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強化軍事合作 澳洲反制安全威脅

 近年來,澳洲政府積極加入各式自由貿易區,並藉經貿交流,拓展與亞太地區各國的安全關係。如2011年底美國總統歐巴馬大力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澳洲即是熱中的一國;雖然川普上台後已退出TPP,但澳洲與日本依舊努力推動,以確保與東協國家及其他區域大國的經貿與安全關係。此外,澳洲亦積極參與中共領頭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期能維持與中共的友好關係,主要是因為中國大陸擁有較多的資源與眾多人口,是澳洲不能忽視的經濟現實。

 另一方面,澳洲的區域安全理念,則由軍事與經貿兩大主軸所建構。二戰後的澳洲國防軍,人數維持在6萬人左右,防衛廣袤的領土與海域;但由於安全挑戰與衝突威脅日益複雜,澳洲政府乃置重點於區域軍事合作與交流,並將經貿政策寄託於區域內的自由貿易協定。

 自1972年以來,澳洲與中國大陸的經貿交流日益蓬勃。2015年底,雙方簽署《『中』澳自由貿易協定》;2017年5月,簽署中國大陸《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貿易暢通文件》。迄2016年底,雙邊進出口貿易額高達1087億美元,中國大陸儼然已成為澳洲第一大服務出口市場和第一大旅遊收入來源國;中國大陸則自澳洲進口鐵礦、燃煤、天然氣、羊毛、大麥、小麥等重要物資。

 從國際關係理論來看,經貿關係是經濟繁榮的指標,也是國與國之間的安全變數指標。美國與中國大陸近今爆發的關稅大戰,即是後者的體現。澳洲藉由加入兩大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維持與美國及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可看出其在安全關係上的審慎態度。然而,澳洲政府最近決定禁止中國大陸電信企業「華為公司」參加澳洲的5G網絡競標,顯示澳洲政府對中共藉經貿合作,趁機利用網路竊取重大情資的行止,也有相當程度的隱憂。由於美國幾年前,即公開指控華為替中國大陸軍方從事網路間諜活動;更在今年8月14日,公布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要求美國政府機構不可購買或使用中興、華為及其子公司的通訊產品與服務。因此,澳洲政府在經貿與安全議題權衡下,亦有所顧忌。

 由上述事件可知,澳洲政府已體認,與中國大陸深度的經濟互賴,並非長久之計,如何深化與其他區域內國家的經貿合作,才能維護澳洲經濟的長遠未來。在傳統安全上,澳洲維持與西方國家密切的安全關係,也積極維護與區域國家的軍事合作。澳洲國防軍目前約有3300人分駐12個國家,從事維和與反恐任務,基本上以美國領軍的軍事任務為主。澳洲也在1971年,與紐西蘭、英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共同簽署《五國聯防》協定,確定同盟的各國彼此的相互支援,此舉提升了其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地位,也讓中國大陸積極以經貿合作,來拉攏澳洲。

 自從中國大陸在2010年宣布,南海為其核心利益後,南海情勢隨之緊張。美國也意識到,中國大陸在南海島礁軍事化,已嚴重威脅其南海利益與航行自由,因此對該區域加緊投入軍事資源,除了提升與日、韓的同盟,及與印度以及周邊國家強化軍事合作;駐軍澳洲是另一項重要的戰略投射。澳洲在安全防務上,雖向來是美國盟友,但同意美軍陸戰隊在達爾文港進駐,則是二戰迄今最明確的軍事合作。美軍自2012年起開始部署,每年以250名陸戰隊員輪駐開始,未來將最多部署2500人。此外,澳洲也加入美國的行列,以航行自由之名,在南海爭議中選邊站,指責中國大陸在南海島礁軍事化的作為,影響區域安全。

 在非傳統安全議題上,澳洲歷任政府雖然支持氣候暖化的理論,同意以行動達到減少碳排放量的目標,但真正問題,是澳洲賴以維生的煤炭輸出,是不容挑戰的經貿命脈。煤炭資源量達762億噸,2017年的出口量佔國際出口市場的58%。因此,這項龐大的經濟利益,已變成澳洲在非傳統安全議題上受人非議之處。亦即,當氣候變遷的問題,碰上經濟利益時,澳洲官員也必須低頭。而前總理麥肯滕伯爾提出徵收「碳稅」的構想,不但未能成功,反成為辭職下台主因。

 質言之,澳洲的亞太區域安全觀,有自己的路要走。在經濟上,欲擴大合作的層面與國家,包含RCEP與TPP在內的自由貿易協定;在傳統安全上,持續強調與西方國家與區域內國家的軍事合作,尤其是以美國為首的軍事同盟與合作。但在某種程度上,澳洲也想在南太平洋周邊成為一方霸主。在非傳統安全議題上,則必須兼顧國內經濟型態,與天然資源開發與輸出,尤其是煤炭等礦產的國際市場,恐將違背其對國際氣候變遷議題之承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