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中」強化經營北極 挑戰美霸權

◎鄭智懷(譯)

 在全球暖化下,北極的重要性超乎以往,除了原本與極圈接壤的美加俄與其他歐洲國家外,持續擴張影響力的中共也期待在北極分一杯羹,但在美國欠缺具體經營策略的情況下,史汀森研究中心認為,俄「中」強化經營極圈的行動,不只無法稱為「合作」,更容易凸顯俄「中」聯手挑戰美國霸權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磨擦與矛盾。(編按)

 前言 

 史汀森研究中心國際小組會議認為,在美國政策真空之際,俄「中」於北極方面,較過去更為合作。不過這份「合作」幾乎完全為商業性質,集中在貿易航道、海上鑽油、電信(大部分的衛星無法覆蓋北極),以及旅遊方面。由於俄羅斯對中共綜合影響力日增的之矛盾心態,以及對於管理北極者究竟是北極8國—包含俄羅斯與美國,或是更為廣泛的集團包含如中共等自稱為近北極國家的論點上有所分歧,也限制俄「中」雙方在北極結成軍事同盟的可能性。

 毫無疑問地,無論是與俄羅斯的合作或單方作為,中共在北極行動皆大幅地增加。史汀生研究中心中共項目的主任孫韻便指出,中共早在1999年即偶爾派出北極遠征隊,目前的進度則持續增快,「光在2017年,便進行5次的考察」。這幾次的航海多探索所謂的西北航道,即經由加拿大海域從太平洋至大西洋的路線。目前的西北航道由於當前融冰的情況而可航行。其中有一次的航行是經由俄羅斯海域(通稱的北海航道) 穿越北極圈,並有中共商船隨航。

 今年6月史汀森研究中心的小組會議,孫韻稱中共認為有機會將至歐洲的貿易航線縮短9到15天,得以節省經由蘇伊士與巴拿馬運河所花費的幾百萬美元的燃料與相關費用。雖然全球暖化仍不能融化足夠的海冰造就此一捷徑,然中共的希望隨著氣溫的升高而增加。

 北海航道 俄羅斯海上航線

 聖彼得堡國立大學的俄羅斯專家亞歷山大‧賽爾古寧則認為中共過於樂觀。其指出即使有克里姆林宮的宣傳,但設想北海航道—無論是經由西伯利亞或是直接穿越極地,將十分容易的想法十分的天真。賽爾古寧說:「北海航道目前仍主要為俄羅斯的國家海上航線,用於其國內的航運。」、「假設海上有冰層,你可以用破冰船對付它;但若冰層破碎,則其比航行於厚冰層(一大片未破碎的冰層)中更為危險。」(鐵達尼號便是在此殘酷的狀況下證明了這點)。船隻在北極地區航行需要具備抗冰船殼(價格十分昂貴),或是要有破冰船的護航(俄羅斯人要求高昂費用)。近幾年,俄「中」間在此問題上達成妥協—未具備抗冰能力的中共船隻必須雇用俄羅斯破冰船,相關費用則降低。

 另一個造成實際面與政治問題的障礙是北極地區缺乏基礎設施。俄「中」雙方皆有興趣以中共的投資與技術運用於建設俄羅斯的港口城市、海上鑽油井,特別是西伯利亞的液化天然氣輸出設備。目前亦已有5艘抗冰的液化天然氣載運船投入使用中。克里姆林宮則不希望讓中共進一步取得俄羅斯的技術,這也是如戰機等軍工交易中常見的問題。俄羅斯對於中共勞工的流入,即北京投資第3世界國家的標準作法亦感「非常不情願」;因為這樣的現象會使得俄羅斯的高失業率、人口減少等狀況更不穩定,並擔憂亞洲人將會以某種形式接管西伯利亞─即使中共民眾對於定居西伯利亞的興趣遠不如俄國想像。

 值得注意的是,帝俄與共產時期的俄羅斯人皆曾因中亞地區領土問題與中共發生衝突,最近的一次便發生在1969年(即珍寶島衝突)。相對而言,美國與中共(含清朝在內)僅發生過2次戰爭—1900年的北京之戰(即8國聯軍),以及1950年到1953年的韓戰,而美國並未與俄羅斯直接進行過戰爭。俄羅斯與中共在北極合作與在全球對抗美國的態勢中皆領會到戰略優勢,但雙方也都對此種關係帶來沉重的包袱。

 另一方面,川普執政後,美國則一改歐巴馬執政時,嘗試增加對北極地區的關注,反倒呈現「缺席」的狀況。目前主要存留的計畫是美國海岸防衛隊建造1艘價值10億美元的重型破冰船(且可能搭載武器裝備),該級艦預計建造3至6艘,但由於川普在任命關鍵官員的遲緩,以及一般不耐於如北極理事會等繁瑣且須達成共識的國際論壇,並未有高層官員對北極投以關注,而中階官員所能做的事也有限。

 美「中」可在北極地區合作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學者羅伯特‧奧通說:「川普總統上任2年以來,並未提出任何有關北極地區的言論,雖然並未取消過去的戰略,但也未於其任內提出任何北極戰略。」他也認為美國與中共實際上有足夠的理由,在北極地區進行合作,中共對阿拉斯加的能源與旅遊十分感興趣。不過,華盛頓卻無法如莫斯科一般吸引北京。

 孫韻說:「目前是俄國與中共關係長期以來最好的時光。」但孫韻又說:雙方「一致但並非結盟」,對於北極地區和其他領域的觀點仍有所不同。舉例而言,北京對克里姆林宮入侵烏克蘭便感到相當不悅,深恐其將成為以種族問題為由,干預其他地區開創先例。中共並未支持俄羅斯對北極海域廣泛的訴求。

 實際上,2國對於那些國家得以制定北極地區的國際法這一基本的問題也有所分歧。孫韻指出,長期以來中共(含國民政府時期)便明確地對北極「不感興趣」。早在1925年,國民政府便簽署關鍵的《斯瓦巴條約》,此條約賦與非北極區國家在北海的權利。直到1991年,後繼的中共方意識到其所繼承的權利,「是令人驚喜的」。然而,90年代,北極理事會的8國─美國、加拿大、冰島、芬蘭、俄羅斯、瑞典、挪威與丹麥(包括屬土格陵蘭)制定了將大部分的其他國家排除在外的治理體系。直至2013年,包含中共在內的13個國家,在理事會中擁有觀察員國的身分(其中甚至有古怪的夥伴如義大利、印度與新加坡)。但這8個具有投票權的成員國,一般不希望其控制權被削弱。

 中共稱近北極國家 卻不受承認

 相較而言,中共視自己為崛起的全球超級強權,並在各處要具備相稱的影響力。今年1月,中共宣稱自己為近北極國家─此術語實際上為英國所創造,但不受到廣泛地承認。中共希望非北極國家,特別是近北極國家能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在北極擁有更多的權利,而非受目前蓄意的區域安排下拼湊物的約束。孫韻指出,事實上「他們希望爭論的是現在並未生效的北極治理體系中的形式與內容」

 俄羅斯人、美國人、加拿大人與北歐人自然不同意這樣的主張。挪威專家埃拉娜‧威爾森‧羅維說「北極國家認為這僅有極小的治理差距。」這些國家於2008年便拒絕南極式的條約制度。她又說,雖然北極的關鍵協議公認無所約束力,但北極已經成為「一個受嚴格治理的地方。」

 當然,假使北極融冰的狀況並無法使船隻輕易的通行北極海,則所有相關的法律問題便毫無意義。全球暖化及融冰的狀況仍難以預測。

 那中共在北極地區的雄心是否超越了實際的情況?「那似乎是在小雞孵化前便開始計算小雞的數量,」孫韻承認,並說:「但中共的立場是『假使雞蛋將要孵出,我們必須保證將在那裡並收集到小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