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反制策略 對應IS變身威脅

 聯合國近期公布專家研究報告指出,目前北非國家利比亞境內約有3000至4000名「伊斯蘭國」(IS)分子,部分骨幹人員正轉往阿富汗;報告進一步指出,儘管IS失去最後根據地,勢力已完全挫敗,殘部遭逐入沙漠地區,且外籍分子加入IS組織的趨勢「基本上已完全停止」,但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仍有2萬至3萬名IS分子。質言之,雖然IS在中東勢力行將覆滅,但這些殘餘勢力何去何從?美國及其盟邦該如何因應?仍值得關注。

 近來傳散國際社會的一個疑問是,究竟IS失去所有佔領地後,還能否繼續存在?解散後的IS分子,又將何去何從?目前各國專家學者普遍認為,自IS組織瓦解後,流離失所的IS分子,有可能被其他極端組織吸收、招募。另有些專家則相信,這些殘部勢力,更可能另覓新據點,重組分支派系,或化整為零返回母國,以IS 2.0改良版的組織型態繼續存在。不過,也有專家持完全不同意見,認為IS將會以更有效率的生存演化,轉變成完全虛擬的組織型態,透過網路動員、招募方式,廣泛傳散,並在世界各國鼓動恐攻行動,繼續威脅區域穩定與世界和平。

 隨著IS在中東再無立足之地,殘餘分子去向,的確令美國及其盟國大為頭痛。根據歐洲刑警組織的相關數字,IS持歐洲公民身分的外籍分子成員,約 5000 至 6000 名;其中約 25-30% 的人已回國。歐刑組織強調,部分人員潛回國後,將成為危安問題;這些人偷渡回國,各國情報人員很難掌握其行動,進而對公共安全構成嚴重威脅。歐盟反恐組織也向其成員國提出警告:「即使只有少數人偷渡回國,已可展開大規模恐攻。」

 另化整為零的IS成員,其領導階層也可能正在尋找新處所重建據點。媒體報導指出,IS正試圖將總部轉移至葉門、查德、馬德里及菲律賓南部等地,繼續策動襲擊,並得到喘息的機會。英國情報專家預計,無論他們把總部轉移至何處,依然能指揮一切;甚至即使首腦巴格達迪已被狙殺,亦有其他分子取而代之,繼續舉起IS的旗幟。此外,蓋達基地組織或塔利班神學士組織,也正積極吸收IS殘餘成員,試圖重新掌握泛「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的主導權。

 另有分析則主張,IS未來有可能發展為「虛擬哈里發國」;在網絡上宣揚恐怖主義及IS理念,藉此保持其影響力,並尋找支持者,以協調、鼓勵發動恐攻。「虛擬哈里發國」將為流離失所、或無法融入主流社會的伊斯蘭人口,提供身分認同;且未來支持者的誘因將比以往更強,因為他們無須再冒生命危險加入流血衝突,只需按下手機,即成為IS的「聖戰士」。如此,全球各地未來將可能有更多孤狼式恐襲事件,防不勝防。換言之,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勢力雖已瓦解,但恐怖主義威脅,顯然不會在中東地區輕易地戛然而止。

 最近IS首領的錄影曝光事件,即是最佳證明。根據《法新社》、IS媒體《準則》報導,全球頭號通緝要犯IS首領巴格達迪消失1年後,突然透過加密功能的通訊工具Telegram,發布最新錄音談話,除讚揚近期在加拿大、歐洲攻擊行動幕後策劃者「反擊獅群」的成功之外;並呼籲「聖戰士」持續奮戰、耐心抵抗異教徒,以通往勝利之路。

 由此可知,IS「聖戰士」以各種靈活形式,轉移至全球各地繼續作戰,顯然已成為現階段的「長期戰略」。因此,美國及其所領導對抗IS的聯盟諸國,應盡早做好充足準備、嚴加提防。換言之,西方各國未來仍要提高警覺,防範IS死灰復燃,並隨時做好繼續戰鬥的心理準備,務必在IS各種新威脅形成氣候之前,將其澈底消滅,杜絕禍患於無形。

 整體而言,在後「伊斯蘭國」時代,雖然IS殘部勢力是否加入蓋達組織或塔利班組織,或創造新的分支派系,抑或發展全新的組織型態,均尚無明確定論;但當務之急是,國際社會應清楚了解IS未來發展的各種可能性,以及可能造成的潛在威脅。不論將來IS選擇以何種發展途徑,持續興風作浪,現存的殘餘勢力,必然會致力於繼續進行恐怖主義,絕不會善罷干休。因此,美國及西方各國,應盡早未雨綢繆,針對各種威脅來源,發展相對應反制作為,有效因應未來來自IS實體或虛擬世界的各種威脅及挑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