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允許悲傷珍藏愛

◎姜捷

 認識怡如是她在比利時深造時期,她常常寫詩在我的「靈修分享版」上刊登,祈禱情真,文字優美,詩意盎然。自國外學成歸來,她選擇了一個很特別的工作─全人關懷師,專業地接收悲傷者的悲傷,陪伴、聆聽、撫慰他們,並且溫柔地要傷慟者好好地照顧自己受傷的心靈,正視自己的悲傷,允許思念、痛哭,允許觸碰,以各種方式把愛珍藏。

 參加了陳宏老師的愛妻劉學慧師母的追思法會後,覺得自己胸臆中堵著一塊東西,無以名之的難受,我開始去了解怡如在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所開辦的哀傷撫慰團體:「好好珍藏我的愛」,才深刻體會到,失去親愛家人的喪家,要以多大的努力才能轉換情緒,撫平失落與刀割般的痛苦,甚至是滿腔怒火,和許多不被了解的孤單。這樣的聚會當然有許多不捨,許多眼淚,許多在親人離去後才發現,才敏銳想起那不經意留下的美好回憶,點點滴滴縈繞心頭。當大家在淚水中開始憶及微小往事時,便有了溫度,有了彼此依靠的暖意,更多的是不由分說的愛,油然而生的感恩,感謝曾擁有的生命交集,感謝獨一無二的愛。

 團體的哀傷撫慰竟有著難以置信的療效,能在別人的故事與自己的訴說中找到安慰,那想忘忘不掉、想捨捨不下的痛苦,其實不應是折磨,它該是一種幸福,正因美好的幸福時光刻痕如許地深,才會難以忘懷,才會痛徹心扉;那就開始感恩吧!深深感謝,深深記取─生命裡忘不掉、捨不得的,都是幸福的開始。感謝此生擁有這位放不下的人,感謝是我在承受她先走的苦,而不是她在承受失去我的痛;感謝她以另一種方式依然存在,感念她所給的美好生活,留下有意義的價值觀,在思念中微笑的點點滴滴,感謝她的無可替代,也感恩身邊的人一言不發地陪伴與守候。

 我欣賞怡如這麼說:「親愛的,從來都不需要堅強,依著自己的節奏就好!」真的很難體會別人的痛有多椎心,每個人的悲傷都如此獨特,但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節奏去適應─不再有心愛的這一位在身旁的悲傷。我的方式是為師母製作追思短片,短短六分鐘的旁白,要濃縮又濃縮她此生的可敬可貴可愛,要精簡再精簡她愛的豐沛與體貼,邊寫邊落淚,細心篩選上百張照片,竟有那麼多是想到就會讓我笑出來的;五天的製作影帶時光,胸中那堵得難受的悲傷漸漸消融了,播出那天因為是出報日,我沒去殯葬禮現場,好友捎來訊息:「看了影帶,有被安慰到。」 那是我珍藏愛的方式,師母一直都在。

 痛苦會讓人感到幸福嗎?追思也可以喜樂嗎?因為愛,一切都成為可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