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債務陷阱謀非洲 昭然若揭

 上週於北京舉辦的「『中』非合作論壇」,自2002年以來已舉辦7屆,該論壇的成立是中共在非洲積極打造軟實力的開始。2006年胡錦濤主政時期,即開始對非洲國家提供貸款,當時出資僅30億美元;前後歷經三代領導人,今年則大手筆砸下600億美元(約新臺幣1兆8492億元)重金拉攏,已經是當年提供資金的20倍。

 中共將600億美元資金的用途概分為5類,其中150億美元為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優惠貸款,200億為信貸,100億是開設開發型之金融專案資金;50億則自非洲進口貿易融資資金,另亦規劃中共企業未來3年要在非洲投資至少100億美元。

 中共在非洲打造「一帶一路」合作,舉辦3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論壇」,從其口號標榜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夸言要讓非洲國家邁向富裕之路,不難看出中共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已有所侷限,急於尋找另一出路。中共亦反駁此舉並非西方所謂的「新殖民主義」,期能淡化非洲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疑慮。

 中共曾多次提到其與非洲為命運共同體,強調目前已感受到正面臨與美國貿易戰所帶來的挑戰,因此亟須擴大全球的經濟活動圈。由於中共可利用他國的外債負擔來獲得戰略資產,使債務國陷入財務泥沼,此種「債務陷阱式」外交,使這些非洲小國不得不屈從於中共的外交安排,其左右與影響非洲政治的圖謀昭然若揭。

 深入分析,中共近年對非洲國家的貸款日漸增加,大約有40%的低收入國家已面臨債務壓力。據統計,近20年中共陸續向非洲國家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目前尚比亞、吉布地等國已陷入高債務風險,後續包括查德、厄利垂亞、莫三鼻克、剛果共和國、辛巴威等國,亦將面臨高債務壓力,讓中共藉由對這些國家的經濟控制力,轉移到掌握政治影響力。

 目前非洲地區是中共經濟成長的重要天然戰略資源管道,「中」資企業已在非洲許多油田大肆開採,為中共提供大量油源需求;中共亦從非洲大量進口銅、棉花等各種重要天然物資,數量甚至超越國內產量,這些都可說是自我圖利的經濟考量。

 就中共的獲利而言,由於非洲國家眾多,在聯合國大會是最大投票集團,使非洲被中共視為可影響國際決策方面的重要夥伴,其組織成員亦陸續參與中共企圖施加影響的各種國際機構。目前中共在非洲之戰略著眼,概分為3個階段:一是積極打造非洲國家成為小康社會;二是尋求在非洲地區,甚至未來在全球的領導地位。最後則是加速擴大軍事現代化及經濟與外交影響力,並運用國企和民企組織,向海外擴張。

 中共亦積極與非洲各國民間社會、專業團體和私營企業接觸,甚至給予政府機構眾多獎學金名額,以便培植包括議會、地方政府、非政府組織、中立團體,甚至反對黨等。使其部分高層官員在中共培訓下,成為親近勢力;中共亦派遣中低層官員赴地方機構了解管理、行政措施和預算執行,以便更深入民間社會。

 目前世界仍存在許多不穩定的經濟因素,其中又以中共製造「債務陷阱式」外交所形成的潛在問題最值得留意,尤其中共在非洲的大量投資必然潛藏貪污、營私、轉嫁、政治買辦、中飽政要私囊等隱憂,其雖主張資金要用於基礎建設,但由於許多非洲國家財政仍不透明,極易產生更多貪污問題。且目前中共內部亦問題重重,其社會保障與福利制度明顯不足,百姓在居住、教育、醫療、脫貧等大量問題懸而未決,卻如此慷慨地大肆援助非洲,可說是本末倒置。

 經過這次非洲合作論壇,中共仍持續尋找新的接觸對象,必將對我國在非洲的唯一邦交國「史瓦帝尼」產生輿論及經濟利益的巨大誘惑和壓力,我們必須審慎以對。我國積極參與及打入非洲國家的區域性論壇,增加互動機會,並與非洲非友邦重要國家繼續發展實質關係,大幅增加在亞西及非洲地區的外交預算,成為各邦交地區預算支出之冠,以開創出一定的外交成效。  

 綜言之,由於中共持續打壓我國際活動空間,在我面臨鞏固邦誼艱困時刻,引起美國進一步支持,美國跨黨派參議員已提出「國際保護與強化臺灣邦交國倡議法」,授權美國國務院採取適當措施,支持我國在國際舞台的地位。這是美國繼《國防授權法》、《臺旅法》通過後,美國參議員再度提出之法案,旨在與世界各國交涉,支持我國獲得更多外交活動空間。我們應再接再厲,並積極走向世界與強化實力,為國家打造更寬廣的未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