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慈母入夢來

◎莊雲惠

 自別後,這是您第一次入夢來,讓我重溫慈母柔婉的笑靨、暖和的溫度,還有歡聚於一堂的幸福!

 夢裡重逢,您笑得像彌勒佛般慈藹,拉起我的手,輕輕拍著手背。其實在過往的歲月裡,母女似乎很少牽起對方的手,您的一雙手忙於操持家務,我的一雙手勤於執筆書寫,少有交集機會靜靜感受彼此的質感與溫度。直到您不能再奔波,無法再為我們操勞,只能在病房專心抵禦疾病;當我前來探望時,您會拉起我的手,有別於往昔的異樣感覺,讓我心想:您是否體認到來日無多而備覺珍惜?是否也想牢牢抓住殘存的短暫時光,存留為永世的記憶?

 當我說要回家時,您說要送上一程。我挽著您的手臂走過長長的木棧道,兩旁綠樹蒼翠,花紅如火,夕陽穿過葉縫灑下晶光,隨著我們移動的身影婆娑起舞,無限美好的黃昏蓄意在夢裡成全滿懷思念,讓我誤以為回到從前……走了漫長一段路終於到達公車站牌,我還慶幸雙腳不良於行的您竟可以敏捷行走時,您說:「怎麼這麼遠?我累了!」語畢便驀然就地躺下,我霎時驚醒,原來是一場夢……

 夢,真是一個神奇的世界,可以圓滿現實的殘缺,修復生命的瘡孔,還可以照亮幽暗的角落,熱絡陰冷的僻壤,慰藉內心深處不復再來、無法重拾的遺憾!自母親辭世後,我時時盼望您能入夢來相會;但日復一日,月復一月,無夢的長夜意味著一夜好眠,卻也代表心願落空。有人說,若沒有夢到亡逝者,表示親人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安好;那麼,我寧可相信它是真的。在天上的您,一定要安息,不要被俗塵思念羈絆,也不要留戀世間情牽,放心在無災無難、無病無痛的美麗世界靜享一切美好吧!

 請原諒我的自私,體念我放不下絲縷幽思,還有一直不敢提及關於您的種種話題,唯恐一開口便催發埋藏眼底的淚水,氾濫成不可收拾的淚海!當時如果知道共處時光已是倒數計時,我會更勤於探望您,管它工作忙碌、舟車勞頓,見上一回是一回;若遇向晚時分,我還要與您一起坐在床邊,拉開百葉窗帘眺望遠方,欣賞夕陽緩緩落下染紅天際,那怕只是一抹短暫璀璨,也能亮麗心扉;我還要在您握著我的手時,牢牢緊握不要鬆開,我會發揮所有感官功能,用心體會您傳遞的溫度、生命的紋理,那包覆於掌心不忍鬆開的慈愛;我要讓隨年歲漸增逐漸鈍化的記憶再度銳利起來,認真記住有限日子與您相處的每一個畫面,做為日後回憶的憑藉。

 親愛的母親啊,感謝您走入夢境,讓我在夢裡重溫母女情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