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認清中共輿論戰真相 破除假新聞危害

 自2003年中共將輿論戰、心理戰與法律戰視為對我國工作的重點後,社群媒體平台已然成為其複合式戰爭的實踐場域。近年來中共更一改過去,單純以發動駭客攻擊網站、到我國政府網站洗版的粗糙手段,已能快速掌握我國社會脈動,從議題的設定,到引導、整合主流媒體與社群媒體影響力,產製假新聞的方式愈益細緻與專業,委實令人憂心。

 人類社會以往藉由報紙、電視、廣播等傳統媒體認知世界的模式,已全然改觀,網路媒體徹底顛覆媒體概念,Line、臉書、推特等網路媒體,也變成社交、娛樂、認識社會的主要平台,扮演形塑輿論的強力推手。然而,於此同時,網路與社群媒體也成為有心人士散布假新聞的溫床。由於社群媒體生產內容的成本低廉,常成為假新聞製造者進行短期大量攻擊時的捷徑,當人們從手機等新聞窗口接觸這類新聞時,並沒有機會辨別真假;同溫層的現象,亦讓人們喜歡從特定社群媒體獲得資訊,因而接觸到證據力較低的訊息。

 時至今日,在社群場域發布的假新聞,已被英、美國家認定為複合式戰爭之一環,須以國安規格嚴肅對待。民主體制中,政府施政的順遂與否,與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呈高度正相關。假新聞的傳播迅速,破壞大眾對政府的信任機制,也扭曲了民眾對政府的看法,更有甚者,影響了大眾對於民主制度核心價值的堅持。換言之,新聞內容可能為假,惡劣影響卻真實存在,不只干擾政策推動,對民主制度、社會信任及國家安全,都可能造成傷害。

 依據臉書不久前在歐洲議會的證詞所言,全世界約有10億人每天在社群媒體接觸到假新聞。以我國為例,假新聞的溫床除了臉書、Line與PTT外,還有盜取其他媒體內容、自行加工成假新聞的內容農場。這些容易被中共利用的平台,進行輿論與心理戰攻擊的態樣,可能本為臺灣媒體未經查證的新聞,經中共加工改造後,再回流臺灣;另一種模式是利用社會有重大政府決策時,快速引導議題,影響輿論風向。

 舉例來說,中共「對臺31項政策」宣布之際,網路立即有假新聞生成,指稱已有數百位大學教授至對岸工作,與事實完全不符。另一種模式,則是完全由中共發動。如中共去年底曾在中共空軍微博,置放1張轟6-K飛行照片,並透過討論區宣傳該照片背景為我國玉山。雖然我國國防部立即澄清,然而這個未經證實的假新聞,引起國內主流媒體與社群媒體,諸如PTT、臉書、Line、What’s App等平台熱烈討論,並質疑我國的空防實力。此舉不但影響國軍形象,也意在降低民眾對國防施政與建軍備戰的信心。而近期重大議題如南海仲裁案、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婚姻平權、日本食品輸臺等議題,經證實都有中共操作的痕跡,殊值重視。

 目前,世界各國已將這種以假新聞等惡質手法操控民意、深化社會分歧、顛覆民主程序運作、動搖民主體制可信度的手法,認定為一種資訊「武器化」(weaponize)。在緬甸、斯里蘭卡等宗教與社會裂痕嚴重的國家,煽動種族衝突與宗教仇恨的作為,已造成許多無辜民眾傷亡。

 近來,德國政府率先提出因應之道,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證實有組織進行假新聞操作,試圖干擾選舉,因而聯合歐盟議會,共同要求社群媒體平台負起資訊安全責任,並祭出天價罰金;美國的作法則是責成聯邦調查局,結合第三方中立機構,對假新聞進行溯源與阻斷,並結合國家外交的力量,嚇阻意圖在境外以假新聞影響國內社會安定的國家。

 以我國而言,由於市場規模較小,對臉書等社群媒體平台的約束能力相對有限,因此在面對中共有系統的網路攻擊時,應擬定更明確的戰略,並將「跨國輿論戰」視為外交與國防政策不可或缺的環節。由於受到中共假新聞攻擊的現象並非我國獨有,若能與包括印度、日、韓等國智庫,進行防堵網路攻擊的多邊合作暨交流,並建立培訓關係,將能快速發展假新聞攻擊因應機制。

 其次,我們也應結合國內各學研單位,針對長期遭受攻擊的特定網路平台,進行網軍的社會網絡分析與假新聞散布行為分析,在面對大規模的網軍攻擊時,能快速反應與掌握。在媒體部分,也應適切整合,並聯合事實查核機構,對假新聞內容態樣進行長期觀察與追蹤,以有效防堵其危害。

 綜言之,若能密切掌握中共網軍假新聞攻擊行為,及結合周邊國家智庫能量,並善加整合第三方事實查核機構,將能從單一的防堵作為,走向多元而全面的因應,力阻中共對我國的負面影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